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三十)
    安格斯听了雷浦的话,下意识的看了慕清许一眼,只见慕清许得体的微微一笑:“好。”

    她面上不表,可心底却有些疑惑。

    没有她的允许,赵誉怎么能醒来?

    打破她思绪的,是雷浦的朗声大笑,:“说笑了。”

    他顿了顿又道:“赵誉还没有醒来,尺素小姐恐怕要等等了。”

    安格斯陡然松了口气,慕清许脸上的表情不变,只是摸着怀里的猫。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雷浦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不少人都猜测着,这位名叫尺素的女子就是星主。

    见过她的人,无不被她身上清冷孤傲的气质吸引。

    有种绝世而独立,天外来客一般。

    “现在已经开始传言女王就是星主了。”安格斯低声道。

    慕清许轻轻笑道:“人的信仰真是奇怪。”

    那个说她是星主的传闻,自然是安格斯散布的,她要从内部瓦解这些人,想想看吧,当有一天,这些人发现自己信仰的星主,其实是虫族女王,该多么有意思!

    至于赵誉,她还有点舍不得他。

    虽然他曾经对她冷言冷语,可是人不就是这样么,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即使她现在已经不是人了,也还是不能免俗。

    慕清许怀中抱着那只猫咪,目光微冷,她厌恶人类,所有人都该死,如今穿成了虫族倒好了,这样让人类灭绝起来,她也不会手软了。

    慕清许知道,自己要想在这些人类中建立威望,首先就得证明她和普通人不一样。

    赵誉就是个很好的一招棋。

    “你是说,你有办法让赵誉醒来?”雷浦眯了眯双眼,声音中微微上扬。

    慕清许低眸微微一笑:“是的,如果元帅放心的话。”

    安格斯立刻欣喜道:“元帅,属下觉得,可以试试。”

    雷浦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他的手指有规律的击打在沙发的木质扶手上,发出咔哒咔哒声,就像敲打在安格斯的心上。

    片刻,雷浦点了点头:“好,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慕清许款款站起身,怀里依旧抱着那只白猫:“我们现在就出发吧,我怕晚了,会影响赵誉少将醒来的几率。”

    雷浦也没有废话,而是立刻带着慕清许和安格斯前往帝国医院了。

    “元帅,整个帝国医院的医生都对少将的病没有任何头绪,如果尺素小姐真能让少将醒来,属下以为,尺素小姐一定就是星主了。”说到这里,安格斯顿了顿又道,“而且最近外面也开始有这个传言了。”

    雷浦端正的坐在车里,闭目养神。

    安格斯心里有些着急,不管外头怎么传闻,那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如果能让雷浦亲口承认女王就是星主,那意义就不一样了。

    雷浦虽然对女王说过她是星主,但是却从未当众承认过。

    一直低眸轻抚着猫的慕清许忽然抬了抬双眸,递给安格斯一个眼神,继而开口道:“虽然不知道你们一直说的星主是什么,我也没兴趣参与,听安格斯上校说,我的猫自从来了这里,一直都是那个叫赵誉的少将在养,于情于理,我都要感谢他。”

    她轻笑一声又道:“所以这次如果真的能救他,就当是我还他个人情了,至于你们口中的什么星主不星主的,我没有兴趣。”

    雷浦缓缓睁开双眼,笑了笑道:“尺素小姐,你是星主,是帝国的救星啊。”

    他说完这句话,转头对安格斯道:“等一会儿尺素小姐救回赵誉,你就通知下去,星主降临。”

    安格斯立刻笑道:“是。”

    雷浦笑眯眯的看着慕清许怀里的猫咪:“这猫真是认主,除了赵誉,我还没见它对谁这么亲近过。”

    慕清许轻笑一声:“我才是它的主人。”

    雷浦点了点头:“是。这猫在我家养了这么久,摸都不肯让我摸一下,看见我就像没看到一样。”

    “这猫有灵气。”安格斯连忙附和了一句。

    再说莳七这边,慕清许自从那天和安格斯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她留下了一个高等虫族监视莳七和胖橘猫。

    莳七上两次提前化形,都是因为吃了慕清许做的小鱼干,所以她在想那些小鱼干里是不是被慕清许加了什么东西。

    比如虫族的……

    莳七忍不住干呕了一下,真是想想就恶心。

    胖橘猫见莳七似乎很难受的样子,立刻紧张起来:“老祖宗,你怎么了?”

    莳七摇了摇头,她在想怎么逃出去。

    那个高等虫族现在是人形,五大三粗的样子,看上去就不好对付。

    莳七看了看壮汉的方向,他正躺在躺椅上,不知道睡没睡着,反正眼睛是闭着的。

    关押她和胖橘猫的笼子是新型材料做的,韧性大得很,她就是用牙齿咬到地老天荒,也根本咬不坏。

    莳七凑近胖橘猫身边,对着它耳语了一番。

    胖橘猫立刻有些紧张,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小声道:“不行啊,老祖宗,我不敢!”

    莳七简直恨铁不成钢,她狠狠一巴掌拍在胖橘猫的头上,压低了声音恐吓道:“不准说你不敢,为了逃出去,我们必须试试,你要是不配合,我就把你屎打出来!”

    胖橘猫都要哭了,老祖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粗暴了!

    莳七心里很着急,她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如果慕清许真的将赵誉和雷浦骗到了,那人类真的就彻底完了。

    “反正今天不是你打我,就是我打你!”莳七恶狠狠道。

    胖橘猫惨兮兮的苦着一张脸,它是不得已的,是老祖宗非要它打她的,这不是它本猫的意愿啊!

    莳七连忙安慰道:“没事,一会儿我咬破爪子,把血抹在身上,弄得惨一点,你再装的凶一点,就像要吃了我一样。”

    胖橘猫皱着一张胖猫脸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屋内便想起了猫咪凄厉的叫声,还有一只凶狠的嘶吼声。

    壮汉睁了睁眼朝笼子看了一眼,原来是猫咪打架了。

    没死就行,他又闭上了双眼。

    “怎么办啊,老祖宗,他不上当啊!”胖橘猫急得不行,虽然它打得不重,但是心里还是怕怕的。

    莳七沉沉吐出一口气,咬破了爪子,将血扬在笼子里,胖橘猫见状,也立刻咬破了爪子,将血抹在了莳七的身上。

    不一会儿,莳七一身白色的毛毛就变得血迹斑斑的,看上去很是惨烈。

    两只猫在做这事的过程中,还不忘记,一只假装凄惨的叫声,一只色厉内荏的嘶吼。

    “没事,母虫子把我们关在这里,就是想让我们互相残杀,但是不至于让我们去死。”莳七安慰胖橘猫道。

    如果慕清许想要她的命,也不会留到现在了。

    胖橘猫连连点头。

    壮汉闭着双眼昏昏欲睡,渐渐的,房间里猫咪的叫声渐渐没了,只剩下那只凶狠的在叫,而那个凄惨的声音渐渐变得虚弱,最后竟然逐渐没了。

    壮汉皱了皱眉,站了起来。

    女王交代过的,橘猫死了无所谓,白猫可不能死。

    他走到笼子边,看见里头那只白猫正半死不活的趴在角落里,浑身都是血,极其狼狈,也不知道死了没。

    而那只橘猫,却趾高气扬的蹲在笼子中央,面露凶相,对着白猫龇着牙。

    壮汉不耐烦的呵斥了一声,橘猫立刻缩到了笼子的另一角。

    他抬手将笼子周围围起来的激光关掉了,旋即钥匙打开了锁,这还不算完,笼子上头还有一道密码锁。

    他立刻联系了慕清许,告诉她白猫好像快死了,慕清许皱了皱眉训了他一顿,然后将密码告诉了他,并交代他先用虫族的药物吊着白猫的命,务必不能让白猫死了。

    至于那只橘猫,可以处理了。

    壮汉听了,立刻答应了下来。

    他将刚得到的密码输入后,只听“咔嚓”一声,笼子上的最后一道锁开了。

    就在壮汉打开笼子门的一瞬间,一道白色的光影立刻扑向了他。

    随着一声惨叫,壮汉捂着血淋淋的眼睛瘫在地上,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只庞大的黏糊糊的臭虫子。

    胖橘猫眼疾手快,立刻将笼子推了下去,正好砸在臭粘虫的身上。

    就在下一秒,莳七“啪”的一声,打开了激光的开光,随着一阵烧焦味和特属于虫族的惨叫,莳七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

    到了医院,雷浦便带着慕清许去了赵誉的病房。

    慕清许不让任何人一起,能进去的只有猫而已。

    雷浦和安格斯就在外面等着,一旁的医生们不停的踱步,转得雷浦一阵头晕。

    “行了别转了。”雷浦皱着眉冷斥一声。

    那几个医生纷纷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头发花白的主治医生走了过来:“元帅,这不是胡闹吗,怎么能让一个什么都没学过的丫头进去,万一出了什么事……”

    安格斯正要打断他的话,就在此时,病房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醒了。”慕清许神色淡然道。

    雷浦的眼眸眯了眯,旋即大步走了进去,随同一起进去的还有那几个医生。

    慕清许和安格斯对视了一眼。

    雷浦走进病房,只见赵誉躺在生命舱里,眼神迷蒙,几个医生连忙上前查看连接着他身体的仪器数据。

    “这……怎么可能?”主治医生惊讶道。

    雷浦立刻皱了皱眉:“怎么样?”

    “赵誉少将的身体数据,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估计过两天都可以出院了。”主治医生惊叹道。

    雷浦点了点头,转身看向生命舱里的赵誉:“你感觉怎么样?”

    赵誉的声音有些嘶哑:“赵……得意呢?”

    雷浦先是一愣,旋即看向安格斯:“赵誉已经醒了,你现在就通知下去,星主降临。”

    安格斯干净利落的行了个军礼:“是。”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

    刚出了病房门,他便朝一直抱着猫在病房外等候的慕清许,慕清许眉梢微挑,紧接着就看见安格斯微微颔首。

    她的唇角忍不住漾起一丝略带轻蔑的笑意。

    安格斯走后,病房内的医生们也便退了出来,几个医生簇拥着主治医生朝慕清许走去。

    慕清许怀抱着猫咪,优雅的朝主治医生点了点头。

    主治医生脸上有些激动:“这位小姐,请问你是怎么让少将醒来的?”

    慕清许微微一笑道:“这个……不太方便透露。”

    另一个年轻一点的医生眼底有几分爱慕:“您真的是星主吗?”

    慕清许低了低眸笑道:“你们的元帅这么说的。”

    周围顿时响起一阵惊叹声。

    此刻的病房内只剩下雷浦和赵誉两个人了,赵誉有些虚弱,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他强撑着身子要坐起来:“赵得意呢?”

    雷浦连忙将他按了回去:“你先躺下,这身体还没好全。”

    慕清许在外头和那些医生们客套了一番,又过了好一会儿,她便看见雷浦开了病房的门走了过来。

    “赵誉想见你。”

    慕清许淡淡道:“也好,我正好也要谢谢他帮我照顾飘絮。”

    慕清许走进病房,就看见赵誉已经坐了起来。

    赵誉的目光落在她脸上的一刹那,眼底泛起一丝疑惑和迷蒙,旋即,慕清许怀里的那只猫便跳出去,扑进了赵誉的怀里。

    赵誉一把接住那只雪团子,含笑道:“赵得意,怎么又胖了。”

    雪团子立刻抬起头舔了舔赵誉的下巴,然后将猫脑袋往赵誉的怀里拱。

    雷浦站在门口,语气有些酸溜溜的:“真是只白眼狼。”

    赵誉脸上有些得意的笑着:“那是,毕竟我当闺女养了这么长时间了!”

    慕清许见他没有一丝异样,心里那颗悬着的心便放了下来,她微微笑道:“谢谢你一直照顾我的猫。”

    赵誉这才抬眸看她,目光落在她脸上的一刹那,眼底又泛起一丝迷蒙之色。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雷浦立刻皱了皱眉道:“赵誉,她不是你让安格斯找的人吗?”

    赵誉目光灼灼的盯着慕清许,在听到雷浦的声音后道:“是我让安格斯找的,但是……她一直出现在我梦里。”

    雷浦一愣,没有说话。

    慕清许眼底掠过一丝意味深长,她唇角牵起三分客气的笑意:“我们应该没有见过,少将应当是认错人了。”

    慕清许从胖橘猫的口中得知,那只猫是会化形的,而赵誉让安格斯找的女人,应该就是那只猫化形过后的样子。

    赵誉目光怔忪的望着她,喃喃道:“认错人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