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三十一)
    莳七和胖橘猫逃出来之后,便直奔大花狸那里去了。

    大花狸早就听说胖橘猫出事了,它还特意去雷家找老祖宗,隔着一道隐形电网,它看到老祖宗正趴在草坪上晒太阳,身后立着三个佣人,一个手里端着一盒玩具,一个端着一盘点心,最后一个手上则搭着一条毛巾。

    不,不对!那不是老祖宗,而是澈儿,老祖宗的异瞳是左蓝右绿,澈儿的是左绿右蓝。

    澈儿远远的瞥了它一眼,眼底泛起一丝警告之色,旋即便懒懒的转过头去了。

    待在雷家的怎么会是澈儿,老祖宗去哪里了?

    大花狸脑中瞬间闪过十几个念头,它当即后退了几步,然后飞一般的跑掉了。

    它去找了东大师,才知道东大师的预言被偷了,幸好的是,没有一只猫出事。

    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所以,当它从外头回来,闻出附近的味道不对时,它登时就弓起了身子,随时准备进攻。

    胖橘猫听到外头的动静,立刻从里面跑了出来,看见大花狸的一瞬间,几乎要喜极而泣。

    “程咬金!”

    大花狸也瞬间愣住了:“死胖子?”它连忙走上前,前前后后的绕着胖橘猫转了好几圈,确认它没事之后,才高兴的将胖橘猫扑倒在地。

    胖橘猫被它扑个正着,胖乎乎的身子一沾地就起不来了。

    大花狸嫌弃的皱着鼻子:“你身上什么味道才,臭死了!”说完,它还是低头不停的舔着胖橘猫身上的毛。

    胖橘猫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大花狸叫板,对它而言,能从那些臭虫子手里逃出来,再次见到大花狸就跟梦一样。

    莳七从里间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两只猫交颈互相舔着毛。

    她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你们……”

    大花狸和胖橘猫听到莳七的声音,立刻停了下来,大花狸走到莳七面前,看着她血迹斑斑的样子,紧张道:“老祖宗你受伤了?”

    莳七摇了摇头,倒是问起了关于赵富贵的事:“赵富贵醒来过吗?”

    “没有,一直昏迷着。”大花狸叹息道,它顿了一下又紧张道,“老祖宗你被什么东西伤到了?严不严重?”

    “我没有受伤。”莳七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大花狸震惊道:“难怪我去那里找你,结果变成了澈儿。”

    莳七沉声道:“你知道这里前往帝国医院的路吗?”

    现在当务之急是,她得去找赵誉,也不知道赵誉现在怎么样了,她被慕清许抓起来的时候,赵誉还在昏迷,不知道现在醒了没有。

    还有,赵誉不会把慕清许那只母虫子当成她了吧!

    哼!如果赵誉这蠢东西真认错猫了,看她不挠死他!

    “我带您去。”大花狸连忙道。

    莳七将胖橘猫留在这里守着赵富贵,叮嘱它千万警惕着,然后她就和大花狸一起搭上了帝国医院的公共悬浮车。

    现在慕清许应该还不知道她和胖橘猫已经逃出来了。

    慕清许因为是虫族,所以自己的秘密很忌讳被人知道,再加上自己和胖橘猫又只是两只手无缚鸡之力的猫,她可能也就没太当回事。

    只留了一个高等虫族看守他们。

    幸好自己之前有和这种高等虫族交手的经验,否则逃出来还没那么顺利。

    大花狸和莳七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顺着花坛溜到了医院的住院部。

    幸好是和大花狸一起来的,它很是机敏,带着莳七偷偷钻进了一个护士推的医药车。

    因为赵誉的身份特殊,哪怕是医护人员进出都要严格检查。

    莳七和大花狸紧挨着缩在箱子的最底层,生怕被发现,不过幸好那些检查的人格外注重的是护士是否携带了违规的高精尖设备,反倒是没怎么注意底下那只不大的盒子。

    小护士推着小车直奔护士站去了,就在路过一个大花盆的时候,莳七和大花狸从车子上溜了下来。

    莳七真是快烦死星际的这些高科技了,她就算找到了赵誉的病房,也进不去,因为外面还有一道门,需要人眼识别。

    她在花盆里等了不知道多久,才看见一群医生走了过来,眼看着门开了,她连忙蹿了进去,大花狸就慢了些,只能在花盆里等她出来了。

    进了这道门,才前头那间套房才是赵誉的病房,莳七又偷偷藏在病房前的花盆里。

    里头似乎传来女人低低的笑声,以及猫叫声。

    莳七登时气得恨不得立刻冲进去抓烂赵誉的脸。

    她听到了,她听到赵誉笑着说什么“赵得意真乖”,真是放屁,她在外面呢!

    里头是个鬼赵得意!

    笑语声还从门缝中钻了出来,她又听到了赵誉在喊那个女人尺素。

    尺你妹!

    真正的尺素在这里!赵誉的眼睛干脆别要了,她迟早要给他抓瞎!

    “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慕清许笑盈盈的对澈儿招了招手,“飘絮过来,我们该回去了。”

    赵誉摸了摸怀里懒懒的猫咪,眼底满是舍不得:“赵得意,你今天留下来陪我吧。”

    在外面偷听的莳七简直快气炸了!

    蠢东西赵誉!她好容易从慕清许的老巢逃出来,身上弄得狼狈的不行,紧赶慢赶不敢休息,马不停蹄的就直奔帝国医院来了。

    他倒好!

    在这里认了别的猫!还一口一个赵得意的喊!

    赵得意只能是她的名字!臭嫑脸的猫,竟然敢抢了她的名字,她迟早弄死它!

    “飘絮还是跟我回去比较好,少将还要休息呢。”慕清许脸上挂着盈盈的笑意。

    赵誉的手在澈儿的头上揉了揉,才不舍道:“好吧。”

    慕清许从他怀中抱过澈儿,正要起身,却被赵誉抓住了手腕,他眼底漾着些许温柔,轻声道:“尺素,你明天也会来的对吗?”

    慕清许低眸笑了笑:“少将希望我来吗?”

    “当然。”赵誉声音低沉,十分惑人。

    慕清许莞尔一笑:“我明天会带着飘絮一起过来。”言罢,她站直了身体,款款往门口走去。

    “尺素。”赵誉忽然喊住了她。

    慕清许驻足回眸,便看见赵誉微微笑道:“我很期待明天的到来。”

    她唇角微微上扬起一个温柔的弧度,轻轻笑道:“明天见。”

    莳七气得眼底直冒火,她看见慕清许出来的一刹那,自己立刻趴倒在花盆里,用宽大的叶子将自己完全遮住。

    慕清许离开的时候心情大好,唇角一直扬着。

    早知道尺素这个女人的壳子可以,她又何必找了个慕清许这么个壳子,真是浪费时间。

    赵誉目送着慕清许推门离开,就在门自动关上的一瞬间,他脸上温和的笑意陡然间荡然无存,唯剩眼底的冷漠与些许的厌恶。

    他面无表情的抬手挤了点床头柜上的免洗洗手液,仔仔细细将手洗了个干净。

    洗完手,他又拿起床头柜上的空气清新剂朝空中喷了几下。

    确认空气中没有半点那女人和那只猫的味道之后,他才将空气清新剂放回了桌上。

    他有些烦躁,元帅已经下令在帝国内秘密搜查赵得意的下落了,可却没有半点痕迹。

    赵得意,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就在此时,门口传来咔咔的声音,赵誉猛地转眸盯着门,眼底满是戒备,一只手则是去摸藏在枕头下的枪。

    莳七快气死了,慕清许这母虫子走的时候还把门带上了。

    她还要跳起来去开门,幸好这扇门就是很正常的门,没有任何高科技成分在里面,不然她可能真的要崩溃死。

    她第一次跳起来去够门把,却咚的一声撞在了门上。

    第二次跳起来连门把都没够着。

    第三次终于够到了门把,却没开下来。

    她只觉得自己的耐心快消耗完了,再试最后一次,要是再开不了,她就回去了,放任赵誉这个蠢东西和那只猫亲亲我我,和那个女人甜甜蜜蜜。

    拉倒!

    莳七只觉得自己现在快酸死了,她猛地一跃,两只爪子搭在门把上,只听“咔哒”一声,门开了。

    莳七有些得意,一定是赵誉这个蠢东西舍不得她离开,所以求老天帮她开门的。

    赵誉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门,就在门开的一瞬间,他手里的枪已经对准了门。

    只是,接下里的一幕,让他愣住了。

    他看见,呃……一只猫挂在门把上,慢悠悠的晃了进来。

    莳七这才知道什么是乐极生悲,她的两只爪子叠着卡在门把上了,本来准备风光登场的,现在只能随着开了的门,呃……晃了进去……

    就像门把上长了一只猫挂件。

    赵誉愣愣的盯着门,已经按在扳机上的手指顿时僵住了。

    “赵……得意?”

    莳七恼羞成怒的仰着脸骂道:“臭东西,还不来救驾!”

    赵誉就听到门把上的猫挂件喵喵的叫着,像是在斥责他一样,他忍住笑,连忙上前将她从门把上解救了下来。

    他抱着莳七坐回了床上,大掌不住的摸着她的毛。

    莳七正要兴师问罪的心登时就偃旗息鼓了,她顺从的窝在他怀里,真是好久没有被他摸了。

    呸呸呸,这句话怎么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

    赵誉低眸看着怀里的猫,只见她身上原本洁白如雪的毛毛上血迹斑斑,他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眼底溢出一丝阴狠:“谁干的?”说完,他立刻将莳七举在面前,左翻右翻,大掌不停的在她身上摸着,想要找到伤口。

    终于,他在她的一只小爪子上看见了那个已经结痂的伤口。

    赵誉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他紧紧的将莳七抱在怀里,天知道刚刚他看清她身上都是血迹的一瞬间,心跳都慢了半拍。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他将她紧紧的按在怀里,不住的说道。

    莳七伸出舌头在他脸上舔了舔,赵誉被她舔的痒痒的,忍不住低低笑了两声。

    “别动,赵得意,让我看看你。”

    莳七乖顺的趴在他怀里,她的目光陡然瞥见之前慕清许送来的饭,顿时一阵厌恶涌上心头。

    她立刻从赵誉的怀里翻了起来,如光一般蹿到那盒饭面前,抬起爪子,狠狠地将饭盒打翻在地上。

    臭虫子,竟然还想用美食勾住赵誉这个蠢东西!

    赵誉看着赵得意在他的病床前作威作福,也没有制止她,只是含笑看着她,眸底满是宠溺的笑意。

    “赵得意,来,让我抱抱。”赵誉懒懒的倚靠在床头上,对着莳七招了招手。

    莳七一回眸,就看见赵誉懒散的倚靠在那里,解开上头两颗扣子的病号服隐隐露出没有胎记的那一边锁骨,竟然……有些性感……

    她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赵誉,本来还想给赵誉点脸色瞧瞧,但是一看见他竟然用美色诱惑自己,她就没出息的朝他走了过去。

    算啦!赵誉这蠢东西刚刚好歹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刚刚她在门外偷听到的那笔帐,暂时先存着,等以后跟他算好了!

    莳七甩了甩尾巴,骄矜的朝赵誉走了过去。

    赵誉半躺着,莳七就趴在他的胸膛上,爪子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他病号服上的扣子。

    “嗞!”赵誉忽然推开了莳七。

    莳七一头雾水的被他推了个四脚朝天,她只看了一眼,脸就顿时烧得滚烫。

    她低着头,心虚的不敢看他。

    她刚刚……好像……抓到了他胸前……

    赵誉无奈的将衣服整理好,正要去抱猫,却突然看到猫一溜烟蹿下了床。

    他知道他的猫会害羞,但是……这种事情,他好像比较吃亏吧!它害羞个什么东西啊!

    他眼睁睁的看着赵得意蹿下了床,跑到被它打翻的那盒饭面前。

    赵誉忍不住皱了皱眉:“赵得意,过来,地上的太脏了。”

    猫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样,依旧蹲在那里,伸出小舌头轻轻舔着饭盒里残余的粥。

    莳七一想到慕清许那母虫子不止冒充她的原型,还冒充化形了的她,她就止不住的来气。

    赵誉这蠢东西就算现在已经发现了澈儿是假冒的,但他却不知道那个“尺素”也是个赝品,而她又没有办法告诉他,所以她只能试一试,看看慕清许做的饭里面,是不是一样又被加了东西。

    她刚舔完碗底的粥,赵誉便已经下床走到了她身边,他正要伸手抱起她,却看到她痛苦的蜷缩起了身子。

    赵誉心中一慌,立刻将她抱了起来放在床上,准备联系医生,而就在此时,床上渐渐拢起了一层微光。

    他被这微光刺的忍不住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