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三十二)
    “嗯……”赵誉听到床上传来一声低低浅浅的嘤咛声。

    那声音像一支箭,直直的插进了他的心底,熟悉的感觉,仿佛和他此前的梦境渐渐融为一体。

    赵誉目光略有些怔忪的凝着床上那还未散尽的微光,耀眼刺目,他却移不开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片如迷雾般的微光才渐渐散去。

    “赵……”他想喊猫的名字,可薄唇刚吐出一个字,剩下的字眼便凝固在了唇边。

    雪白的床单上,早已没有了那只血迹斑斑的猫,微光散去之后,徒留床上那蜷缩着身子的女子。

    当他的目光触及女子的容貌时,脑子瞬间空白一片,耳边如萦绕着千万只细小的飞虫,嗡嗡的。

    怎么会?

    他梦中时常出现的那个女人,现在正躺在他的面前。

    这并不是最惊悚的。

    最惊悚的是,猫没了,却出现了这个女人。

    莳七蜷缩着身子,片刻之后,因化形而混沌一片的脑子渐渐清醒了。

    她缓缓睁开了眼眸,恰好对上赵誉那略显怔忪的深邃瞳孔,她有些赧然的低了低眸,正好看见自己身上那一袭白色衣裙亦是血迹斑斑。

    “赵得意?”赵誉薄唇微启,眼底满是震惊,他不太确信的道。

    莳七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可一听这名字登时就瞪了他一眼。

    也不知为何,赵誉被她这一瞪,竟然有些松了口气。

    “你……”

    莳七扬了扬下巴,骄矜的模样恰如一只猫:“是,我就是你的猫。”

    赵誉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他那些梦……说句不太好听的,其实大部分都是意淫眼前这个女人的,各种圈圈叉叉,感情他意淫的一直都是他的猫?

    “你……为什么……”赵誉有些语无伦次。

    是被吓的。

    真是稀奇,把他吓成现在这个样子,还是他生平头一回。

    莳七看着他磕磕绊绊的样子,登时就忍不住笑了,她要是知道赵誉心里在想什么,估计得狠狠啐一口,他这点惊吓算什么?想想她当时,知道赵富贵就是赵誉的时候,那种惊吓至今都无法言说的好麽!

    “吓到了?”莳七笑盈盈的问着。

    赵誉看着她脸上灼灼的笑意,一颗扑通乱跳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他不由想起之前那个冒充她的女人,分明是一模一样的一张脸,可是给他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却也说不清到底是哪里不一样,如果硬要他说的话,那就是眼前的这个,给他一种无尽的熟悉感,仿佛……认识了很久一样。

    “还好。”赵誉刻意板起了脸,想要装作云淡风轻,处波不惊的模样。

    他还是想在这个女人面前端着点,说到底就是……有点包袱。

    赵誉心里怎么想的,莳七早就看出来了,她忍不住轻笑一声,抬起脚就踢了他大腿一下:“装的可真像。”

    赵誉下意识的就捉住了她的脚踝,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赵得意……”

    还未待他说完,莳七已经是从床上猛地站了起来,像只猫似的张牙舞爪:“说起来这个名字,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居然给我起这么难听的名字!”

    赵誉陡然放松下来,他往床边上一坐,眼底含着几分笑意:“谁叫你当时不拒绝的?”

    莳七险些一巴掌拍下去,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她现在是人,不是猫。

    真是恶人先告状,胡搅蛮缠说的就是赵誉!

    “我真的没拒绝?”莳七声音里带了几分危险之色。

    赵誉忍不住以拳抵唇,轻咳了一声,好吧,她当时确实是拒绝过来着。

    他立刻转移话题道:“你就不打算说说?”说着,他那修长的手指便指了指莳七。

    莳七叹了口气,只得认命的坐下来,将事情的经过和他说了,当然,中间省去了赵富贵和霸道总裁版的赵誉。

    她还等着赵誉主动想起来的时候,他那五颜六色的脸色呢,肯定很好看!

    “所以我梦里的都是真的……”赵誉薄唇抿了抿,喃喃道。

    说起这个,莳七便点了点头,她本来也没打算瞒着这个。

    “你不会不想认账吧?”莳七知道他心里很震惊,说不准早已经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了,是的,她当时知道自己喝赵富贵睡了之后,也是这样的,所以这种苦不能她一个人扛着。

    赵誉连忙道:“不是。”

    莳七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倒是没太和他纠结这个,反而开始讲正事了,她将这些天自己被慕清许关起来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赵誉。

    “她竟然是虫族女王。”赵誉眯了眯双眼。

    他猜到那个女人应该是虫族,但倒是没想到她竟然是虫族女王。

    “慕清许的餐厅在整个帝国开有数十家分店,我每次吃了她做的东西就会化形,是那种强制性的化形,并不好受,所以我在想,她做的东西里,说不定被加了什么东西。”莳七继续道。

    她仔细回忆了一下,赵富贵第一次和赵誉融合,是因为赵富贵吃了慕清许餐厅的炸鱼。

    第二次来的蹊跷,但是她也捋出了个大概。

    赵誉的第二次,也就是她的第三次那回,她从东大师那里回来,咬破了爪子让胖橘猫舔了,然后因为赵富贵的口水可以帮她愈合伤口。

    所以她直接就将爪子伸到了赵富贵的嘴边,赵富贵哼哧哼哧的舔了之后,非常兴奋的过来舔自己的脸。

    她躲闪不及,被它舔了个正着,赵富贵的口水都进到了她的嘴里。

    所以……

    她猜想,也许当时澈儿已经将手伸向了胖橘猫,只是阴差阳错,许是还未发作的时候,就舔了她的血。

    “看来虫族又进化了。”赵誉低眉沉思,片刻又道,“只是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

    他们并不知道慕清许究竟走到了哪一步,她的餐厅在帝国有数十家分店,总店更是帝国的上层人士青睐的饭店。

    如果她总是在饭里下了东西,简直是细思极恐。

    “慕清许的餐厅可以关了。”莳七懒洋洋的半躺在床上,抬起一条腿便横在赵誉面前,“捏捏。”

    她从慕清许那里跑出来,马不停蹄的跑来找他,小腿早就酸的不行了。

    赵誉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但还是尽心尽责的替她捏着小腿。

    “但是不能惊动她……”莳七说着说着,就有些困了,上眼皮和下眼皮不住的打架。

    赵誉一边帮她捏着小腿,一边想着,是不能惊动虫族女王,这首都星根本不知道进了多少高等虫族。

    消息一旦传出去,又要搅得人心惶惶的。

    耳边传来一阵平稳的呼吸声,赵誉低眸看着已经睡着的她,忍不住笑了笑。

    他轻轻将她的腿放回床上,正要扯过被子盖在她身上,却瞥见她那一袭白色衣裙满是斑斑的血迹。

    忽然间,他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血迹是她当猫的时候染上的,而她现在身上的裙子也有一样的血迹,那么这裙子就是她的毛毛?

    能脱掉吗?

    赵誉脸颊难得的泛起了微红,他赶紧摇了摇头。

    这边厢,莳七沉沉睡去,赵誉也便躺在她身侧,目光缱绻的看着她的睡颜。

    那边厢,医院的监控室已经炸锅了。

    几个盯着监控的小伙子指着监控上那只挂在门上的猫哈哈大笑,就在此时,主任走了进来,皱着眉斥责道:“干什么呢!”

    几个小伙子立刻作鸟兽状散了。

    主任这时才对身后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爷子道:“元帅您这边请。”

    刚才那几个小伙子立刻惊讶的互相看了看,然后连忙站起来问好。

    雷浦淡淡点了点头,在监控前坐了下来,主任将监控室其他人都撵了出去,这才开始调监控。

    雷浦一直注意着赵誉病房周围的动静,就是怕虫族做手脚。

    没想到刚刚医院监控室的主任竟然联系了,说是监控拍到一只白猫和一只狸猫,因为瞧着两只猫鬼鬼祟祟的,主任当场就怀疑是不是虫族幻化的,倒也不怪他草木皆兵,而是元帅将这么重要的事情托付给他,他当然要好好干。

    “调出来看看。”雷浦道。

    主任连忙将几组监控都调出来了,从白猫一进医院开始,顺着花坛,溜进住院部,钻进护士的小推车等等。

    雷浦看见猫的一瞬间,眼底就泛起了一丝笑意。

    他果然猜的不错。

    雷浦忽然拍了一下大腿,赵得意就是聪明!

    主任愣了愣看着他站起身,雷浦笑了笑道:“你这次做的很好,但是这件事别注意别声张出去。”

    “是。”

    雷浦开了门,直奔住院部走去,他心里痒痒的,家里那只猫和赵得意一模一样,要真说不一样,他总觉得那双眼睛不太一样。

    还有就是那只猫就像只普通的猫。

    而赵得意是只有灵性的猫。

    赵誉正倚靠在床上看书,一旁的莳七睡得香甜。

    他低眸看了她一眼,眼底便泛起无尽的笑意。

    只听啪的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赵誉警惕的抬眸看去,就看见气冲冲的老爷子走了进来。

    “元帅?”赵誉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没想到雷浦冷哼一声坐在沙发上:“猫呢?”

    “猫?”赵誉还没反应过来。

    “就是赵得意。”雷浦冷哼道。

    赵誉下意识的瞥了一旁的莳七一眼,心里飞快的天人交战了几秒道:“它不是和尺素回去了?”

    “还和我装……”雷浦登时冷笑一声,这时,他猛然注意到赵誉身旁躺着的那个女人,刚才因为心急见到赵得意,竟然没注意到还有女人,“怎么会有个女人在这里?”

    莳七被他们吵吵闹闹的声音惊醒了。

    她睡眼惺忪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正对上雷浦那双震惊的眼睛。

    雷浦确实是震惊到了,他之前和赵誉早就通过了气,安格斯带来的那个尺素很是可疑,赵誉也满口赞同,怎么转眼就把人带床上去了?

    “起来!”雷浦忽然厉声呵斥道。

    赵誉一怔,下意识的就从床上站了起来。

    “你说说你!”雷浦气得简直浑身都在抖,他抬手指着赵誉,恨铁不成钢。

    怎么就能被这个女人迷惑了?说什么梦境,都是狗屁!指不定就是这来历不明的女人用来蛊惑他的手段。

    他平时看着赵誉也挺聪明的,怎么就难过美人关呢?

    赵誉立刻明白雷浦这是误会了,他飞快看了一眼那边刚睡醒还没搞清楚状况的莳七,心中叹道,指望她解释是不可能了。

    “元帅,你听我说。”

    雷浦现在很生气,根本不想听赵誉说话,在他看来,赵誉无非就是想要狡辩。

    “你闭嘴!”雷浦气得沉沉吐出一口气,感觉有些晕眩,于是又坐回了沙发上。

    莳七看了半天,终于搞清楚了状况。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雷浦的智商怎么突然没了?

    关键是真不怪人家雷浦误会啊,毕竟她和那个赝品张一个样子,谁也想不到她是真实存在的啊,更何况雷浦一开始就觉得慕清许假冒的那个女人是迷惑赵誉的手段,这种想法先入为主了。

    “老爷子您来干嘛来了?”莳七漫不经心的从床上下来。

    雷浦瞧着她一身斑斑的血迹,心道,该不会是故意装作受伤来让赵誉心疼的吧。

    那这女人手段还算可以,知道扬长避短。

    赵誉见雷浦盯着莳七,眼底满是不善,立刻道:“元帅,说出来您可能不信,她才是尺素。”

    “而且……”赵誉一时间竟然开不了口。

    不是雷浦信不信的问题,关键是这事谁都不敢信啊!

    “我是赵得意。”莳七直接简单粗暴的公布了身份。

    雷浦满腔的怒火登时就憋在了心口:“什……什么?”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刚才好像听到这个女人说她是……是谁?赵得意?他没听错吧?

    难道她也叫赵得意?可赵誉不是说她是尺素吗?

    雷浦立刻看向赵誉,就看见赵誉无奈的点了点头。

    莳七没办法,只能将自己的事情挑挑拣拣的和雷浦说了一遍。

    雷浦虽然面无表情的听着,可全程眼底都是震惊之色。

    莳七有些享受这种让人惊掉下巴的感觉,她得意的笑道:“老爷子现在明白了吧。”

    雷浦愣愣的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到之前。

    那只蠢猫,总喜欢从高处跳到他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