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三十三)
    赵誉又昏倒了。

    毫无征兆的,他正在和莳七说着话,一旁的雷浦神色复杂的看着莳七,忽然间,赵誉便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莳七吓了一跳,立刻上前查看他的状况。

    这次化形,莳七明显感到自己体内的灵力比上回要厉害了一些。

    她在指尖掐了一个诀,一阵白色的微光在她的指尖萦绕,她手指对准赵誉的额心,准备将灵力透过他的眉心传送进他额体内。

    然而,灵力在他眉心处正要往里钻的时候,却陡然被反弹了回来。

    赵誉的身体排斥她的灵力。

    莳七心下着急,遂又掐了个诀,如此反复几次,她的灵力便消耗了不少。

    她忽然想到自己的血似乎是有用的,于是,她咬破了自己的指尖,将血滴在赵誉的唇上。

    鲜血顺着赵誉的唇流进了他嘴里,良久,也没有任何反应。

    根本没用。

    雷浦神色复杂的看着莳七,她的唇色已经渐渐泛白,脸颊上的血色也逐渐退散,他皱了皱眉,上前一把拉住莳七道:“赵誉这次昏迷,是虫族女王唤醒的。”

    莳七眉心骤然蹙起,她低低咒骂了一声。

    一定又是慕清许搞的鬼!

    她根本不知道慕清许实力究竟几何,事情的发展似乎又开始超出了她的预料。

    莳七藏起来之后,雷浦便让医护人员进来将赵誉抬回了床上,主治医生来了之后,给赵誉做了检查,发现还是和上回的情况一样。

    雷浦沉沉吐出一口气,眼底掠过一丝阴冷。

    慕清许坐在车里,怀中抱着猫,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抚着猫背上的毛,自己则微微闭上了双眼。

    差不多是时候了。

    她要让赵誉彻底离不开她,这不仅仅是他的认知,最好所有人都是这个认知。

    她心中默数,三、二、一,就在此时,她接到了来自医院的视讯。

    接通之后,让她略有些诧异,竟然是雷浦,她还以为会是主治医生呢。

    “雷元帅。”慕清许唇角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微笑,对着全息影像上的雷浦点了点头,“请问有事吗?”

    雷浦脸上满是担忧:“赵誉又昏倒了。”

    慕清许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得意,她神色一凛道:“我马上过来。”

    “麻烦你了。”

    和上回一样,慕清许赶到医院之后,便让病房中的所有人都离开了,自己一个人走进了病房。

    约莫着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病房的门开了,慕清许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脸疲惫。

    “他醒了。”

    簇拥在门前的几个医生立刻一阵惊呼,连忙走了进去,雷浦则站着没动,他的目光落在慕清许的身上,没有说话。

    慕清许笑了笑道:“元帅这是怎么了?”

    雷浦摇了摇头道,脸上有些担忧:“麻烦你了。”

    慕清许微微一笑道:“不麻烦。”

    赵誉醒了之后,自然对慕清许谢了又谢,两人浓情蜜意的模样,让躲在结界里的的莳七又是好一顿拈酸吃醋。

    就算她明明知道赵誉是装的,可是这笔账她还是记在了他的头上。

    慕清许离开之后,莳七便将自己周围的结界收了起来,她面无表情的看着赵誉。

    赵誉愣了愣,这表情,怎么好像是要算账的感觉?

    他猜对了,莳七确实要和他算账。

    “都走了,怎么还念念不忘的?”莳七冷笑一声。

    赵誉莫名其妙的看着她:“我什么时候对她念念不忘的了?你明知道我那是装的。”

    “哼,装的?我看你还挺乐在其中的。”莳七板着一张晚娘脸。

    赵誉忽然就笑了,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将她带入怀中:“怎么变成人了,还跟猫似的?”

    “嫌弃也不能退货了!”说着,莳七伸手就掐了一下他的腰际。

    莳七用灵力将自己的容貌改了个样子,走出了赵誉的病房,她循着印象,在花盆里找到了大花狸,一把将它抱了起来。

    大花狸大惊,扬起爪子就要抓莳七。

    “是我,老祖宗。”莳七低声道。

    大花狸连忙收起了爪子:“老祖宗怎么换了样子?”

    “有人冒充我,现在还不能让她知道。”莳七抱着大花狸就往回走,“我现在要去你那里将赵富贵接过来。”

    她和胖橘猫逃出来的时候,还从慕清许那里将东大师那几张预言偷了出来。

    回到了大花狸那里,赵富贵依然还在昏迷。

    莳七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如果赵富贵没有昏迷,是不是赵誉就不会被慕清许控制了。

    可是赵富贵为什么会昏迷呢?

    莳七带着赵富贵又回到了医院,她为了掩人耳目,用一次使用了灵力。

    一日之内,她的太频繁的使用灵力了,所以刚回到赵誉的病房,她便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

    赵誉担忧的上前扶住了她,皱眉道:“怎么了?”

    莳七有些无力的摆了摆手,她总觉得东大师的预言,还有那些石板上,一定另有玄机。

    于是,她便联系了雷浦,让他派个可靠的人将石板也送过来。

    幸好当时范博士死的时候,还来不及将石板交给慕清许,否则现在就麻烦了。

    莳七窝在沙发里,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石板和那几张兽皮。

    她发现,兽皮和石板上的文字并非同一种,石板上的文字她是能看懂的,就是母星远古时候的繁体字。

    这没什么稀奇的。

    可是兽皮上的文字,不管她看几遍都看不懂,鬼画符一样,不知道写的什么意思。

    赵誉坐在她身边,一言不发。

    如果她是星主的话,兽皮又是在东大师那帮猫手里传承的,那么应该和她有联系的吧。

    想到这里,莳七皱着眉掐了个诀,收准兽皮放出些许灵力,兽皮悬浮在空中,忽然间,一股金光直冲莳七的眉心而去。

    她躲闪不及,金光打进了她的眉心。

    莳七浑身一僵,下意识的抓紧了赵誉的手。

    “我明白了。”

    赵誉有些疑惑:“明白什么了?”

    莳七目光中夹杂着几分复杂,看着赵誉久久不语。

    她看的赵誉后背一阵发寒,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就像那砧板上的鱼肉,即将任人宰割。

    莳七的唇角忽然绽放出一抹嫣然的笑意,赵誉险些看怔了,而就在下一秒,莳七便忽然吻住了赵誉的唇。

    如五雷轰顶一般,赵誉身形陡然一僵。

    她柔软的唇瓣轻轻在他的唇上辗转,连小舌也悄悄探出描摹他的唇形。

    赵誉脑子一片空白,满脑子就是一个念头,这是他的猫,他的猫在亲他……

    他的猫在亲他!!!

    莳七察觉到了他的走神和敷衍,双手立刻环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钻进了他的怀里,顺势坐在了他的腿上。

    她强势的拽过赵誉的手放在自己的腰身,贝齿轻咬着他的唇道:“你能不能专心点?”

    不……不能啊……

    她是他的猫啊!就算他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睡了他的猫,可是知道是一回事,真正脑子清醒的经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莳七有些生气,她在做正事啊!

    只有这样,她才能帮他和赵富贵彻底融合啊!

    气死她了!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呸呸呸,她才不是太监!

    莳七的手忽然向下,握住了他的命脉,赵誉又是一僵,莳七却不管他,上面不停的吻着,下面还在套弄着。

    赵誉的呼吸渐渐粗重急促起来,他的大掌猛地按住了莳七正为所欲为的小手。

    “别闹了。”他的声音低沉,其中夹杂着渐显清晰的情谷欠。

    莳七气得恨不得一巴掌拍在他的头上,到底是谁在闹啊!

    她心里气闷,手上的动作便愈发的激烈,她甚至拉开了拉链,直接摸了上去。

    她柔软又冰凉的小手陡然间摸到了他的炽热,赵誉冷不丁倒抽了一口凉气。

    莳七的唇顺着他的下巴渐渐向下,在他的脖颈处轻轻舔着,赵誉觉得自己真的忍不了了,他猛地将莳七打横抱起扔在床上。

    “这么急切?好,成全你。”赵誉轻笑一声,立刻欺身压了下去。

    这回是轮到他各种使坏了,莳七微微阖上双眸,自己身上的衣裳已经被他褪去了大半。

    哪怕是这样的时候,莳七还不忘用灵力在周围设了个结界。

    又一次消耗了灵力,她脑子顿时就变得昏昏沉沉的了,任由赵誉在她身上这样那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随着赵誉的一声低吼,和莳七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之后,屋内渐渐恢复了平静。

    莳七浑身酸痛,眼皮不住打架,只想沉沉睡上一觉才好。

    可她知道,自己还有正事要做。

    她强撑着酸乏的身子下了床,双腿一软,险些栽在地上,两腿间流出一股白.浊,她忍不住红着脸低下了头。

    赵誉眼疾手快,连忙扶住了她,他还忍不住嘲笑她:“现在知道错了吗?”

    错他的个头!

    莳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朝赵誉抬了抬胳膊:“抱。”

    赵誉以为她是想要洗澡,于是便将她打横抱起往卫生间走去,莳七连忙指挥着他:“去沙发那边。”

    沙发还在外间,他们俩现在都没有穿衣服。

    赵誉眼神复杂的看了莳七一眼,心想这小东西该不会还没要够吧?

    他强压下唇角的笑意,大步流星抱着莳七往外间走去。

    “行了,放我下来吧。”莳七毫不客气的指挥着赵誉,赵誉也依言将她放在沙发上。

    就在莳七以为他会离开的时候,他却猛地分开了她的双腿,欺身压了上去。

    “你……你干嘛?”莳七吓了一跳,下意识舔了舔干涩的下唇。

    赵誉被她的动作弄得一阵起火,不由分说就顶了进去。

    “唔……你干嘛呢!”

    赵誉唇角扬起一丝嗤笑,靠近她的耳畔轻声道:“干你啊。”

    莳七的脸顿时烫的不行,不过很快她也没有办法想别的事情了,只能跟着他的节奏。

    又……一次不知过了多久,赵誉释放出来之后,莳七已经连一根手指都太不起来了。

    “牲口……”她喃喃骂了一句。

    赵誉心情格外的好,他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之后,便准备抱着莳七去洗澡。

    莳七连忙拦住了他,沙哑着嗓子道:“等等……”

    赵誉听到她的声音都因为刚才叫哑了,他心里顿时一阵心疼,却又一阵得意。

    莳七瞧见了他脸上的神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一把捉过赵誉的手指,放在唇边便是一咬,赵誉一阵吃痛,差点缩回手。

    莳七在左手掌心凝起一团灵气,右手拽着赵誉那根被咬破的手指,挤了几滴血汇进了掌心的灵气里,然后自己又咬破右手的食指,同样滴了几滴血进去。

    她口中默念咒语,渐渐的,她掌心的那团灵力渐渐升腾起来。

    越来越强,越来越亮。

    几乎是光亮达到最刺目的一瞬间,桌上平摊着的几张兽皮和石板飞了起来,直接被那团灵力吸收了进去。

    莳七额间顿时出了细密的冷汗,她死死的咬着下唇,直至沁出了血。

    赵誉看的一阵心疼,可又不敢打断她。

    那团灵力忽然间炸了开来,如烟花一般,赵誉下意识的闭上了双眼,莳七却死死的盯着那团灵力。

    渐渐的,屋内的微光散去,空中飘着一颗黑色的灵丹。

    莳七左手平摊,那颗黑色的灵丹在空中悬悬的飘了一会儿,便落在了莳七的掌心。

    赵誉怔怔的看着她掌心的灵丹,下意识问道:“这是什么?”

    莳七轻笑一声道:“好东西。”

    她将灵丹一分为二,一半递给赵誉,另一半,她则拿着灵丹走到了一直昏迷的赵富贵身边。

    “吃了它。”莳七见赵誉望着手中的那半颗灵丹,久久不动,于是开口提醒他。

    赵誉听了她的话,倒是不疑有他,他将半颗灵丹一口吞下。

    另一边,莳七也掰开了赵富贵的嘴,强制的将另外半颗灵丹塞了进去。

    忽然,赵富贵激烈的挣扎了起来,像是要将嘴里的灵丹吐掉。

    莳七便将它抱在怀里,不让它乱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富贵渐渐不再挣扎了,可它的身形也渐渐消失了,直到化成一抹微光,钻进了赵誉的体内。

    赵誉浑身一僵,眼眸紧闭。

    莳七心跳陡然加快了不少,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赵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