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星际来了只猫祖宗(三十四)
    屋内死一般的安静,莳七几乎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誉缓缓睁开了双眸,只见他一双眸子已经变成了赤血红,眼底遍布着嗜血的狠厉,良久,那双赤血红眼眸渐渐变成了黑色。

    莳七忍不住沉沉吐出一口气,试探着问道:“赵誉?”

    赵誉的目光在屋内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在莳七的身上,他的薄唇勾起一抹轻嘲:“还不算太笨。”

    莳七心底一阵无语。

    好了,看这样子,应当是唤醒了他体内的霸道总裁版赵誉了。

    只是不知道身体里原来的那个赵誉去了哪里,想到这里,莳七心底油然而生一丝伤感。

    “你在难过?”赵誉眯了眯狭长的眼眸。

    莳七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赵誉的唇角勾起一抹轻笑,他大步上前,一把将莳七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说说吧,刚刚那几张兽皮上的预言都写了什么?”

    莳七没有回答他的话,却忍不住开口问他:“你究竟是谁?”

    赵誉轻笑道:“你先说。”

    莳七无法,只好缓缓将自己得到的信息一一告诉了赵誉。

    其实刚才兽皮上的那一抹金光钻进她的体内,她霎时间就明白了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赵富贵是赵誉身体残缺的一部分,如果长时间不融合,赵誉的身体只会越来越差,最后直至永久昏睡。

    如果要让赵富贵和赵誉彻底融合,必须先要莳七和赵誉的精血相溶。

    赵誉听着她的话,单手摸着下巴,眼底却是无尽的笑意。

    莳七被他笑得一阵毛骨悚然:“你笑什么?”

    也不知道这种奇葩的方法是谁定的,竟然要精血相溶,害得她只能勾引他了。

    赵誉终是没忍住,低低笑出了声,他的手轻捏起莳七的下巴,眉宇间满是戏谑的笑意:“谁告诉你精血相溶就是要做那档子事儿了?”

    莳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理直气壮道:“精血精血,不就是精和血吗?”

    赵誉听了她的话,顿时朗声大笑。

    莳七被他笑得一阵莫名其妙,她抬手推了推他:“笑什么啊?”

    “不是那个意思,神祗的精血,其实就是体内最纯净的血就行了。”赵誉笑得暧昧,“你这猫妖,想要只说就是了,还找这么多借口。”

    莳七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她怎么知道这里的精血不是她印象中的意思!

    “不过你也是误打误撞吧。”赵誉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一双狭长的眸子睨着莳七。

    “整天一口一个猫妖的叫,你又是什么?”莳七恼羞成怒,瞪了他一眼,“原形还是狗呢!我看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赵誉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咳咳,你说我原形是什么?”

    “狗啊!”莳七得意洋洋的道,“你给我起名赵得意,我就叫你赵富贵,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谁!”

    赵誉捏着她的下巴,忍不住狠狠的吻了上去,直到将她吻得快喘不过气来,他才道:“再给你一次机会。”

    莳七有些犯怵,赵富贵不就是狗吗?

    赵誉见她久久不说话,才沉沉叹了口气:“你知道睚眦吗?”

    “睚眦?”莳七重复了一遍。

    睚眦,为鳞虫之长瑞兽龙之九子第二子。

    “你是睚眦?”莳七大惊。

    赵誉看着她脸上的惊讶之色,忍不住得意的笑了笑:“正是。”

    “我的先祖狴犴,是你的亲弟弟……”莳七有些无语。

    他们好像有些不对……

    赵誉看出了她的心思,遂轻笑一声道:“那得往上数多少万年了,用凡人的话来讲,早都出五服了。”

    “可是你不应该是豺身龙首吗?”莳七伸手戳了戳他的脸。

    赵富贵分明就是一只狗的样子,好吧,就算是狼,那也是一只纯种的狼。

    赵誉抓住了她的手:“那不过是我的异灵体罢了。”

    “异灵体?”

    “如果我的龙灵可随意脱体而出,我早就灰飞烟灭了。”赵誉顿了顿又道,“你要看我的真身吗?”

    莳七忙不迭的点头。

    赵誉站起身,扫视了一眼屋内,旋即道:“我的真身足有三丈高。”屋内很明显容纳不下的。

    “那你变小一点。”

    莳七的话音刚落,只见屋内一阵狂风乱作,金光刺目,她忍不住用手挡住了眼,耳边传来一阵嘶鸣声,她下意识的睁开眼,只见眼前立着一个豺身龙首的神兽,周身笼着一层金光,让人不敢直视。

    莳七下意识的走到他身旁,抬手摸了摸他的头顶。

    睚眦乖顺的用头蹭了蹭莳七的掌心,莳七顿时就忍不住笑了。

    “真乖。”

    睚眦喷了个鼻息,旋即再次华形成人。

    也不知为何,莳七脑海中陡然得出一个荒唐的念头。

    “赵誉,其实……你才是星主吧。”她抬眸瞧着他,目光直直看进了他的心底。

    赵誉并没有否认:“是。”

    莳七轻笑一声,她猜对了。

    东大师那几张兽皮预言上说,赵富贵是星主的,现在很明显的是,赵富贵是睚眦的异灵体。

    赵誉抬手将她拥入怀中:“但你是关键,没有你,我会陷入沉睡。”

    莳七静静的环着他的腰,将脸贴在他温暖的胸膛上。

    “赵誉。”

    “嗯?”赵誉轻声答应一声。

    “这才是真正的你吧。”无论是少将赵誉,还是怼天怼地的那个赵誉,都不是完整的赵誉。

    而且,她注意到一个细节,自从这次赵誉和赵富贵融合醒来之后,他并没有自称本尊。

    他虽然还是睥晲一切的模样,可那种骄傲,和之前的那个是不一样的,他的性格,和少将赵誉,中和了。

    “算是吧。”赵誉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可莳七却还是从这份云淡风轻之下,听出了几分淡漠。

    “算是?”

    赵誉薄唇微抿,没有说话。

    莳七也不强求他,正要开口转移话题,就听到他道:“不止人会变,所有的东西都是会变的。”

    赵誉忽然在她的额上落下一吻:“日后会告诉你的,你累了,该休息了。”

    他的话音刚落,一股倦意便袭上了莳七的心头,她忍不住闭上双眼沉沉睡去。

    赵誉静静的凝望着她的睡颜,喃喃道:“第四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