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一)
    让莳七诧异的是,她从星际位面脱离之后,并没有直接前往下一个位面。

    她甚至在星际位面多待了一个多月,陆辛才将她带了回去。

    陆辛从不会让她在任何一个位面多待半刻,他似乎急于让她完成所有的任务后,便立刻离开。

    这一回,却是个例外。

    而当她看见陆辛的一瞬间,神思微怔,似是懂了,却又没懂。

    “你受伤了?谁弄的?”莳七略有些怔忪的看着眼前唇色苍白的男子。

    他脸上依旧还带着半张面具,面具上偶尔泛起一两道冰冷的金属光泽,让他整个人显得格外疏离。

    莳七实在是想不出谁能伤的了他。

    他是位面神啊!

    天地间,最强悍的存在,空间秩序的守护神。

    究竟是谁能伤的了他?

    陆辛忍不住咳了一声,抬起宽大的衣袖在面前遮了遮,淡淡道:“下一个位面,怕是依然要你多留些时日了。”

    他薄唇微抿,顿了顿又道:“哪怕已经完成了任务。”

    莳七心中有些惊异,陆辛的伤,已经很难维持送她来往位面之间了麽?

    “你……还好吧?”莳七眉心浅蹙,犹豫片刻才终于问出了口。

    陆辛负于身后的那只手,一直在颤抖,他低了低眸,声音清冷:“休养一阵子便好了。”

    莳七点了点头,没有再开口。

    陆辛抬眸凝于她的脸,片刻才道:“我送你去下一个位面。”

    “如果太勉强,不用这么着急的。”莳七道。

    陆辛抬起的手微微一顿,莳七仿佛听见了他唇齿间溢出一丝轻叹,声音轻不可闻,莳七恍惚觉得是自己的错觉。

    “时间不多了。”

    莳七陷入沉睡的最后一瞬,听见的,就是他若有若无的这一句话。

    时间不多了?什么叫时间不多了?是穿越女横行泛滥,已经严重影响到位面平衡了麽?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陆辛看着那一团笼着她的白雾渐渐散去,原地再无一人。

    他望着前方她站过的地方,目光怔忪。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的鬓发间已因昼夜的温差,起了薄薄的一层水雾,他低了低眸,看着掌心的那一对珍珠耳环,久久出神。

    山中的日色总是显得格外的长,却又格外的短。

    当最后一抹霞彩消失在如水墨般的夜色中时,整个山里陷入了静谧之中。

    唯有蛙鸣与蝉声相伴,仿佛岁月静好。

    如果忽略这一方小山村里传来的打骂声就好了,女人的尖叫声和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在这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这个偏远的小山村。

    在行政上属于地级市的一个县,但县与县之间,往往隔着几百公里。

    每个地区都空气很好没有雾霾风景靓丽,但是交通不便,翻山越岭要走上很多天,各种要道上常年频发泥石流、塌方等自然灾害,城与村、乡之间就像两个世界,来往及生活习惯物质条件都差距很大。

    “老头子,这女娃子不会死了吧!”一个彪悍的中年妇女,皱着眉看着眼前瑟缩在地上的小姑娘。

    一旁一个叼着烟的老汉,听了她的话,上前探了探小姑娘的鼻息,顿时脸色大变。

    他一把扔掉手里的棍子,急急忙忙往外头跑:“老婆子你先在家等着,我去请张一手过来看看。”

    中年妇女一听就慌了,不会真死了吧!

    她连忙跪在地上,朝西边拜了拜,嘴里念念有词:“老天保佑,千万别让女娃子死了,咱们家可就指着她传宗接代呢!”

    中年妇女拜完了后,连忙将地上的女孩儿扛到了床上。

    用湿毛巾替女孩儿擦掉脸上的血污,嘴里还止不住的念道:“老天爷可得开开眼,买这个女娃子过来,咱们家已经欠了一屁股债了,连最后一头牛都卖掉了,可千万不能让她死了啊!”

    要死也行,缓两年,起码得让她和自己那傻儿子生下一个儿子再死啊!

    床上的女孩儿,身上的衣服是当年香奈儿夏季最新款,五官精致非常,一头的大波浪,脸上依稀还残留着被哭花了的妆。

    女孩儿一看就不是山里人。

    “妈,我想要她。”一旁一个痴痴傻傻的男人指着床上的女孩儿说。

    中年妇女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要要要!你等你爹请张一手来救她!”

    “妈!妈!”痴傻男又抓着中年妇女的手急切的喊着。

    中年妇女烦躁的很,抬手就打了一下男人的后脑勺:“干啥!”

    “醒了醒了!”痴傻男口齿不清的喊着。

    中年妇女连忙往床上一看,果然看见女孩儿的眼睛半睁不睁的眯着。

    莳七一醒来,就看见眼前有个痴傻男傻呵呵的对着自己笑,还有一个中年妇女,不停的对着西边拜拜。

    她动了动手指,虚弱的甚至讲不了话。

    脑子一片混沌,她再一次陷入了沉睡。

    过了一会儿,张国杨带着张一手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中年妇女连忙迎了上去:“醒了醒了!”

    张国杨顿时咧了咧嘴:“没死就好。”然后转脸对张一手说:“一手大哥给看看。”

    张一手走进了屋内,看了看莳七的伤势,不由道:“没死真是命大。”

    中年妇女连忙道:“那还能生娃不?”

    张一手咂了咂舌:“不好说,养好了估计能生,要是养不好,她肯定挺不过生产。”

    中年妇女一听就急了,立刻打张国杨:“都是你,让你轻点打,教训教训行了,你倒好,差点把人打死了!现在不能生怎么办?”

    张国杨连忙上前给张一手递烟:“您给瞧瞧,看能不能瞧好了。”

    张一手接过烟吸了一口,面露难色:“难呐。”

    张国杨立刻明白张一手什么意思了,他咬了咬牙,示意中年妇女取钱去。

    中年妇女犹豫了一会儿,买着丫头就花了不少钱,现在还要给张一手钱,实在是……舍不得。

    “孬婆娘,还想不想要孙子了!”张国杨见她这么没眼色,立刻骂道。

    这一骂,倒是把中年妇女骂醒了,是啊,讨好张一手的钱可比再买一个女娃子花的钱少得多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中年妇女这样想着,咬了咬牙就走进了屋,将家里仅剩的一千块钱,取了五百出来。

    “一手大哥,我们家也困难,您都是知道的,就这么多钱,多了我们自个儿还要吃饭,您别嫌少。”张国杨接过中年妇女手中的钱,塞到张一手掌心,脸上陪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