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二)
    张一手这才咧着嘴笑了笑:“都邻里邻居的,整那么客气干啥。”

    话是这么说,可他却毫不客气的把钱装进了口袋。

    “侄媳妇儿这身体啊,也不是不能治,等我回去合计合计,明天一早就给你们送药过来,保证让你们来年抱上大胖孙子。”

    张国杨一听,立刻喜上眉梢。

    张一手临走前,又说道:“不过啊,最近这两个月,就别动她了,让侄儿忍着点,等养好了身子再疼媳妇儿。”

    张国杨连连点头:“是是。”

    等张一手走后,中年妇女对着门口狠狠啐了一口痰:“狗屁东西,哪回看病能痛痛快快的?”

    山路闭塞,来回最起码一天一夜,山里人除非生大病,非要去县城里瞧,否则能扛就扛,扛不过才找张一手看看。

    张国杨也很烦躁,自己险些把女娃子打死了,白搭进去五百块钱。

    他瞪了自家婆娘一眼:“行了,让柱子最近别往女娃子身边靠。”

    那女娃子也是倔脾气,村里其他人家买来的女人,一顿打不好,就打两顿,总会服软的。

    这女娃子倒好,自打来了他们家,就不吃不喝,任他们怎么打怎么骂都不管用。

    一开始女娃子还整天说什么让他们放她回去,她家很有钱,她身上的那一身衣服就好几万,只要他们放她回去,她可以让她爸给他们很多钱。

    他呸!什么衣服能好几万?他打死了也不信。

    女娃子都当他们是傻子耍!

    他张国杨,这辈子见过的最贵的衣服,就是村长他家打工回来的二小子,一身衣裳要八百块钱。

    说出来全村人都震惊了。

    八百块钱就买一身衣服?真够败家的!

    这次他差点把女娃子打死,主要也怪女娃子!

    柱子想跟她圆房,她还把柱子推地上,头上肿了好大一个包,柱子他妈和他都快气死了。

    柱子虽然傻,但也是他们俩的命!

    哪能叫一个外人给打了?柱子也蠢,让他亲自教训女娃子,他又舍不得。

    只能他自己来了!

    婆娘嘛!就是要打,只有打怕了,才是好婆娘!

    莳七再次醒来的时候,外头的天色泛着熹微的晨光,日头未出的光是蕴着冰蓝色的冷色调,让她恍惚了好一会儿。

    浑身酸痛,她强忍着疼去摸身上,才发现几乎没一块好皮。

    莳七微微阖上双眸,沉沉吐出一口气。

    原主的记忆如排山倒海般袭来,这个身体的主人叫江念之。

    她的父亲是个凤凰男,她的母亲却是个孔雀女,两人的结合注定了是一场悲剧。

    她的父亲江阴是个大学教授,温文儒雅,在学术上造诣颇高,在学生中有口皆碑,而她的母亲则是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当年她母亲要死要活的非要嫁给江阴,江念之的外公外婆虽然不同意,但还是因为溺爱女儿,同意了。

    江念之的父母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堆模范恩爱夫妻。

    只是,江念之的母亲,在江念之三岁的时候,出车祸去世了。

    当时江阴一下子就消沉了下来,后来他在工作上,遇到了他的带的一个研究生。

    她很温柔,两人慢慢就在一起了。

    再后来,江阴娶了他的学生,江念之的后妈带来了一个继女进门,据说是她在大学时候,结过一次婚,后来大学毕业,两人因为感情不和,就离婚了。

    江念之对江阴再次结婚这件事,气得不行。

    所以江念之从小就和她父亲江阴的关系势同水火。

    江念之的继妹,江韵,就是这个位面的穿越女。

    说起来,江念之这次之所以会被拐卖到山里面,其实就是江韵的手笔。

    江念之的外公外婆,留给了江念之一笔巨额遗产,更要命的是,她的外公外婆,从小就给她和j市的首富儿子定了娃娃亲。

    只是阴差阳错,要不怎么说穿越女就是喜欢作对呢!

    江韵看上了江念之的未婚夫,不过莳七猜想,她应该是想男人和财产全部都得到的。

    只是这些江念之都不知道,她只以为江韵胆小怕事,但心并没有多坏。

    怀的是她的后妈,陈安寒。

    江念之这人吧,都是被她外公外婆给惯出来的,一身都是孔雀女的臭毛病,什么交朋友,一掷千金,酒吧喝酒都是日常。

    这次就是栽了。

    江念之的朋友在酒吧请喝酒,江念之就去了,一圈人,这个敬一杯,那个敬一杯,江念之也是来者不拒,统统干了。

    顿时赢得满堂喝彩,所有人都夸江念之豪爽好酒量。

    莳七冷笑一声,真是个傻子,好爽把自己搭进去了。

    江念之喝多了,说去外面抽根烟,等她朋友去找的时候,就不见人影了。

    她朋友本来也没在意,只当江念之勾搭上哪个小鲜肉,两人开房去了。

    至于江念之的家里,因为江念之经常夜不归宿,江阴也管不住,每次管了,都是两人大吵一架收场。

    所以,当江念之已经被一辆黑车运往山区的时候,她朋友才反应过来,江念之已经好几天没有露面了,连个电话都没有。

    江念之一路上就没有清醒过,等那帮人将她和另外几个女人一起押下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眼前是一片电视上都见不到的穷山村。

    而她身上的手机钱包,还有脖子上价值十来万的项链都不见了。

    浑身上下只剩下一身没用的香奈儿。

    哦,香奈儿还有点用,到底是最后一层遮羞布。

    一旁的那几个女人不停的哭着,江念之听了就觉得心烦,她喊过那些人其中的一个:“你过来。”

    那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看了她一眼,走了过来。

    “是不是陈安寒让你干的?她给了你们多少钱,我给两倍,你们把我送回去!”江念之笑了笑,“我那条项链也送你们了,行吧?”

    男人笑了一声,笑声让江念之心里陡然一震发寒。

    就在下一秒,男人狠狠一巴掌扇在江念之的脸上,恶狠狠道:“老实点。”

    再后来,买家就登门了。

    张国杨和方秋芬一眼就相中的江念之身边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屁股大,一看就好生儿子。

    张国杨连忙掏钱,男人看了一眼,就道:“这个贵,这个要多加两千块钱。”男人都是老手了,早就知道行情了。

    那个纤瘦高挑的女人,在这些民风彪悍的山村里,是不受欢迎的。

    反倒是这种屁股大的,一看就好生养,要的人多,价钱自然也就要贵不少。

    方秋芬一听就不干了,能生娃就行,又不是买个祖宗回去供着。

    于是,方秋芬就看上了最便宜的江念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