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五)
    屋内一片寂静,那一面雕着鸟兽花纹的镜子,就如同寻常的镜子一般。

    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要不是莳七前几个位面和妩姬打过交道,她险些也要觉得这就是面普通的镜子了。

    莳七心里有几分失望,妩姬这是还没有苏醒?

    不过这面镜子,镜身上镀着一层薄金,雕刻着鸟兽虫鱼,其中点缀着些许玉石,哪怕放在古代,也是价值连城的,更别提在这么个穷山村了。

    就在此时,外头传来方秋芬略带不满的喊声:“死外边儿去了?到现在不回来?”

    紧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莳七心一颤,连忙将镜子放进了盛着灰的炉膛里,用烧火钳扒拉了两下,确定镜子被藏好了,这走到水盆边。

    方秋芬走进来的一瞬间,莳七刚刚做好那一系列的动作。

    “在这儿干嘛呢?想偷食?撑不死你!”方秋芬一看见莳七就一顿骂。

    莳七低头敛去眸底的阴冷,小心翼翼道:“不是妈,刚刚回来摔了一跤,洗手呢。”说着,莳七就转身把自己摔跤跌出的痕迹给方秋芬看。

    方秋芬瞪了她一眼,不过到底是信了,裹了裹身上的棉袄,骂骂咧咧的往回走。

    莳七抿了抿唇,将盆里的水倒了,跟着回了房。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莳七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方秋芬倒是十分警觉,一把抓住莳七的手:“你干嘛去?”

    莳七轻声道:“妈,这天这么冷,您多睡会儿,我去做饭吧。”

    方秋芬想了想,反正院门是上了锁了,于是就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莳七走进厨房,第一件事就是将灶膛里的镜子扒了出来,用手巾擦干净之后,便藏进了衣服里。

    她觉得镜子藏在家里不安全,还是藏在外头比较保险。

    越来越临近年关了,这也就意味着,张家人安排的喜宴快到了。

    张国杨找人看了个好日子,定在腊月二十二,也就是小年前一天。

    方秋芬这个人抠到骨子里了,但是张国杨却是好面子的不行,所以,在张国杨的坚持下,方秋芬终于松口同意给莳七做一身嫁衣。

    山里人结婚不兴什么婚纱,就到山底下镇上,找个裁缝做一身红色的衣裳,就算嫁衣了。

    家里实在是没钱了,今年的收成不太好,钱刚拿到手,就还了人钱。

    张国杨偏偏又死要面子,左思右想,决定和村里那个走出去的文化人借钱。

    其实这些年,村里人都找过魏然借钱。

    基本上魏然借出去的钱,是要不回来的,因为开不了这个口,一旦有让人还钱的架势,欠钱的人就摆出一副“你发达了,就应该帮衬帮衬乡里”的表情。

    这些年,魏然也借出去不少钱,还回来的钱却是一个子都没看见。

    张国杨嘱咐方秋芬和莳七做一顿好饭,然后就抬脚去了魏家,准备请魏然过来吃饭,顺便借钱。

    这些天,张家人吃了莳七做的饭,就觉得比方秋芬做的好吃多了,花样也多。

    方秋芬也乐得让莳七做饭。

    凭着做饭这个技能,倒是让方秋芬和张国杨对莳七的态度稍微好了一点。

    方秋芬是越来越觉得这个媳妇儿已经被打怕了,每逢看到她在自己面前伏低做小的模样,心里就一阵得意。

    她坐在厨房门口晒太阳,手里捧着一捧南瓜子在嗑。

    莳七瞥了她一眼,然后继续忙着手里的事。

    “你还别说,这瓜子还挺不错。”方秋芬难得夸奖莳七。

    莳七立刻做出受宠若惊的模样:“是吗,妈喜欢就行。”

    两个月前,方秋芬说想吃瓜子,但是不想去小卖部买,其实就是舍不得花钱。

    莳七就说可以把南瓜里的子弄出来晒晒,方秋芬一听就同意了,本来南瓜子都是掏出来喂猪的,现在还省了买瓜子的钱,她就夸莳七会过日子。

    其实只要投其所好,莳七在张家人心里的印象已经渐渐改观了。

    张国杨只买了一小块肉,却让莳七炒五六个菜出来。

    莳七想了想,将肉上的肥肉切出来,炸了点荤油出来,准备一会儿炒素菜。

    好容易按照张国杨的指标,将菜做了出来,天色已经快黑了。

    这个时候,张国杨领着魏然回来了。

    莳七连忙将饭菜都端上桌,她做的菜,色香味俱全,让人很有食欲。

    魏然眸底闪过一丝惊讶,飞快的瞥了她一眼,就看见她正低眉顺眼的站在那里,也不上桌。

    这种饭局,女人都是不上桌的。

    魏然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要是往常,家乡这边的情况,他都是尽量不多说的,可今天,他忽然就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婶儿还有弟媳都坐下吃吧。”

    张国杨连忙说:“她们不上桌,就咱们老爷们儿喝酒。”

    “没事,婶子也忙一天了,乡里乡亲的,别客气了。”魏然看向方秋芬,可目光实际上却是越过方秋芬落在了莳七的身上。

    方秋芬顿时就笑了:“还是大侄子知道疼婶子。”

    方秋芬都上桌了,莳七没道理不上桌的,她就低眉顺眼的坐在张广柱身边,一声也不吭。

    酒过三巡,莳七和方秋芬两人早就不吃了,就坐在桌边看他们喝酒。

    张国杨醉醺醺的开了口:“大侄子,你看啊,全村就你一个顶有出息的,自己凭本事考出去了,以后你就是城里人了,我家柱子要是能有你一点强,我都不愁了。”

    张广柱傻呵呵的抱着酒杯笑:“我魏然哥最厉害。”

    魏然单手捏着酒杯,唇角带着不深不浅的笑意,也不应声,他近乎病态白皙的脸颊上,因为喝了酒,而染上了两抹绯红。

    “柱子笨,好不容易有了个媳妇儿,可叔没钱给他办喜事啊!这让村里人以后怎么看他?”张国杨脸涨得通红,满嘴酒气,“大侄子,叔这辈子也没求过人,今天为了柱子,俺也豁出去了,大侄子,你能不能借点钱给叔?”

    魏然唇角的笑意不减,只是不说话,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早在张国杨来找他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一定是要和自己借钱了。

    吃饭的时候,张国杨就一直兜圈子现在终于开了口,虽然他明知道这笔钱,借出去就要不回来了,而且要是别人开口,他也就同意了。

    但是现在,他一想到那天在里屋隐隐压抑着的哭泣声,他忽然就不想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