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六)
    沉默了良久,张国杨忍不住咳了一声。

    就在此时,魏然缓声道:“叔,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今年我奶奶进了两次医院,花了不少钱,我手里也没什么现钱了。”

    张国杨又咳了一声,他把酒杯放下道:“哦,你也没钱了啊?”

    方秋芬一听就不高兴了:“大侄子,你怎么可能没钱呢?你可别是不想帮你柱子弟。”

    魏然脸上的笑意显得有些不冷不淡:“婶子要是不信,那我也没有办法。”说着,他站起身就告辞了。

    魏然走的时候,张国杨也没有送他,脸色十分不好看。

    方秋芬在一旁愤愤的骂骂咧咧:“狗屁,就是抠!发达了就翻脸不认人了!还文化人呢!哪个文化人都不像他这么忘本!想当年,他爹死了,他妈一个人带两老的,三小的,他都快饿死了!是谁给他一口吃的……”

    方秋芬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张国杨暴喝一声:“你闭嘴吧你!你还有脸说!当初要不是你跟魏小子他娘抢那几分地,他娘会被气进医院?”

    方秋芬被张国杨吓了一跳,缩了缩身子,不敢再开口了。

    “我看魏小子现在就是报复,报复你当年处处欺负他们家。”张国杨又猛地灌了口酒。

    “那现在怎么办?”方秋芬嗫嚅着嘴唇。

    张国杨冷笑一声:“还能怎么办?我明天再找旁人借看看,我就不信,离了他还办不成这喜酒了!”

    接下来这几天,张国杨就一直忙着串门,找人借钱。

    莳七算是发现了,因为方秋芬的关系,张家人在村里的人缘并不是很好。

    其实也不单单怪方秋芬吧,张国杨也有一定责任,方秋芬刻薄小气,什么事都要贪便宜,而张国杨则是死要面子,哪怕大家伙儿站在那里聊天,如果对一件事有什么分歧,张国杨是一定要说过别人的。

    早些年张家在村里算是首富了,日子过得很好,方秋芬生得第一个儿子夭折了,第二个儿子就是张广柱,倒是挺健康的,可惜是个傻子。

    三岁会走路,七岁才会说话,十一岁才断奶。

    村里人都是是报应。

    所以,张国杨这两天走门串户借钱,也就借到两百多块钱。

    中午吃完饭,方秋芬就嫌头疼,莳七便自告奋勇去喂猪了,猪圈盖在厕所旁边。

    莳七拎着泔水桶,一步一晃走到猪圈前,猪圈里那只老母猪一听见声音就知道是要吃饭了,冲着莳七直哼哧。

    莳七站在猪圈面前挽着衣袖,喂猪的时候,她最怕泔水弄到身上了,不止味道难闻,关键是弄脏了衣裳,方秋芬是不会让她洗的,因为她只有一件棉袄。

    隐隐约约的,莳七似乎听到有什么声音。

    她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站在院门前看着她的张广柱,遂又低下头继续给猪喂食。

    声音越来越近了,莳七回眸一看,正好看见魏然举着手机,一边讲电话,一边走了过来。

    张广柱连忙笑嘻嘻和他打招呼:“魏然哥。”

    魏然这才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张广柱和正在喂猪的莳七,他朝张广柱微笑着点了点头。

    张广柱傻呵呵的笑着,忽然一拍脑袋:“魏然哥你等等,我有东西要给你。”说完,转身就跑进了院子。

    魏然只得停下脚步,莳七看了他一眼,便继续喂猪。

    “等以后的吧。”

    莳七隐隐听到魏然对着手机说了一句,她低着头,又听到他似有些不耐烦的声音传来:“你别来了,赶紧回去,我还有事,先挂了。”

    魏然挂了电话之后,看了眼莳七,忍不住抿了抿薄唇,走上前微笑道:“弟妹在忙呢?”

    莳七不冷不淡的答应了一句,废话,她不在忙,难道在这里冥想吗?

    魏然冷不丁碰了一鼻子灰,却还是忍不住和她说话:“还不知道弟妹叫什么呢?”

    莳七轻笑一声:“有必要吗?”

    魏然眸底微微一怔,旋即笑了笑:“有必要。”

    “哦,我倒是不知道,你们这里,竟然还有人在乎我叫什么,我还以为所有人都当我是个生育机器呢!”莳七放下手中的瓢,转身凝着魏然,面无表情,“多嘴问一句,魏先生不借钱给张家,是怕良心不安么?”

    魏然薄唇紧抿,脸上的笑意渐渐有些消散。

    紧接着,莳七冷笑一声:“那倒是不必了,良心是什么东西?不过是深夜辗转反侧之际的一颗定心丸罢了!我以为魏先生是个文化人,所受的教育应当明白这个村子里买卖人口这件事有多荒唐!难道魏先生要说这些年你都不知情吗?不好意思,实在是没什么说服力。”

    魏然怔怔的看着眼前气场大变的她,竟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如果魏先生并不打算完全制止这件事,那也没有必要用借钱这个幌子来达到自我良心安慰的目的,没什么意思的。”莳七一瞬不瞬的凝着魏然,唇角的讥讽更甚几分。

    莳七说完,便转过身拿起水瓢,舀起泔水继续喂猪了。

    魏然的目光凝着她的背影,半晌也不曾移开。

    她说的很有道理,可是……他不想借钱给张国杨,并非是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得到安慰。

    他只是一想到这钱借出去,是为了给她和张广柱那个傻子结婚用的,他心里就不太舒服。

    魏然抿了抿薄唇,正要开口,就在这个时候,张广柱从院门里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木头雕刻的小老虎:“魏然哥,这个送你,我雕了好几个月呢!”

    魏然接过小老虎,唇角挂着不深不浅的笑意:“谢谢了。”

    “魏然哥,你什么时候再教我调别的吧。”张广柱傻呵呵的笑着。

    魏然微微一笑:“有空的吧。”

    木雕,还是他十几岁的时候教张广柱的,没想到傻子的世界还是一如既往的单纯,可他呢?早就变了。

    变得他自己都不认识了。

    他不喜欢笑,可是不得不笑,笑到现在,微笑已经成了他脸上的面具了。

    莳七喂完猪,拎起泔水桶,一声不吭的就往回走。

    她能感觉到那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没有拎泔水桶的手,忍不住捏紧了衣袖,今天这么对魏然,不知道能不能达到想象中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