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十一)
    余晴晴闻见奶奶身上那股子老年人的腥臊味,不由用手遮了遮鼻子。

    魏然薄唇微抿:“奶奶我扶你进去躺着吧。”说着,就扶着她进去了。

    孙春玉做了好一桌饭欢迎余晴晴的到来,余晴晴吃了几口就不吃了,说是饱了。

    余晴晴笑眯眯的当着全桌人的面对魏然说:“我爸那天还问我,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呢,我说我得来问问你。”

    奶奶立刻咧着没了牙的嘴呵呵笑:“然子终于打算结婚了?”

    魏然低低咳了一声,余晴晴是他所在的那家私人公司老板的女儿,在公司就对他强追猛打。

    他一开始也没有拒绝,确实是打算和她交往的。

    毕竟她除了娇气一点,其他的,他都能接受。

    如果能在城市彻底扎根,他跟谁结婚都没问题,反正余晴晴倒也不是真的喜欢他,只不过是因为一向高高在上的小公主,生平头一回在自己这里碰了钉子罢了。

    两人还没有明确关系,主要也是魏然还没同意的时候,余晴晴就将两人的事情闹得全公司都知道,魏然就不太舒服了。

    全公司的人都说他吃软饭,勾搭上老板的掌上明珠,等着上门呢。

    “我还没有结婚的打算。”魏然淡淡道。

    他的话音刚落,奶奶脸上期盼的神色顿时就暗淡了下来。

    莳七听说魏然的女朋友在魏然家住了下来,她心中有些惊异,又有些犹豫,魏然都有女朋友了,自己再上去勾搭,这是不是小三?

    而且魏然有了女朋友,还接受自己的勾搭,他是不是个渣男?

    余晴晴来的第三天,魏然的奶奶就住院了。

    人上了年纪,身体就不太好,一般冬天是最难熬的。

    莳七听说这件事的时候,这件事已经过了好几天了,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眼看着春天了,莳七和张广柱结婚也有两个月了,方秋芬就盼着莳七能早点怀孕,可惜她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

    倒是同村的金曼,早产了。

    孩子七个月大的时候,就要生了。

    金曼哪怕早产,也没有去医院生,那家人舍不得花钱,只请了几个会接生的大妈,去帮忙接生。

    莳七那一天都心神不宁的,她怕金曼撑不过去。

    好险在傍晚的时候传来了消息,金曼生了个女儿。

    莳七听到这个消息,总算松了口气,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她跟方秋芬说,想去看看金曼,方秋芬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有什么好看的?你有这闲工夫,不如多操心操心你自己。”

    莳七低了低头,乖顺道:“是,我知道了。”

    方秋芬这是不舒服自己还没怀上了。

    莳七知道不能耽误了,她天天给张广柱灌水,张家一家人都盼着她能怀孕,可是她要是长时间怀不上,恐怕日子就要越来越难过了。

    于是,莳七这些日子,一直在准备着逃跑计划。

    她身上没钱,哪怕顺利逃下了山,她也不敢去县里报警,因为……

    所以,她如果能顺利的逃下山,最起码得坐车去市里,去了市里,才算是彻底逃脱了这些人的控制范围。

    要知道,整个县,并非只有这一两个村买媳妇儿,有的县里的人,也会买。

    莳七意识到这点之后,就偷偷注意张家一般将钱藏在了哪里。

    她打算顺点路费走。

    经过她几天的观察,终于发现方秋芬会把钱藏在放衣服的大箱子里,箱子上有锁,钥匙挂在方秋芬的身上。

    她想了想,可以用妩姬的幻药,将张家一家人都弄昏迷。

    昏迷其间,他们会做梦,梦见自己最近最想做的一件事,时间可以持续二十分钟到四十分钟。

    也就是说,她最起码要在二十分钟到四十分钟里走出村子。

    就在她筹谋这一切的时候,张国杨忽然急匆匆的从外面回来:“然子他奶死了。”

    方秋芬一愣,旋即立刻不情愿道:“这又要上份子了!”

    张国杨也不耐烦的道:“已经到村口了,赶紧换衣服走。”

    方秋芬看了外头正在做饭的莳七,愣了愣,按道理,这村里都是沾亲带故的,他们俩个人都要去,而柱子也要去,总不能将媳妇儿单独留在家里。

    她也不放心。

    毕竟还没怀上,要是怀上了,还好说。

    “那柱子媳妇儿怎么办?”方秋芬问道。

    张国杨愣了愣:“让她跟着一起去吧,你仔细看着点就行了。”

    于是,莳七就跟着张国杨他们一起去了魏然家,家里正在忙里忙外的布置灵堂。

    莳七站在门口,远远的看见一帮人推着平板车过来了,魏然在前头走了,面无表情,他的身后是用手捂着嘴,哭哭啼啼的余晴晴。

    丧礼办了三天,这三天里,莳七本来打算趁机逃跑的,可是没想到,方秋芬竟然比以前对她还要警惕一些。

    下葬那天,莳七也跟着去了。

    魏然这些天,脸上都没有一丝表情,虽然没有表情,可莳七还是察觉到了他的悲伤。

    余晴晴在一旁哭得上起步接下去,可是眼底却没有任何伤感,眼泪只是浮于表面的演技。

    周围的人都忙着安慰余晴晴,反倒是真正死了亲人的魏然,面无表情的站在旁边。

    莳七忍不住轻笑一声,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死的人事余晴晴的亲奶奶呢。

    魏然的奶奶死了,他准备带着全家离开这个贫瘠的小山村了,从前也都是奶奶舍不得这里,所以他妈妈才会留下来的,现在奶奶没了,他正好也早就厌恶了这个山村,准备离开了。

    和这里永远划伤分界线。

    魏然的妈妈和弟弟已经先行去了市里的宾馆住下了。

    魏然自己留下来打算收拾收拾后就走了,余晴晴为了表现自己,所以自告奋勇的也留了下来。

    魏然眼底泛着冰冷,不过到底也没有拒绝她。

    那天,莳七正在猪圈前面喂猪,远远的就看见魏然一边打电话,一边走了过来。

    他面无表情的路过莳七,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莳七也不看他,就在他路过自己的一瞬间,脚边忽然飞过来一个揉成团的纸团子。

    莳七心中一跳,下意识的将纸团子踩在了脚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