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十二)
    魏然低了低眸,唇角扬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然后渐渐走远。

    莳七脚下踩着那个纸团子,若无其事的喂完猪。

    “念之。”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清婉的女声,莳七心中一跳,猛地回眸,正对上金曼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而金曼的身后,还站着一个短头发的女人。

    莳七下意识的捏紧了手里的瓢,状若无意的笑了笑:“金曼姐。”

    不知道金曼看到了多少,那边有个草垛,刚才事发突然,竟然没有注意到。

    金曼指了指身后那个短头发的女人,微笑着对莳七道:“这是志勇的媳妇儿,汤思凡。”

    汤思凡看上去已经三十好几了,乍一看,和山里妇女没什么两样,不像她和金曼,骨子里还有未脱的城市气息。

    莳七对她有些印象,她前些日子作为新媳妇儿出去拜年的时候,见过她一面。

    汤思凡被拐卖到这个山里,已经有七八年了,生了三个儿子,现如今在村里,几乎已经没有人拿她当外人看了。

    “思凡姐。”莳七笑着和汤思凡打了个招呼。

    汤思凡也冲她笑了笑,毕竟都是被拐卖来的,心里总归是有些亲切的。

    “金曼姐还没出月子呢吧。”莳七关切的问道。

    金曼脸上溢出一丝苦涩:“是啊,闲不下来的。”

    莳七心里顿时有些不是滋味,哪怕金曼生了个儿子,她婆家都不一定这么对她。

    金曼、汤思凡两人和莳七说了几句场面话,就离开了。

    汤思凡警惕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旋即压低了声音道:“如果真能让魏然往咱们家里传递消息就好了。”

    金曼抿了抿唇:“就是不知道他肯不肯。”

    汤思凡忽然轻笑一声:“你没看刚刚那个江念之已经将他拿下了吗?啧啧,长得漂亮就是好。”

    金曼听到她这句话,顿时蹙了蹙眉。

    莳七目送着两人离开,心跳才渐渐恢复正常。

    她抬眸看了一下四周,确认这回周围没有旁人了,她才松开手里的水瓢,装作捡水瓢,顺带着将脚下踩着的纸团子一并捡了起来。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方秋芬正好从院门走了出来。

    “怎么这么磨蹭?”方秋芬不大耐烦的说。

    莳七立刻装作惶恐的低头:“已经好了。”

    方秋芬冷哼一声,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往回走。

    中午做饭的时候,莳七终于寻了个机会将纸团子拿出来看了,映着通红的炉火,她几乎一目十行。

    魏然在纸上说了,他在张家猪圈旁边的草垛那里埋了一个纸盒子,泥土上有一片树叶,树叶上压着一块石头,凭着这个记号,可以找到那纸盒子。

    他还说,纸盒子里的东西,晚上吃饭的时候给张家人服下,可以让他们昏睡十五个小时。

    莳七飞快的看完纸上的内容,除此之外,魏然让她凌晨三点之后去找他,他第二天一早就带她走。

    莳七将纸上的内容连着看了两遍,确认自己没有一处记错的,这才将纸揉成团,扔进了灶膛的炉火里。

    她在心里算了一下,魏然给的药,可以让张家昏睡十五个小时。

    而他让自己凌晨三点之后再去找他,张家每天下午五点左右吃晚饭,傍晚五点到凌晨三点,已经过了十个小时。

    她猜想,魏然应该是打算让自己藏在他准备运下山的家当里吧。

    如果是这么走的话,魏然最多早上六点之后才会动身,假设六点离开村子,这个时候药效还剩下五个小时。

    魏然要运东西走,必然快不了,正常下山需要两个小时,而魏然要运家当来掩人耳目的话,速度一下子就被拖下来了,下山就从两个小时变成了三个小时以上。

    整个过程需要十三个小时,这其中还不包括其他突发情况。

    莳七抿了抿唇,这是个绝好的机会,如果抓不住,不仅逃不走,而且连魏然的下落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下午的时候,莳七还是一切如常,每天干嘛,今天还是干嘛。

    不会太过于殷勤惹人怀疑,也不会太过于冷漠让张家一家反感。

    度日如年一般,莳七觉得,这恐怕是她过得最漫长的一天了。

    傍晚的时候,莳七终于找了个机会出去上厕所,因为猪圈就是在厕所不远处。

    冬天的天色总是黑的比较早,四点多的时候,太阳就快落了。

    家家户户都忙着开始做晚饭了,而且天冷,反而没什么人出来,都窝在家里了。

    莳七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任何人,这才在草垛旁蹲了下来,魏然标的记号不太显眼,她找了一会儿才找到。

    东西埋得不深,她就拿着做标记的那块石头,将纸盒子挖了出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藏进了衣袖里。

    做完这一切,莳七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

    真是够刺激的。

    做晚饭的时候,莳七悄悄将药粉洒进了一盘荤菜里,药洒在荤菜里保险一点。

    一般来讲,张家做饭,其实就一顿,而且晚上吃的就是中午的剩菜。

    但是剩菜就一道,莳七总不能一口不吃,这样会惹他们怀疑的。

    所以莳七宁愿被方秋芬骂几句,也不愿冒险。

    果然,晚饭端上桌的时候,方秋芬一看见莳七烧了一道荤菜,立刻就骂骂咧咧的。

    莳七低着头,也不敢吭声。

    “败家娘们儿!真要是让你当家,家都要被你败光了!”方秋芬光骂还不嫌解气,拿着筷子使劲的戳着莳七的胳膊。

    莳七也不躲,就任由她弄。

    临了最后,才小声说一句:“今天是我生日。”

    方秋芬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呸,你还当你是大小姐呢!嫁到俺们这里,就甭想过生日!今晚你别想吃饭了!自己反省去。”

    不吃饭更好,还正好趁了莳七的心思。

    方秋芬不过是心疼肉罢了,她将那盘土豆烧肉扒拉扒拉,分到了她自己、张广柱和张国杨的碗里。

    莳七就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吃。

    吃晚饭,莳七主动的上前收拾碗筷,方秋芬冷哼一声,不过到底没说什么。

    方秋芬没过一会儿就哈欠连天了,她走到院门口,将大门上了锁,然后就爬上床了,张国杨和张广柱也不例外。

    冬天,山里人睡得本来就早,也没人觉得有哪里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