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七十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十三)
    约莫着过了半个多小时,就鼾声震天了。

    莳七抿了抿唇,猛地将堂屋的凳子踢翻了,堂屋传出一声巨响,结果张家一家人睡得就像死猪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莳七这才放下心来,她走到方秋芬那屋,从她枕头下顺利的拿到了院门的钥匙,然后就坐在堂屋,点了一盆火,怀里揣着镜子,等着凌晨三点快点到。

    傍晚的时候,魏然去草垛那里瞧了一眼。

    石头被丢在一旁,东西明显已经被人挖走了,那里还被人刻意用石头在地上划了jnz三个字母。

    魏然忍不住轻笑一声,她这是怕自己误会东西被别人拿走,所以刻下自己名字的首字母,让他安心的。

    回去的路上,他的唇角一直都是上扬的。

    只是到了家,一看见余晴晴那张满含怨气的脸,他的好心情霎时间荡然无存。

    “魏然,我饿了。”

    魏然冷淡的瞥了她一眼:“饿了就自己想办法。”

    余晴晴立刻瞪大了双眼:“你怎么这样啊!”

    魏然没有理她,自顾自走进了房间,家里值钱的东西早就被搬走了,他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带她走的。

    余晴晴见魏然根本不理自己,她又很饿,便气冲冲的打了个电话给孙毅:“喂,你赶紧过来做饭给我吃,我都快饿死了,魏然他也不管。”

    孙毅挂了电话后,就立刻打电话给了魏然:“哥,我现在过去?”

    魏然淡淡答应一声:“你都安排好了吧。”

    孙毅笑了笑道:“安排好了,哥你放心。”

    孙毅的家在隔壁村子,但他这回是从山下镇上来的,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了,余晴晴正坐在那里和魏然冷战。

    她从来没受过这种委屈,从前都是别人上赶着巴结她,哪有她巴结别人的!

    孙毅给余晴晴带了一点吃的,余晴晴一看就嫌弃菜色不好,刚吃了一口,就猛地呸了出来。

    “这什么菜啊!还是人吃的吗?”余晴晴气得将筷子扔在地上。

    孙毅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魏然,然后自己上前将筷子捡了起来。

    “不满意就滚吧。”魏然忽然开口,眼底都是冷意。

    余晴晴一愣,紧接着就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道:“魏然你赶我走?”

    “是。”魏然一点都没有犹豫,立刻就承认了。

    余晴晴气得脸色通红:“你!你!”

    “我怎么?洗耳恭听!”魏然冷然道。

    “我自问对你都不错的了,这种穷山沟,要不是为了你,我能来这里受罪?我来之前我爸都心疼我,说你要是还不答应跟我结婚,就开了你,我告诉你,我们家公司要是开了你,整个k市,都没有人敢再聘你去工作!”余晴晴神色激动的喊着。

    魏然的薄唇骤然勾起一抹冷嘲:“这次回去,我就辞职。”

    余晴晴猛地一愣,她本来就是想吓吓魏然,根本没想到他居然说要辞职。

    但是她现在已经下不来台了,孙毅站在旁边就像个死人一样不吭声,他哪怕说点好话,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她还是愿意收回刚刚的话的。

    “如你所愿了不是麽?反正不管是你,还是你家公司,我都不稀罕。”魏然眼底溢出一丝讥讽。

    余晴晴的理智被他这一句话彻底搅和了,她气得浑身发抖,手叉腰指着魏然骂道:“不就是死了个奶奶吗?你整天摆着一张臭脸给谁看啊!你当我真稀罕……”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啪”的一声,魏然目光凌厉的狠狠打了她一巴掌。

    “你再说我奶奶一句试试!”

    余晴晴从来没受过这么大的屈辱,她的眼泪立刻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行!你等着,我现在就回去让我爸开了你。”

    孙毅看了魏然一眼,立刻追了上去,余晴晴哭个不停,嘴里还不住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晴姐,我车在村口呢,我送你吧。”

    余晴晴也不听他的,只是一面哭,一面往前走。

    孙毅便在前面带路,两人终于到了村口。

    孙毅的车也就是一辆破旧的马自达,开起来声音特别大。

    晚上的山路不好走,余晴晴是铁了心要下山,孙毅也只好带着她骑车假装往山下走,实际上则是将她带去了村子外的一个小木屋里。

    魏然家里的动静闹得不小,村里就有人披着衣裳出来看热闹,余晴晴哭哭啼啼的样子,被好几个人看见了,魏然装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事,孙毅追去了。”说着,自己也假装往村口走。

    看热闹的人等了一会儿,就回去了,因为太冷了,也不知道热闹中的主人公什么时候回来。

    只是回去和自家人嘀咕几句:“这城里媳妇儿也不好,看然子那样子,怕是压不住。”

    “那可不,婆娘不听话,可有的他受的,这福不是谁都能消瘦的起的。”

    村里看热闹的人渐渐散去了,再也没有旁人的时候,魏然脸上那赧然的笑意霎时间荡然无存。

    他眼底满是冷漠,缓缓往回走。

    他安排孙毅将余晴晴带去前些日子让孙毅搭的一个小木屋,并给了他一点药,等明天他们都走了,孙毅再带着余晴晴下山。

    魏然沉沉吐出一口气,其实也有一种铤而走险的办法,现在就可以偷偷带着江念之逃走,但是风险太大了。

    只是回去和自家人嘀咕几句:“这城里媳妇儿也不好,看然子那样子,怕是压不住。”

    “那可不,婆娘不听话,可有的他受的,这福不是谁都能消瘦的起的。”

    村里看热闹的人渐渐散去了,再也没有旁人的时候,魏然脸上那赧然的笑意霎时间荡然无存。

    他眼底满是冷漠,缓缓往回走。

    他安排孙毅将余晴晴带去前些日子让孙毅搭的一个小木屋,并给了他一点药,等明天他们都走了,孙毅再带着余晴晴下山。

    魏然沉沉吐出一口气,其实也有一种铤而走险的办法,现在就可以偷偷带着江念之逃走,但是风险太大了。

    他安排孙毅将余晴晴带去前些日子让孙毅搭的一个小木屋,并给了他一点药,等明天他们都走了,孙毅再带着余晴晴下山。

    魏然沉沉吐出一口气,其实也有一种铤而走险的办法,现在就可以偷偷带着江念之逃走,但是风险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