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十五)
    下山的时候,魏然让司机尽量在安全的范围内以最快的速度下山。

    紧接着,他就打电话给孙毅,让他带着余晴晴下山。

    因为余晴晴呆的小木屋不在村子里,所以只要小心一点,就不会有人看见她。

    “要去报案吗?”

    虽然莳七已经不再紧张的颤抖了,但是魏然还是没有松开紧握着她的手。

    莳七沉默片刻,旋即道:“我想先联系我舅舅。”

    魏然尊重她的选择,将手机递给了她,莳七接过手机后,魏然已经没有理由再抓着她的手了,他只得松开了她的手。

    要说这世界上还有人挂念着江念之的话,恐怕就只剩下她的舅舅了。

    她失踪这么长时间,舅舅一定急坏了,而且他一定报案了。

    电话响了几声就通了。

    “喂?哪位?”电话那头传来周安平满是疲惫的声音。

    莳七轻唤了声:“舅舅,是我。”

    周安平一个激灵,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眼底满是难以置信:“念念?”

    “是。”

    “你现在哪里?安不安全?我现在就去接你。”周安平一面说着,一面大步往门外走。

    江念之的舅妈李璇从卧室走了出来:“怎么回事?”

    “念念找到了,她来电话了。”

    李璇也是一震,脸上顿时溢满了狂喜:“真的?”

    莳七讲完电话之后,便将手机还给了魏然。

    “我舅舅早已经报案了。”

    魏然沉吟片刻道:“县里也不安全,保险一点,我们直接去市里。”

    莳七点了点头,她也是这么觉得的。

    几乎是刚到山脚下的时候,魏然的手机又响了,不是周安平打来的,是村里的座机。

    “要接吗?”莳七轻声问道。

    魏然沉思一会儿,按下了接听:“喂。”

    “然子,你媳妇儿呢?”电话那头传来村长阴沉的声音。

    莳七心中一颤,下意识的看了眼魏然,魏然则是安抚的握紧了她的手:“在车上睡着了,怎么了葛叔?”

    村长顿时冷笑一声:“然子,你摸着良心问问你自个儿!从小到大,村里人对你不孬啊!你爹死的早,要不是村里人接济,你娘能把你们兄妹三个拉扯大?还把你送进了大学,你良心都被狗吃了,这是要全村人断子绝孙啊!”

    魏然听了他的话,眼底骤然泛起一阵冰冷,但他的声音还是温润的好听:“葛叔你说什么呢?我没听明白。”

    “放你娘的狗屁!”村长骤然暴喝一声。

    魏然眉目淡漠,只是愈发的攥紧了莳七的手。

    电话那头吵吵闹闹的,不一会儿,一个声嘶力竭的女声哭喊着:“魏然救我,魏然求你救救我!”

    魏然眉心紧蹙,莳七也是眼皮一跳,怎么会是余晴晴。

    余晴晴哭来哭去就是那两句话,村长猛地一脚踹开她,然后揪过一旁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孙毅:“你来跟他说。”

    孙毅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对着电话说道:“哥……”

    魏然额间青筋暴起,压抑着心底的愤怒:“不是都安排好了?”

    孙毅哭丧着脸,回头狠狠瞪了一眼余晴晴:“还不是那个女人,下山的时候作死。”

    本来他们紧跟着魏然后头下山,是不会被村里人发现的。

    但是余晴晴大早上发疯,非要去找魏然,说要让他亲自道歉。

    孙毅本来是想将她打晕拖走的,没想到余晴晴竟然拿包对着他的后脑勺狠狠的砸了几下。

    余晴晴的包里面也不知道是不是撞了地雷,特别重,孙毅被她砸得头晕眼花,他都怀疑自己要得脑震荡了。

    就这样几番耽误,他好不容易将余晴晴哄好了下山。

    而这个时候,张家一家人醒了,满村的找江念之,村里人一听说张家儿媳妇儿不见了,立刻全村出动找人。

    村里人分成了三波,一帮人在村里挨个角落里找,一帮人沿着下山的路往下追,最后一帮人则在山林间找人。

    下山的那一帮人在路上围住了孙毅和余晴晴,几个人一看见余晴晴,登时就愣住了,她不是跟着魏然走了吗?怎么还在山腰上?

    余晴晴此时还没有意识到危险,拉住其中的一个人说:“带我回去找魏然!”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孙毅恨不得当场砍死余晴晴!

    村里人绑着孙毅和余晴晴就回了村子,盘问之下,立刻就理清楚了情况,就在这个时候,汤思凡拉住了金曼,小声道:“魏然带走的那个女人,是江念之吧!”

    金曼抿着唇,半晌才道:“她会回来救我们的。”

    汤思凡脸上的神色顿时狰狞起来,她猛地推开金曼,大笑道:“别天真了,她不会回来了。”

    金曼转身就走:“她一定会回来的。”

    “你都知道是不是?”汤思凡脸上的表情骤然诡异起来,她一把拽住金曼的胳膊不让她走。

    金曼挣扎了几下,却挣不脱她的手劲:“思凡姐,你要相信念之不会放任我们不管的。”

    “放屁!”汤思凡的声音陡然拔高,引得全村人侧目。

    金曼下意识的就拉住了汤思凡的衣袖,没想到汤思凡猛地甩开她,将她狠狠推到在地,然后扬声道:“张家媳妇儿逃走这件事,寿子媳妇儿是知道的!”

    金曼一听她的话,心跳顿时漏了半拍。

    “你跟大家伙儿说说吧。”汤思凡表情极其狰狞。

    金曼低着头咬着唇不说话,她男人气得暴跳如雷,上前一脚狠狠踹在她的心口,金曼还没有出月子,登时一口血吐了出来。

    “贱婆娘!”

    村里人都在指责金曼,她男人就更愤怒了,当场抄起地上的扫帚,往死里打金曼。

    魏然挂掉电话,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不能回去,回去的话,那帮人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情来。”莳七反手紧紧握住了魏然的手。

    莳七拿起手机给周安平打了过去,周安平说让她放心。

    她和魏然两人在市中心一家连锁酒店住下了,魏然的手机不时的响着,村长威胁他要是不将张家媳妇儿送回去,他们就打死余晴晴和孙毅。

    魏然便和他们周旋拖延时间。

    村里人也怕,怕江念之真的逃出去之后,把事情捅出去,好几年前,他们那里也跑掉了一个媳妇儿,买过来都十年多了,生了两个儿子一个闺女,最大的都九岁了,村里人对她的警惕慢慢就松了下来,没想到她还是逃了出去。

    不过幸好的是,那女人逃走后,并没有报案,但是卖媳妇儿的那帮人,为了警告他们村子,连续五六年不卖媳妇儿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