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十六)
    他们在酒店等了一天,江念之的舅妈李璇和她的表弟周逡率先赶了过来。

    李璇一看见莳七的时候,眼泪就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念念受苦了没?让妈妈看看。”

    江念之因为父亲江阴二婚的原因,和舅舅一家关系特别好,李璇更是宠着她,自己没有女儿,就把江念之当亲女儿养,所以才会自称是江念之的妈妈。

    “瘦了!瘦了!”

    莳七笑了笑:“没事,幸好逃出来了。”

    李璇本来已经止住了的眼泪,在听到她这句话的时候,又掉了下来。

    周逡也红了眼,莳七只能抱了抱比她高了足足一个头的小表弟:“哭什么,你都多大了?”

    周逡弯着腰,将脸埋在莳七的脖颈间,哽咽道:“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魏然站在一边,见到这样的情景,忍不住眯了眯狭长的眼眸。

    “呸呸呸,胡说什么!”李璇一把拉开周逡,狠狠瞪了他一眼。

    莳七心中还挂念着仍在火坑的金曼,遂问道:“舅舅呢?”不是说他也会过来吗?总觉得周安平在这里坐镇,她会安心一点。

    “妈妈跟你说。”李璇紧紧攥着莳七的手,两人在床边坐下。

    “你失踪后,你舅舅都快急死了,就去报了案,你爸倒好,不急不慢,还说什么你是出去鬼混去了,你舅舅当场就把你爸狠狠揍了一顿……”

    李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周逡打断了:“妈你说重点。”

    李璇这才反应过来:“哦哦对,你昨天来电话,你舅舅就去公(安)局了,昨天你给的信息特别有用,公(安)局也很重视,现在整个案件就和之前全国重大的人口拐卖案连在了一起,交由省厅处理,因为跨省抓人,要走程序的,所以你舅舅要明天才能和警(察)一起过来。”

    魏然到了两杯茶,放在了李璇和周逡面前。

    李璇这才注意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你就是救了我们家念念的人吧?”

    魏然微微一笑:“我叫魏然。”

    李璇连忙握着魏然的手,不停的感谢他救了莳七,热情的让魏然险些招架不住。

    莳七抿了抿唇,明天才能过来,村里那些愚民应该还不至于到杀人的地步,但是金曼他们就要受罪了。

    李璇刚和莳七重逢,舍不得她,所以就直接在莳七的房间住下了,而周逡则是又单独开了一个房间。

    第二天早上八点的时候,房间门被敲响了。

    正好李璇的手机也响了,是周安平,他现在就在门口。

    李璇连忙去开门,进来的不止周安平一个人,还有三个便衣。

    周安平一看见莳七的时候,立刻就上前将她抱住了:“让舅舅看看,有没有受伤,那帮畜生有没有欺负你?”

    莳七摇了摇头:“没事的舅舅。”

    周安平身后的便衣轻咳了一声,周安平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简单介绍了他们。

    三个人,两个男人是便衣,那个女人是心里疏导。

    “暂时是由我们来问你,你放心,只要你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们,我们一定联合当地警方,将山上被拐卖的妇女都解救出来。”其中一个戴着墨镜的便衣说。

    莳七点了点头:“那你们问吧。”

    另一个便衣立刻拿出本子和录音笔开始记录。

    莳七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说了出来,包括具体位置,村里有多少人等等。

    她本来不想将魏然牵扯进来的,但是因为她没办法解释自己怎么逃出来的,于是魏然便主动上前解围。

    “我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这些年也很少回家,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去,每次也呆不了几天,这次我奶奶死了,所以待的时间长了一点。”

    便衣挑着眉:“你就一直都不知道村里这些勾当?”

    魏然摇了摇头:“不太清楚。”

    便衣冷笑一声,显然不相信魏然的说辞,但是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个时候。

    他又问了魏然其他关于村里的信息,魏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临了,便衣将东西收了起来,然后对魏然道:“我们需要一个当地人做向导。”

    魏然早就猜到了会有这么一点,他一点也不惊讶,便答应了下来。

    便衣又对莳七道:“你放心,我们一定尽快将她们救出来,你就在这里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便衣走的时候,带走了魏然。

    莳七跟着走上前,魏然低头对她微微笑道:“没事,等我回来。”

    莳七点了点头,目送着魏然和便衣们走了。

    便衣虽然走了,但是却给莳七留下了那个心理疏导,女人的微笑如和煦的春风,让人一阵心安。

    “我叫谢萧,你可以叫我萧萧姐。”

    莳七微微颔首:“萧萧姐。”

    谢萧怕莳七会留下心里问题,于是便笑着和她聊天,在聊天的过程中,她惊讶的发现,这个名叫江念之的受害者,心理素质非常强大。

    不是故作防备的风轻云淡,而是这场拐卖,对她的心里影响并不是很大。

    谢萧惊讶的看了她一眼,结束谈话的时候,她又对莳七微微一笑:“如果你想要倾诉,随时可以找我。”

    紧接着,她给了莳七一个手机号码:“不止是现在,以后都可以。”

    莳七笑了笑:“谢谢萧萧姐。”

    她好歹也是学过心理学的人,要不然这近一年的被人当成畜生一样关在山里,她恐怕也受不了。

    所以,她现在无比庆幸自己在当沈攸的时候,学了心理学,能对自己进行心理调节。

    “对了,多嘴问一句,江小姐是不是学过心理学?”谢萧笑着问道。

    李璇在一旁立刻就道:“没有啊,念念大学读的是金融管理。”

    谢萧微微一笑:“哦,是这样啊。”

    莳七在酒店等了一个星期,警方那边还是没有消息,周安平不时的安慰她:“没事,警方在布局,要一网打尽的。”

    她怕,怕金曼和孙毅会被打出个好歹来。

    又等了一个星期,终于传来了解救成功的消息。

    莳七悬了整整半个月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特意去看了,金曼被救护车从山上运下来,她看见莳七的一瞬间,就虚弱的笑了。

    莳七看着她的嘴型,看懂了她的话:“谢谢你。”

    金曼被打得不成人形了,浑身上下没一块好皮,莳七心底泛起一阵酸涩,目送着金曼的救护车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