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十七)
    汤思凡被解救出来的时候,根本不敢看莳七。

    莳七则是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余晴晴被两个便衣护送着下来的时候,眼睛都哭肿了,脸颊也肿的高高的,明显是被打了。

    无妄之灾也是自己作出来的。

    她在山上看见来解救他们的警(察)时,顿时欣喜若狂。

    魏然当时也上山了,她一下子就扑了上去,哭着道:“魏然,我好怕。”

    魏然冷漠的推开了她,眼底满是厌恶。

    下山的时候,魏然一眼就看见了等在那里的莳七,他大步流星的走上前,正准备跟她说话,没想到余晴晴哭哭啼啼的跟了过来。

    “魏然,我不让我爸开掉你了,你别生气了。”

    魏然心头一阵烦躁,他转身正要开口,却见莳七笑盈盈的挽住了自己的手:“余小姐还是去找随行的医生看看吧,瞧瞧这小脸,都跟猪头一样了。”

    魏然低眸看着她,听到她一本正经的说这话时,忍不住低笑出声。

    莳七趾高气昂的挽着魏然的手转身就走。

    魏然也没有挣脱,反而伸出手将她的手攥在了掌心。

    直到走出了余晴晴的视线,莳七才放开魏然的胳膊,没想到魏然还攥着她的手不放。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莳七低了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

    魏然抿唇笑了笑:“工作也没了,无业游民一个。”

    莳七心中一急,人家毕竟是因为自己才这样的,而且今天要是分别了,谁知道以后相隔多远还能不能见到了。

    “我让我舅舅给你安排给工作吧。”

    刚说完这话,莳七就后悔了,像这种山窝里飞出的凤凰男,一般都是很高傲的,自己这样说话,不知道有没有让他觉得不舒服。

    魏然一怔,低眸瞧着她。

    其实这话,要是余晴晴说出来,或是其他任何一个人说出来,他都是会生气的。

    但是从她嘴里说出来,他竟是半点也不生气。

    “好啊。”魏然弯着眉眼笑。

    接下来的事情,莳七就不管了,除了要做笔录或是指控村里人参与买卖人口的时候出庭就行了。

    周安平给她聘请了一个律师,接下来的事,除非必然要她出面,否则都是由律师全权代理的。

    江念之找到了的消息,江家人当然也都知道了。

    周安平一直生气在江念之失踪后,江家人找人的积极度不高,所以这次回家,舅舅一家人都来帮她撑腰了。

    莳七坐在车中,心里冷笑一声,当然了,不管是陈安寒还是江韵,看中的都是她的财产,还有她和许逸明的婚事。

    就连她的亲生父亲江阴,心都已经偏得没边了。

    江家人来接机了,江韵看见莳七的一瞬间,眼底闪过一丝恨意。

    到底还是火候浅了些,不如她妈陈安寒,哭得眼睛都肿了:“念念受苦了,快让阿姨看看,那些人真是把你糟蹋了。”

    莳七挑了挑眉,她可从来没说张家人怎么糟蹋自己的。

    陈安寒就率先将脏水泼到了自己身上。

    江阴本来脸上还有些担忧的,但是一听见陈安寒自称阿姨,他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

    “回来就行。”江阴冷哼一声,一副严父的模样,但是目光还是忍不住落在莳七身上。

    周安平气得猛地一步上前,莳七连忙拉住了他。

    “舅舅,我们走吧。”

    陈安寒擦干眼泪,殷勤的上前挽着莳七,江韵被陈安寒瞪了一眼,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她上前牵起莳七的手,笑眯眯道:“姐姐终于回来了,平安就好,这段时间,可把爸爸妈妈急坏了,就连逸明哥哥也急得瘦了不少呢。”

    这个时候,莳七要是不装一下,都对不起她们的演技。

    “逸明还好吗?他怎么没来呢?”她眉目间满是担忧。

    江韵眼底掠过一丝得意,旋即甜甜的笑着:“他今天本来也想来接机的,但是因为公司有事,所以……”

    “哦这样啊。”莳七脸上满是失望之色。

    江韵心底顿时一阵痛快,回来了又能怎么样?她还不是蠢得不知道自己被拐卖究竟是谁干的!更不知道自己的男朋友早就出轨了!

    回去的路上,江阴虽然一直板着脸,但还是问了几句关于莳七这近一年的状况。

    只是话不投机,没聊几句,两人就不说话了。

    江阴总是一副严父的样子,莳七最烦他这一点了,明明被那对母女迷惑的跟傻子似的,还天天端着教授和严父的架子。

    江阴倒是不贪图她的财产,毕竟骨子里还有文化人的清高。

    但是他不贪图,总有人惦记啊!

    “我已经让舅舅帮忙找房子了,估计最快月底就能搬出去。”莳七看着窗外忽然开口。

    正在开车的陈安然手一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后视镜。

    “妈妈留给我的遗产,爸爸这段时间整理一下都交给我吧。”莳七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江阴皱了皱眉:“你连个正经的工作都没有!现在就打算拿你妈的遗产去败了?”

    莳七顿时就被气笑了,又是这一句。

    之前江念之也要过财产,但是都被江阴这句话堵回去了。

    “行,我马上就去找工作。”莳七冷淡道,“但我是一定要搬出去的。”

    江阴冷哼一声:“随你,别处去给我丢人就行。”

    当初江念之的母亲出了车祸,生命垂危之际,立了一份遗嘱,要求江阴在江念之成年之后,确保其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能养活自己,且这份工作最起码要工作两年以上,才可以将财产给江念之。

    这些年,周安平也帮江念之找过工作,毕竟手底下就有公司。

    但是江念之一身的臭毛病,上个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经常和朋友出去喝酒泡吧。

    周安平苦口婆心说过好几次,通常也只管用几天而已。

    说轻了她听不进去,说重了李璇马上就要护上来了,总说江念之才毕业,玩两年就收心了。

    江阴可不信江念之说的找什么工作,就连陈安寒和江韵都不信,陈安寒本来悬着的一颗心,瞬间就放下来了。

    莳七从后视镜看见陈安寒唇角的笑意,登时就冷笑一声。

    就在此时,她的手机响了,是魏然。

    周安平考察过魏然的能力之后,便将他安排在自己公司了,所以魏然便带着家人来了a市。

    他发的信息,就是告诉她,明天他就到a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