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十八)
    莳七找好了房子,就从江家搬了出来。

    她的东西基本上都已经搬去自己公寓了,当清点东西的时候,莳七忽然想起有一个箱子落在了江家的地下室里。

    那箱子里面没什么稀奇的,不过是江念之的母亲死前,将江念之的玩具和宝贝放在了里面。

    莳七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一趟江家,把箱子带回来。

    “念念回来了?”开门的是给江家工作的阿姨,姓金。

    莳七笑了笑:“嗯,回来拿点东西。”

    她也没有问家里其他人呢,反正她也不关心他们的行踪,金阿姨也十分有眼色,家里的门道看的贼清,知道女主人决定她的去留,所以她和陈安寒的关系比她和莳七要近多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反正莳七也搬出去了。

    莳七先去自己的房间,看看还有没有东西落下的,就在路过书房的时候,她听到里头江阴和江韵的对话。

    “爸爸,这件事还是我去和姐姐说吧。”

    莳七一听和自己有关系,立刻凑近了些。

    江阴叹了口气:“她那个脾气,你和她怎么说?”

    “那怎么办?”江韵的声音显得有些担忧,她顿了顿道,“要不让逸明去说吧。”

    江阴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反正别让她当天闹事丢人就行。”

    他想起那个天生和自己不对盘的女儿,又是一阵头疼:“让逸明说也好,逸明和她说,她应该也能听进去。”

    莳七忍不住挑了挑眉,看来又有好戏了。

    书房内传来脚步声,莳七连忙闪进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没什么要带走的东西了,莳七就下楼了,正好和已经到楼下泡咖啡的江韵打了个照面。

    “姐姐什么时候回来的?”江韵笑盈盈的看着莳七。

    莳七微微一笑:“回来拿点东西。”

    江韵连忙道:“那正好留下来吃顿饭再走吧。”说着,她抬头看了看时间,“正好妈妈要回来了。”

    莳七轻笑一声,转身去了地下室:“那我可更得走了。”

    江念之不喜欢陈安寒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但是陈安寒的表面功夫做的格外到位,所以相比之下,就显得江念之这人特别不懂事,以及无理取闹。

    莳七将箱子从地下室抱了出来,和正好下楼的江阴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江阴从窗口看着莳七驱车离开,阴霾遍布的脸上,似乎流露出几分失落。

    自打那天之后,莳七就好整以暇,等着许逸明来跟她说什么所谓的事。

    她其实都猜到了,无非就是悔婚嘛。

    和江念之外公那时候定娃娃亲的时候,许家的势力是远不如周家的。

    但是江念之外公和许家老爷子是战友,反击战的时候,两人出生入死,当时连队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两人在雨林相互扶持着寻找大部队。

    江念之外公说要是能活着回去,就结儿女亲家。

    只是两人没想到的是,儿女亲家是结不成了,因为两人的儿女都有了心仪的人,死活都要追求自己的爱情。

    得了,既然儿女亲家结不成,那不还有孙子辈吗?

    没想到两人的孙子辈都是孙子,没有一个孙女,倒是江念之这个外孙女是个女孩儿。

    江念之的外公一锤定音,那就他的外孙女和许家孙子定亲好了。

    遗产上,他肯定不会亏待外孙女的。

    江念之是喜欢许逸明的,许逸明呢?莳七可以肯定的是,他喜欢过江念之,仅仅只是喜欢过。

    少年的喜欢来得快去得也快,反倒是少年成了少女的执念。

    让莳七并不意外的是,许逸明压根就没有找她。

    那就更谈不上说要把那什么事告诉她了。

    魏然救了莳七,李璇和周安平两个人说什么都要登门亲自道谢,还把莳七也带上了。

    这还是莳七回来后第一次见魏然呢。

    两个人都挺忙的,魏然忙着工作和在a市定居一事,莳七则是忙着应付各种“关怀”以及搬家。

    驱车去魏然家的路上,莳七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

    那朋友就是当初她请大家喝酒,莳七去了,结果出去抽烟的时候被拐卖了。

    “喂。”莳七接通电话淡淡道。

    “晚上出来喝酒吗?”费心咋咋呼呼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了,你们玩吧。”

    费心一愣,紧接着说:“这次是在呆鸡家里,他爸给他新提了一套房子,就在江北,安全着呢。”

    “晚上有事呢。”莳七淡淡道。

    江念之的这帮狐朋狗友,没一个靠谱的,当断则断吧。

    挂了电话之后,周安平赞许的看了一眼莳七,李璇则是笑眯眯给莳七递了一块巧克力:“念念真棒。”

    莳七有些无语,她算是明白江念之一身的臭毛病怎么来的了。

    魏然的房子买在a市的中低档住宅区,李璇这样的阔太太是很少来这样的小区的。

    但是这样的小区,对于魏然来讲,已经很不容易了。

    周安平瞪了李璇一眼:“你一会儿可别露出这样的表情。”

    “我知道了!”李璇嫌弃的看了一眼小区里随处乱停的车,有些担忧的看着周安平,“安平,我们的车停在这里,不会被砸车窗吧。”

    莳七顿时就抚了抚额:“不至于的。”

    又不是贫民窟,就是普通的小区而已。

    像这种小区,一般都是六层,魏然家在三楼。

    上楼的时候,莳七随手搭在扶手上,李璇立刻就跟受了惊的猫一样,快速将莳七拉过来,从包里掏出一小瓶免洗洗手液。

    “脏兮兮的,别瞎碰。”

    周安平皱着眉,他很是担忧一会儿自己太太会不会让魏然一家人感到不愉快。

    按照魏然提供给公司的地址,他们找到了魏然的家。

    “谁呀?”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从门里面传来。

    紧接着门就开了,孙春玉一开门就愣住了,眼前的三个人她不认识,但是她能感觉的出来这三个人非富即贵。

    周安平笑眯眯道:“魏然在家吧,我们是来道谢的。”

    孙春玉将他们迎进屋后,就将信将疑的去喊魏然了,客厅里没人,李璇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嫌弃。

    魏然穿着一身休闲装走了出来,头发有些凌乱,似乎刚睡醒。

    白皙的脸上还蕴着一丝睡醒后的绯红,双眸中还有一丝迷蒙,这样不设防的魏然,是莳七不曾见过的。

    魏然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他妈拉了出来,当他看见沙发上那个笑意盈盈的人时,顿时就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