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十九)
    莳七眉眼含笑的看着眼前的魏然,他竟是有几分局促的朝他们点了点了头:“抱歉,我去收拾一下。”

    言罢,急匆匆的便走回房间了。

    莳七忍不住轻笑出声,李璇却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莳七立刻摊了摊手。

    此时的客厅只剩下孙春玉和莳七他们几个了,孙春玉有些拘谨的搓了搓手,站在那里陪着笑。

    莳七连忙微笑道:“阿姨坐呀。”

    等了五分钟的样子,收拾妥当的魏然走了出来。

    “周董。”魏然唇角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在周安平对面坐了下来。

    周安平笑眯眯的看着他:“这次不请自来,是特意来谢谢你救了我们家念念的。”说着,从李璇手里接过一张卡放在茶几上。

    “这里面有一百万,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魏然微微笑着:“这怎么好意思。”

    他脸上的微笑不曾有半点松动,可莳七却分明察觉出在刚刚一瞬,他皱了皱眉。

    “我救念之也不是为了钱。”

    周安平点了点头:“是是,但我们还是想要谢谢你。”

    李璇也笑道:“小魏还是收下吧,要不然我们这心里啊,可怪过意不去的。”

    魏然唇角的笑意陡然凝结,但只是一瞬,快到周安皮和李璇对视期间,便错过了。

    但是莳七一直是看着他的。

    魏然不高兴了。

    因为李璇和周安平将他视为一个唯利是图的人,怎么说呢,就是魏然今天收了这一百万,周家还给他提供了工作,以后魏然救莳七这件事就算彻底清了。

    也算是拿这一百万和高薪工作封了魏然的口吧。

    如果魏然不收,这笔账就没完没了的了,万一他以后拿着这个名号,提一些让周家为难的要求,周家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有钱人在这方面分得很清楚的,更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

    可是魏然救莳七并非是为了钱,他只是遵从自己的内心罢了。

    这样的误解,让魏然心生不喜。

    莳七看出了魏然眼底的冷意,他一定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魏然依然还是上扬着唇角笑着:“周董,我实在消受不起一百万,如果周董非要谢,那份工作就当做谢礼吧。”

    周安平眯了眯双眼,他缓缓站了起来,打量着屋里陈设。

    “小魏啊,这房子地理位置偏了点,每天去公司要花不少时间吧。”

    魏然微笑道:“两个小时吧。”

    周安平低头笑了笑,走到魏然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样,我在江北有一套别墅,常年也没人住,每个月还要请人去打扫,改天你带着你家人搬进去,这样上班也近一点,就省得每天隔江两头跑了。”

    魏然薄唇微抿,正要开口之际,莳七忽然站了起来,笑道:“魏然你就别推脱了,我舅舅也是一番好意,再说了,这都是你应得的。”

    周安平笑眯眯的看着莳七。

    魏然听了她的话,唇角的微笑霎时间一僵,心仿佛被针狠狠的扎了一下,他低了低眸:“既然这样,我就却之不恭,谢谢周董和江小姐。”

    他再一次抬眸,敛去了眼底的轻嘲,面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

    魏然将莳七、周安平和李璇送出单元楼,自己才缓缓往回走。

    他双手插着口袋,三月初的寒风刮过,吹得他心底泛起一阵冷意,他忍不住扬起唇角,嗤笑一声,眼底是化不开的讥讽。

    回到家,孙春玉便问道:“然子,那是柱子媳妇儿?”

    魏然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孙春玉惊讶道:“竟然一点都看不出来。”她见过柱子媳妇儿,也知道自家儿子将村里人都得罪了,她当时还埋怨过他。

    魏然轻笑一声:“当然看不出来,她是正经的千金小姐。”

    明珠蒙尘,依然是明珠,他仰望不了,也不想仰望了。

    孙春玉拿起茶几上的银行卡,喃喃道:“一百万……这得多少钱啊!俊子娶媳妇儿足够了。”

    魏然忍不住蹙了蹙眉,薄唇微抿,不过到底没说什么,转身走进了房间。

    晚上的时候,莳七跟着舅舅舅妈还有小表弟出去吃了个饭,等到十点多回家,她想打个电话和魏然解释一下,但想了想,觉得魏然应该睡下了,刚要拨通电话,却退回了。

    莳七心里还是不上不下的,她犹豫了一会儿,给魏然发了个信息:“睡了吗?”

    “正要睡,江小姐有事吗?”隔了十来分钟,手机才传来信息。

    莳七一看信息,忍不住挑了挑眉,还真生气了。

    吃完晚饭,魏然就一直拿着手机,刷刷微博,看看综艺,但都是心不在焉的。

    他潜意识里在等一个电话。

    一直到十一点,手机一阵震动,他飞快的拿起手机,就看见上面的信息:“睡了吗?”

    “没睡,你呢?”

    他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打下这几个字,犹豫了一会儿,全部删掉,又重新输入,“正要睡,你呢?”

    又是全部删掉,他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最后打出:“正要睡,江小姐有事吗?”

    信息刚发出去的一瞬间,他有些懊悔,但又有些庆幸,矛盾之极。

    魏然的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一瞬不瞬。

    忽然,手机响了。

    他立刻将手机拿了起来,薄唇紧抿,待响铃三声后,才镇定的接通了电话:“喂,江小姐?”

    莳七拿着手机,站在衣帽间里,挑选着明天要穿的衣裳,轻笑道:“生气了?”

    魏然抿了抿唇:“没有。”

    没有就怪了,莳七一阵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这辈子都未必回得来。”

    魏然沉默。

    莳七又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但我就是想对你好,那些东西都是你应得的,拿着有什么不对。”

    魏然呼吸陡然间一滞,拿着手机的手缩紧了几分。

    “要是你觉得不安心的话,那这样吧,房子和钱,也不白送你,你得答应我三件事。”莳七拿起一套ol风格的衣服,放在身前比划了一下,“但肯定不是什么违法或者让你为难的事。”

    “好。”就在莳七以为魏然要想一会儿时候,电话那头忽然传来他温和的声音。

    莳七笑了笑:“那正好就有第一件事,明天陪我出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