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二十)
    明天的开庭,是莳七控告张国杨和方秋芬谋杀。

    其实警方已经在着手这起买卖人口案件的起诉了,但是张家明明打死了江念之,这笔账不能不算,就算警方起诉张家拐卖人口,张家也最多判十年。

    开庭的时候,警方押着张国杨和方秋芬走进来的时候,方秋芬看见坐在原告席上的莳七,几乎快疯了。

    “贱人!都是你!”她不停的辱骂着莳七,转眼看见坐在下面的魏然时,又是一阵癫狂。

    “肃静!”

    魏然坐在下面,递给莳七一个安定的眼神,莳七唇角扬起一丝微笑,对他点了点头。

    全程都是周安平给莳七聘请的律师在讲,除非法官提问,否则莳七不开口。

    她的身上至今还有被张国杨打时留下的疤,村里人为了坦白从宽,都连忙帮莳七作证,包括当初给莳七出诊的张一手。

    张国杨想要矢口否认,可是人证物证俱在。

    一审判决下来了,张国杨被判处无期徒刑,方秋芬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如对判决结果不服,可上诉。

    接下来,他们还要面临警方对他们参与拐卖人口的指控。

    (如果有学法律的小仙女,还望勿喷~)

    走出法院的时候,莳七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记者都围了上来,毕竟莳七的身份,还是让人对整件事格外关注的。

    魏然牵着莳七的手,护着她上了车。

    “还好吗?”他轻声问道。

    莳七点了点头:“还行。”

    魏然将莳七送回了家,正要离开的时候,莳七忽然抓住了他的手,他转身低眸道:“怎么了?”

    莳七笑了笑:“没事。”

    魏然抿了抿唇,还是决定留下来陪她。

    隔了些日子,莳七忽然接到了许逸明的电话。

    “喂。”

    电话那头传来许逸明不冷不淡的声音:“周六的晚宴你知道吧?”

    莳七点了点头:“知道啊。”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才道:“我知道有些突然,但是这也没办法,我希望你能理解。”

    莳七挑了挑眉,终于来了。

    “嗯,我知道。”莳七似是而非的答应了一句。

    许逸明隐隐松了口气:“那就好,不打扰你了。”

    挂掉电话后,莳七握着手机忍不住想笑,这就是许逸明要和她说的事?打太极似的。

    她把手机放下来之后,便继续看秘书送进来的策划案。

    周安平将手里的一家公司交给她管了,莳七听他这么说的时候,险些扶额,她是想找工作,可没说一上来就要管公司啊。

    就江念之上大学时候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怎么可能管好公司啊。

    幸好她当沈攸和尤夏的时候,多多少少都接触过自家的产业管理,以至于现在还不会太过于捉襟见肘。

    第二天的时候,莳七又接到了一通电话,是费心的。

    电话一接通,就听到费心咋咋呼呼的声音传来:“念念你要订婚啦!”

    莳七皱了皱眉:“什么?”

    而就在此时,秘书带着魏然走了进来,恰好就听到了费心的这句话。

    魏然脸上的笑意登时就凝固了。

    莳七有些尴尬,朝魏然笑了笑,紧接着讲电话:“你胡说什么呢?”

    费心似乎很兴奋:“哎呀!我是不是说漏嘴了啊!”

    莳七挑了挑眉,眼底溢出一丝兴味,笑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然后瞒着我?”

    费心支支吾吾的,但还是说了:“许逸明要在周六的晚宴上向你求婚呢!”

    莳七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魏然,他神色紧绷,眼底冷意袭人。

    “是吗?”

    费心笑嘻嘻道:“对啊!我哥他们这几天都在忙着策划呢!不过你就算知道了,也要装作不知道,否则许逸明会失望的。”

    “嗯好,我知道了。”莳七声音里满是兴奋。

    费心哈哈笑道:“就知道你肯定高兴死了,对了,还有五天时间,我们挑个时间去看看礼服吧,现在定做肯定来不及了,可以挑一件好看的,让他们改一下,你那天一定要惊艳全场才行!”

    “好啊,先不说了,我要忙了。”

    费心立刻调笑道:“你还真找工作了啊,要我说,你嫁到许家以后,就安心当豪门太太,帮许逸明花钱就行了。”

    莳七挂了电话,就听到魏然冷淡的道:“恭喜你了。”

    莳七抬手摸了摸额头,这一次两次的。

    她缓缓走到魏然身边坐下,懒懒道:“许逸明要求婚的人是我妹妹江韵。”

    魏然一怔,目光静静的落在她身上。

    “我被拐卖过,换言之,这一年时间里,在这些人眼里,我可能被不知道多少人糟蹋了。许逸明的太太,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污点呢?”莳七漫不经心的伸了个懒腰。

    魏然蹙了蹙眉:“这并不是你的错。”

    莳七轻笑一声:“没人会在乎这个的。”无论是普通人,还是世家豪门,这种事情,来自旁观者的目光,总是对女性不友善的,哪怕她是个受害者。

    甚至有的时候,豪门对这方面看的更重。

    “更何况许逸明早就和江韵暗通款曲,他太需要这个借口了,只是从前许家碍于周家,不好说出来,现在,他们算是逮到话柄了。”

    许逸明的父母不喜欢江念之,一切都是碍于许老爷子和周家,然而许老爷子几年前已经去世了。

    现在又难得的有个借口,许逸明不利用的话,就是傻子了。

    魏然薄唇微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安慰她吗?可是当他听到她要订婚的时候,他是不高兴的。

    不安慰她吗?但是这样的她,真的让他很心疼。

    莳七扬唇笑了笑:“江韵和费心联手,就是想让我出丑罢了,想想我那天要是盛装出席,满心欢喜等着许逸明求婚,只会沦为笑柄。”

    江韵甚至猜到江念之的脾气,一定会大闹现场。

    到时候她和江韵就高下立判了,本来被拐卖一事,多多少少还让人心生怜悯,随着这一闹,她就彻底成了笑话。

    江韵被江念之压了这么多年,当然想要痛快的出口气。

    “我根本不在乎许逸明跟谁求婚。”

    “因为……”莳七骤然转眸看着魏然,“我根本不爱许逸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