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二十二)
    “所以,我觉得是时候了,我想和她共度一生。”许逸明忽然从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一枚钻戒。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费心居然溜到了莳七身边。

    就在许逸明准备下跪求婚的时候,费心忽然欢呼着将莳七推了出去:“念念太好了,终于修成正果了!”

    莳七没有一丝防备,被她推了出去,脚踝一扭,就在她快要摔倒的时候,一个臂膀搂住了她的纤腰,将她一把带入怀中。

    莳七回过神来时,正对上魏然那一双清冷的眸子。

    他们这边闹出的动静不小,许逸明顿时皱了皱眉,怎么她还不死心吗?

    他的眼底登时露出一丝厌恶,江念之比不上韵韵半根手指头。

    他除非眼瞎了,才会放着韵韵不要,去娶江念之,许家现在根本不需要看周家的脸色。

    许逸明毫不客气流露出来的厌恶眼神,登时让莳七一阵好笑。

    看来有些人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啊!

    许逸明转身走向江韵,江韵则是含羞带怯的看着他。

    他微微一笑,正要蹲身单膝下跪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女声:“等一下。”

    许逸明转头一看,出声的正是莳七。

    他皱着眉头,眼底满是不耐烦,他强压着心底不怒火,对莳七抱歉的摇了摇头:“念之,对不起,你很好,但是我们之间没可能了,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真正爱你的人,缠着我是没有结果的,我以为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

    场内顿时响起一阵窃窃私语,都是在议论她和许逸明,以及江韵。

    许父转过脸看了一眼周安平的脸色,果然发现周安平皱着眉,他心底一阵快意。

    许父嗤笑一声,忽然开口道:“念之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这个时候就不要闹了,逸明需要一个贤惠的妻子,希望你能明白。”

    许母也佯装好意的说道:“念之,你这一年来发生的事,我们也很难过,但是逸明喜欢的是韵韵啊。”

    江韵则看向莳七,眸光中略带了几分惧色,小声道:“姐姐……”

    江阴眯了眯眼睛,心底的火直直往上蹿。

    真是不嫌丢人的!

    许逸明不喜欢她就算了,非要往上贴,怎么没有一点平时和他对峙时候的骄矜,难道这世界上就许逸明一个男人了吗?

    亲姐妹当众争夺一个男人,传出去像什么话!

    “江念之!”江阴眸含警告,冷声对莳七道。

    莳七忍不住轻笑一声,她缓缓走到大厅中央,眸光中满是讥讽:“逸明,你是不是误会了,我并不喜欢你啊。”

    许逸明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他以为江念之这是存心说的气话,来捣乱的。

    “那就请你不要打断我。”他冷冷的瞥了莳七一眼,好毫不掩饰他的厌恶。

    莳七莞尔一笑,低了低眸道:“是是是,我只是有几句话想说而已,说完你继续,我绝不会再打断你。”

    许父许母的脸上有些不悦,周安平和李璇则是不知道莳七到底想干嘛。

    场内的议论声更大了,费心眼底满是讥讽的站在人群中看她。

    莳七仿佛沦为了一个笑柄,但她毫不在意。

    “大家都知道我和逸明曾经有过一段恋爱,但是那时候大家都小,还不懂什么是喜欢,后来,逸明遇见了我妹妹,他们相处的很愉快,甚至还单独出去玩,这段时间一直维持了大约一年左右吧。”

    莳七脸上带着不深不浅的笑意:“后来,逸明想和我分手,没想到我出事,这次回来后,他要和我妹妹求婚,我也很是为他们高兴。”

    许逸明的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江韵脸上虽然还带着笑,但是手指死死的攥着衣摆。

    许父许母的脸色就更不好看了。

    许逸明出轨是一回事,在场其实不少人都心知肚明,但是莳七当众说出来,这意义就不一样了。

    她是公然的撕开了许逸明的脸面,而许逸明的脸面就是许家的脸面。

    “江念之!”许逸明阴着脸,骤然冷斥一声。

    莳七却嫣然一笑:“既然今天逸明选择和我妹妹共度一生,我也有个人,想和大家介绍。”

    话及至此,她抬眸望向角落里那个俊美的男人:“魏然,我男朋友。”

    场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这一变故搅乱了。

    魏然得体的微微一笑,迈着大长腿,缓缓走向莳七,他牵起莳七的手放在唇边落下一吻。

    一直旁观的李璇忽然笑着鼓掌祝福,周安平也跟着鼓掌。

    因为他们俩人的带动,大厅渐渐响起了掌声。

    许逸明的脸色很难看,莳七挽着魏然的手,莞尔笑道:“逸明,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你了。”说完,她还对江韵眨了眨眼,娇俏道:“恭喜你了。”

    由于莳七这么一搅和,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在了她和那个不知来历的男人身上。

    单论长相,江念之这个现男友要甩许逸明一条街。

    许逸明刚刚还自作多情的以为江念之是要阻拦他的求婚,说了那么些话,没想到忽然间就啪啪打脸了。

    莳七挽着魏然的手走到角落,目光若有若无的瞥了一眼费心。

    许逸明被她当众下了面子,脸色阴沉的很,但是他都已经说出去要求婚了,连前奏都铺好了。

    现在如果突然中止,许家面上无光,江韵恐怕也要伤心了,但是他现在实在是没什么心思求婚。

    江韵怔怔地看着许逸明,实则心底的恨意快滔天了。

    她本来设局,就是为了让江念之丢人,没想到最后丢人的不是她,反而成自己了。

    莳七挽着魏然的手走到角落,目光若有若无的瞥了一眼费心。

    许逸明被她当众下了面子,脸色阴沉的很,但是他都已经说出去要求婚了,连前奏都铺好了。

    现在如果突然中止,许家面上无光,江韵恐怕也要伤心了,但是他现在实在是没什么心思求婚。

    江韵怔怔地看着许逸明,实则心底的恨意快滔天了。

    她本来设局,就是为了让江念之丢人,没想到最后丢人的不是她,反而成自己了。

    现在如果突然中止,许家面上无光,江韵恐怕也要伤心了,但是他现在实在是没什么心思求婚。

    江韵怔怔地看着许逸明,实则心底的恨意快滔天了。

    她本来设局,就是为了让江念之丢人,没想到最后丢人的不是她,反而成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