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二十四)
    薄薄的晨雾笼罩着整个城市,一缕清冷的微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了进来。

    魏然缓缓睁开了双眼,昨夜的场景如潮水般的涌来。

    月色下,她披着他的外套,伸出胳膊勾着他的脖子,而他的大掌紧扣在她纤细的腰间。

    渐渐急促的呼吸,让他的神智陡然回归现实。

    他眸色越发深邃,终是克制住想更深一步的念头,离开了她的唇瓣。

    “很晚了。”他沙哑着声音,伸手拢了拢她身上的外套,“上去吧,别着凉了。”

    莳七眸光含笑的睨着他,半晌才笑着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抹去他唇角因那个吻而沾上的口红:“是很晚了,你现在往江北去,又要花一个小时。”

    魏然眸色一怔,有些茫然的看着她。

    莳七勾起他的小指,笑道:“而且你车的油也不够了。”她下车前看了无意扫了一眼,剩余的油量是决计不够到江北的,干脆就别走了。

    魏然喉结一滚,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莳七上前环住他的腰,将下巴抵在他的胸口看着他。

    “今晚别回去了。”

    一直到坐在沙发上,魏然的脑子都是懵的,莳七帮他找了一套洗漱用具:“客房就是那间。”

    魏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下意识点了点头。

    莳七打着哈欠,然后在他额上落下一吻,轻声道:“晚安了。”

    魏然的目光一直追着她走进房间,直至被那一道门隔开,他低了低眸。

    像做梦一样。

    就这么在一起了。

    天亮了,魏然缓缓走下床,拉开窗帘,让晨光铺满整间屋子。

    她应该还没醒吧。

    他心中流淌过一丝甜蜜,唇角一直都是弯弯的上扬弧度。

    洗漱完后,他抬眸看了看墙上的钟,七点四十五,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

    魏然在客厅坐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没事干,便走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可以做早餐的食材。

    莳七是循着香味出来的,她睡眼惺忪,长发有些凌乱,迷迷瞪瞪的看着厨房里的魏然,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她站在客厅,茫然的看着厨房里的身影,小半会儿,才想起来她昨天把人领回家了。

    “醒了?”魏然在忙着煎蛋。

    他身上围着莳七的那条粉色的围裙,一米八几的个子,hello kitty的围裙穿在他身上,怎么看怎么违和。

    那条围裙是李璇买的。

    莳七不太喜欢这种少女系的东西,要是让她买,她肯定不会买这麽粉嫩的围裙。

    但是李璇会!

    谁让江念之在她心里永远都是个小公主呢。

    “还别说!这围裙你穿着比我好看。”莳七双眸含笑的看着他,语气间满是揶揄。

    魏然低眸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围裙,白皙的脸上顿时泛起一丝绯红。

    他将准备好的早餐放上餐桌的时候,莳七也正好洗漱完在餐桌旁坐好了。

    “我醒了看你还在睡,就想着帮你做顿早饭。”魏然低了低眸道。

    头一回留宿,就自作主张帮她做饭,说起来实在是有点不太好,总觉得自己有些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莳七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她唇角扬起一丝笑意:“没事,反正你以后也会常来的,怎么舒服怎么来。”

    其实她也发现了,自从魏然知道她的家世之后,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距离。

    她和他,到目前为止,双方相处的都最惬意的时候,还是她刚从山村里逃出来,他带着她在宾馆住下的那段时间。

    两人家世的悬殊,倘若处理不好,很有可能就会成为他心底的一根刺。

    不过这事急不得,像魏然这样骄傲的人,还肯放下别人对他的看法,向她迈出第一步,她也要做的更好才行。

    吃完早饭,魏然就和莳七说他要回去了,昨晚一夜未归,孙春玉还以为他出事了。

    莳七有些不舍的将他送到楼下。

    魏然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顶:“回去吧。”

    莳七拽了拽他的衣摆,在薇若娜低头看向她的时候,她飞快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明早来接我。”莳七笑眯眯对着魏然摆手。

    魏然含笑点了点头:“好,明早见。”

    莳七目送着魏然离开,直到他的车驶出她的视线,她这才步履轻盈的回去了。

    魏然一直到家,脸上都是一直挂着笑意。

    “妈,我回来了。”他在玄关处,一面换鞋,一面道。

    就在此时,房里跑出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儿:“哥!”

    魏然定睛一看,有些欣喜:“梦梦,你怎么来了。”

    魏梦笑眯眯的上前一把抱住魏然:“我来投奔你啊!”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魏然道。

    魏然扭扭捏捏道:“也没什么。”

    魏然眯了眯双眼,她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有事瞒着他。

    “我不干了,那老板太恶心了。”魏梦撇了撇嘴,“他要我跟了他,说每年能给我二十万,我说放你娘的屁!”

    魏然皱了皱眉:“小姑娘家的,嘴巴不准瞎骂。”

    魏梦自知理亏,连忙讨好的挽着魏然的胳膊,撒娇道:“他还拖了我半年的工资,我也没要回来。”

    那死老男人,押着她半年的工资,说不跟他,他就不给她工资,还威胁她,要让她的名声烂掉。

    气得她破口大骂:“那就算老娘给你留的棺材本!”

    不过这话是不能让大哥知道的,要不然他肯定又要说她了!

    魏然叹了口气,无奈道:“没事,哥养你。”

    魏梦十五岁就从家里偷跑出去打工了,当时他正好要去上大学,可是家里拿不出钱,他奶奶把全村人都跪遍了,最后好不容易凑齐了交学费的钱。

    魏梦看在眼里,抱着他哭了整整一晚上。

    后来他去大学报到之后,才听家里消息,说妹妹偷跑出去打工了。

    魏梦从来也不跟家里透露她打工的地方,但是每个月都会给魏然寄钱。

    魏梦抱着魏然的胳膊,笑嘻嘻的撒娇:“我就知道哥哥对我最好了!”

    魏然叹了口气,真是个傻妹妹,明明她对他更好。

    “对了,妈呢?”

    魏梦撇了撇嘴,坐直了身体:“二哥也过来了,妈带着他去买衣裳了。”

    大哥和二哥,她最喜欢大哥了,二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老喜欢抢她和大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