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二十七)
    晚上吃饭的时候,表弟周逡也回来了。

    是莳七将他喊回来的,周逡就在本地上大学,不过从大学回家,也要两三个小时的时间。

    周逡和魏然相处过,就在莳七刚和魏然确定关系的时候,周逡主动约魏然出去吃了个饭,话里话外就是警告魏然对莳七好点。

    周逡是真被许逸明那件事搅和怕了。

    他一直以为许逸明是会和莳七结婚的,也一直拿许逸明当亲哥哥看,怎么也没想到许逸明这混蛋会出轨。

    只不过这些事,莳七是不知道的,她还以为,周逡和魏然就是她刚被救出来的时候见过一面。

    这次周逡回来,身上是带了任务的。

    自然是莳七交给他的,那就是帮魏然改变周安平的偏见。

    魏然进家门的时候有些紧张,莳七飞快的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小声道:“没事,你很好。”

    莳七的这句话,给了他很大的自信。

    整个晚餐宾主尽欢,周安平也从刚开始的爱答不理,到最后笑得合不拢嘴。

    莳七看着她舅舅笑呵呵的样子,忍不住抚了抚额。

    李璇更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到最后甚至还试探着向魏然套话,问他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莳七正在喝水,一听见李璇这话,险些一口水喷出来,这也太快了吧。

    倒是魏然临危不乱,微笑着答道:“还是看念之的意思吧,我听她的。”

    就在此时,莳七的手机响了,她面不改色的放下水杯:“我去接个电话。”说着,就往院子里走。

    李璇笑眯眯的目送着莳七离开,又看了看魏然,心里头更满意了。

    其实在魏然来之前,她和周安平就一直在观察他。

    这几个月,他对念念的表现,他们都看在眼里,也讨论过,魏然的家世一般,其实这对念念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婚后要是念念受了委屈,他们也不用担心什么直接撑腰就行了。

    莳七走到院子里,随意的坐在秋千上。

    刚刚她手机响,并非是有人打电话过来,而是有邮件过来了。

    发邮件给她的人,是她之前请来去监视江韵和费心的私家侦探。

    她拿出手机打开邮件,里头是几张照片。

    莳七的指尖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神色有几分古怪,看完了邮件,她忍不住挑了挑眉。

    照片上的人是江韵和一个男人。

    两个人坐在咖啡厅里,聊得似乎不太愉快,江韵的神色颇有几分不耐烦。

    那个男人明显不是许逸明,他的衣着考究,也不是当初拐卖莳七的那帮人。

    其中有一张照片上,那男人表情恳切,一只手抓着江韵的手,而下一张照片上,就是江韵猛地甩开那男人的手了。

    莳七眯着眼睛想了想,男人长得有些眼熟。

    她没见过,但是江念之似乎是见过的,所以她才会觉得男人有些面熟。

    究竟是谁呢?

    莳七给私家侦探回了一封邮件,让他们调查一下这个男人的身份,还有仔细盯着江韵在此之后,是否还有和这个男人接触过,账单算在一起,等结束的时候,一切结算。

    这个几个月,私家侦探在江韵那边没什么太大的收获,这让莳七也不觉得奇怪,毕竟江韵胆子大,除非必要,否则她应该不会主动找那些人。

    费心那里的收获就比较丰富了。

    费心在圈子里玩的一向比较开,她也有个男朋友,也属于世家联姻,但是莳七却知道,费心确实爱她男朋友。

    私家侦探查到的消息是,费心的男朋友出国考察这段时间里,费心在酒吧喝大了,结果被人睡了。

    其实也说不上来是她睡别人,还是别人谁她,反正酒后乱性了。

    没想到,这事被江韵撞见了,而且还拍了照片。

    江韵就是拿着这事威胁的费心。

    费心一直是江念之的朋友,其实在莳七看来,两人顶多也就是兴趣相投,不太交心,但是经常混在一起。

    莳七抿了抿唇,指尖有意无意的摩挲着秋千的绳子,费心那条线算是差不多了,倒是江韵这边,她有点小瞧了江韵。

    看来上次暗示的还不够明显。

    莳七轻笑一声,只要能拿到证据,江韵就完了。

    魏然见莳七久久也不回来,便出来寻她了,莳七正在沉思,根本没注意他的靠近。

    他走到莳七身后,猛地一推秋千,莳七心头一颤,吓得尖叫一声,却被他稳稳地抱在了怀里。

    魏然低眸瞧着她的窘状,忍不住低笑两声:“叫你把我一个人扔在里面。”

    李璇热情的眼神让他如坐针毡,几乎快被他家族谱给问遍了。

    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魏然是莳七开车送来的,已经很晚了,莳七不想再跑一趟,魏然说要打车回去。

    莳七顿时就不同意了。

    她直接开车去了自己的公寓,让魏然留宿。

    其实这几个月,魏然早已留宿过很多回了,莳七甚至都帮他准备了专用的洗漱用具,他的衣服也有一些放在客房里。

    两人依然还是分房睡的。

    第二天的时候,魏然和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帮莳七做早餐。

    两人吃晚饭,莳七缠着魏然腻歪了一会儿,魏然就说要回去了。

    莳七心里不怎么高兴,窝在沙发上不说话,魏然笑眯眯的在她唇上亲了一下:“明天来接你上班,早上想吃什么?”

    自打确定关系后,两人每天上班都是魏然来接莳七的,路上帮她买点早饭。

    莳七抬脚轻轻踹了他的小腿一下:“天天往回跑,家里离了你就不行了?”

    魏然含笑将她圈在怀里,亲了亲她嘟嘟囔囔的嘴。

    “我不管,反正我离了你就不行。”莳七嫌弃的挡开他的脸,不让他亲。

    “那好吧,我陪陪你。”

    莳七一听这话,才心满意足了。

    只是好景不长,两人腻歪到午后,莳七就接到了江阴的电话。

    “江念之!”她刚一接通电话,电话那头就传来江阴冷厉的声音。

    莳七掏了掏耳朵,漫不经心道:“有事?”

    江阴气结:“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

    莳七仰着脸回想了一下,昨晚?昨晚不就是舅舅和舅妈请吃饭,她和魏然就去吃饭了吗?

    “没干嘛。”

    江阴气得浑身都在抖:“江念之!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