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三十)
    “妈你别添乱了!”魏然皱着眉,拿出手机就开始给饭店打电话。

    孙春玉气得浑身发抖,她一把甩开魏然的手,转身走回客厅,对莳七道:“吃饭了,媳妇儿。”

    莳七微笑着答应一声。

    她刚刚一直在和魏梦魏俊聊天,魏梦人还挺好的,很健谈,但是魏俊的眼神就有些奇怪,一直盯着她看。

    见的人多了,莳七自然知道这种眼神意味着什么。

    她不想理会,只要魏俊不来主动招惹她,她不想弄得大家都很难看,毕竟魏俊是魏然的亲弟弟,她总归不想让魏然为难。

    魏然冷着脸走到魏梦身边,低声道:“你出去订桌饭,我一会儿带大家过去。”

    魏梦一脸诧异,她也是下班才回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她但还是答应了。

    孙春玉笑眯眯的在厨房忙着盛饭:“都是自己孩子,就不讲究了,没得生分,是吧媳妇儿?”

    莳七猛地被她点名,只好笑着点点头:“阿姨说的对。”

    “我就说我媳妇儿懂事。”孙春玉笑眯眯道。

    魏然心底的怒火越来越盛,他原本有些病态的脸上也因盛怒浮现一丝绯红。

    莳七自然察觉到了,她连忙攥着魏然的手,小声道:“没事。”

    魏梦刚穿上外套还来不及走,就被孙春玉喊住了,她冷冷扫了魏梦一眼:“过来吃饭。”

    魏梦下意识的朝魏然看去,见他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她这才不动了。

    莳七在饭桌边坐下,孙春玉便将一碗青菜鸡蛋面推给她,笑呵呵说:“尝尝。”

    莳七吃了一口后,便道:“阿姨手艺真好。”

    青菜鸡蛋面,面条煮的都快烂掉了,汤底也是没滋没味的,说是鸡蛋面,实际上就是零星的飘着几小块碎鸡蛋。

    倒是魏俊魏然的碗里,孙春玉都一人给卧了个鸡蛋。

    “你们城里人啊,平时大鱼大肉吃腻了,换换口也好。”孙春玉一脸慈爱的看着莳七。

    魏然脸色阴沉,根本没有动筷子。

    魏俊呼哧呼哧将一碗面天拖下肚,抹了抹嘴:“大哥你怎么不吃啊?”

    孙春玉瞪了魏然一眼:“别管他。”

    魏然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要开口,莳七却从桌子底下握了握他的手。

    她吃了两三口后,就甜甜一笑:“你们慢慢吃,我吃好了。”

    孙春玉脸色有些难看,魏然根本不理她,牵着莳七的手便站了起来,面无表情道:“我们先走了。”

    魏然和莳七走后,孙春玉气得把碗都砸了。

    “我这是为了谁啊!”孙春玉气得浑身发抖,坐在椅子上抹眼泪,“有了媳妇儿忘了娘说的就是你大哥!搞得我里外不是人!”

    魏梦也看不下去了:“妈,你说说你,人大嫂头一回上门,你就做了这么一锅面条,还舍不得给人加个鸡蛋……”

    只听啪的一声,魏俊一巴掌打在了魏梦的脸上,他吊儿郎当的骂道:“妈的你怎么跟妈说话呢!”

    魏梦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随后抄起桌上的碗就朝魏俊砸了过去。

    “魏俊你疯狗啊!”

    魏俊身子一闪,躲开了她砸过来的碗。

    孙春玉马上就不哭了,连忙上前围着魏俊:“俊子有没有被砸到?妈看看。”

    她看了一会儿,确认魏俊没事之后,便对魏梦破口大骂:“死丫头你要死啊!要是把你二哥砸出个好歹来,看我怎么治你!”

    魏梦冷笑一声,拿起外套转身就走。

    人都走光了,孙春玉委屈的不得了,拉着魏俊哭诉。

    “就你大哥带回来那个女人,都不知道被那傻子睡过多少回了!像这样的赔钱货,你大哥还当成宝贝,为了她和我翻脸,你说我这命怎么就那么苦啊!”孙春玉坐在地上哭天抢地。

    魏俊点了一支烟:“连处女都不是,大哥这头上够绿的。”

    “谁说不是啊!你大哥还为了她,和村里都闹翻了。我帮他治治婆娘怎么了?就你大哥这性子,结婚后还不得被她吃的死死的?”

    “你甭操心了。”魏俊有些不耐烦,“对了,那女人今天不是带东西来了吗?东西呢?”

    孙春玉这才想起来莳七来的时候,带了好些东西过来。

    她抹了抹脸上的眼泪:“你等着,我拿去。”

    不一会儿,孙春玉从房里拿出来大包小包的东西,一堆保健品、一件皮草大衣,还有一套金饰,都是送给她的。

    一对钻石耳钉和一只新款爱马仕的包,是送给魏梦的。

    一瓶茅台、一瓶八二年拉菲,是送给魏俊的。

    魏俊看见这些东西的时候,眼睛都直了:“乖乖!真有钱啊!”

    孙春玉冷哼一声:“她也就有钱,旁的还有什么?一点也不害臊,还没结婚呢,就和你大哥住一起了。”

    “管她这个干嘛,吃亏的又不是大哥。”魏俊不住的翻着莳七带来的礼物,“魏梦那死丫头,东西别给她了,胆子越发大了,还敢跟妈顶嘴。”

    “她这东西也我也不能用啊!”孙春玉道。

    魏俊笑眯眯道:“这钻石耳钉给我,等我娶媳妇儿,魏梦拿着也白瞎了,到头来嫁人还是别人家的,至于这个包,我上网看看能卖多少钱。”

    孙春玉一向对魏俊言听计从:“那你看着弄吧。”

    莳七和魏然从家里出来之后,魏然便一脸歉意道:“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莳七冷笑一声:“我是受委屈了。”

    魏然一听她这么说,登时就慌了,他连忙将莳七抱在怀里,小声道:“是我不好。”

    “对啊,是你不好!”莳七态度强硬的推开他,脸上冷意十足。

    魏然双手紧握成拳,身形有些颤抖,半晌才道:“要不你骂我吧,打我也行,能让你出气都好。”

    他顿了顿,又小声道:“但你不要生我气,好不好。”

    莳七冷笑一声,双手抱在胸前,兴师问罪的架势十足:“魏然,我一直搞不明白一件事。”

    魏然心头一颤:“什么?”

    “你说你对我也很好,但是为什么?”莳七说到这里,忽然就不说话了。

    魏然心里着急,连忙道:“为什么什么?”

    莳七从副驾驶上翻身骑到他身上,靠近他耳边咬了咬他的耳垂:“为什么你不肯碰我呢?难道是嫌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