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三十一)
    魏然一怔,他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不是。”

    莳七轻笑一声,手在他身上游走:“不是嫌弃我?那就是你不行。”她的唇轻轻咬着他的脖子,一阵酥麻的感觉顿时传遍了他全身。

    “我只是,不想这么唐突。”魏然强忍着那酥麻痒痒的感觉。

    他一直觉得,那场拐卖在她心里一定是留下阴影的,虽然她不说,但是他不能放任不管。

    张广柱不可能不碰她,如果碰她了,那一定是用强的。

    那样的记忆已经太过于糟糕了,他想慢慢来,不想她为了留住他而委屈自己。

    简言之,就是魏然自个儿觉得莳七心里对这事有阴影,但是为了照顾他的需求,所以才会主动引诱自己,虽然她不说,但是他不能视而不见。

    但!

    莳七并没有这么想,她只是觉得差不多了。

    魏然支支吾吾的大概说了自己的想法,莳七听完后,忍不住将脸埋在他肩上,浑身颤抖。

    魏然以为她哭了,便温柔的抱着她:“没关系,等你真正愿意的时候。”

    莳七笑够了,猛地抬起头,正色道:“我已经愿意了。”说着,她便低头去亲他。

    这回魏然倒是没有拒绝,而是欣喜的回应着她。

    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莳七却猛地推开他,理了理自己被他摸乱的衣裳:“开车回家。”

    两人在车里的举动,被跑出来的魏梦看的一清二楚,她不禁红了脸,心道大哥还真是闷骚,看上去一本正经禁欲得要死,私下底对大嫂还挺那啥的。

    莳七和魏然回到家后,魏然就将莳七按在玄关处,狂风暴雨般的吻落了下来。

    莳七和从前别无二致的引诱他,然后当他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时,她一把将他推开,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道:“哎呀,真累,要睡觉了。”

    魏然怎么能看不出她是故意的。

    他瞬间被她气笑了,一把将她抱起来扔床上,耳鬓厮磨:“不行,不准睡。”

    莳七怒瞪着双眸:“你这人真奇怪!之前总是催着我睡觉,现在又不准我睡!”

    “那你睡吧,睡不着可别怨我。”魏然说完,伸出一只手解她的衣裳,另一只手则轻覆在她的丰盈上,轻拢慢捻。

    莳七被他弄得忍不住低吟一声。

    他眸色渐深,顺着她的脖颈向下亲吻,一只手已经褪掉了她的裤子。

    夜色渐深,屋内暖黄色的灯光映的床上两个交缠的身影愈发的缱绻。

    魏然挺身而入,却听到她吃痛尖叫一声,他一怔,身子僵硬的不敢动,他下意识的去看身下,只见雪白的床单上一抹猩红。

    “念之,你……”他喃喃道。

    莳七气得一巴掌打在他身上:“不然你以为呢?”

    魏然连忙抱紧她,亲吻着她的唇:“没,我没以为什么。”

    等到莳七的疼痛渐渐消减,魏然才敢动了起来。

    莳七昏昏沉沉的随着他的动作而起伏:“你怎么还没好?”都不知道多久了,他怎么还那么精神。

    魏然低头含住她的红缨,顿时惹得她浑身一颤:“罚你之前勾引我。”

    莳七忍不住翻个了白眼:“谁叫你不要?”

    魏然一听这话,身下的动作顿时凶猛起来,直到莳七最后求饶,他才释放出来。

    云雨之后,魏然侧身将莳七拥在怀里,低眸在她光滑的肩上落下一吻:“你之前,是怎么躲过张广柱的?”

    莳七累得快睁不开眼,她就知道他会问这个问题。

    幸好她早就想好了怎么回答了。

    “他们家人不是差点把我打死了吗?然后张一手就说身子养好前,最好别让他碰我,不然小心生不了。”

    魏然顿时一阵心疼,他收紧了圈着她的手臂,轻声道:“没事了,以后有我在。”

    莳七闭着疲惫的双眸,故意道:“可是我以后很难怀孕的。”

    魏然一怔,心底对她的心疼更甚了:“那我们可以领养。”

    莳七听到他的话,唇角不由扬起一丝满足的笑意,当她正要沉沉睡去的时候,脑海中灵光一闪,她缓缓转过身。

    魏然在她的眉心落下一吻:“怎么了?”

    莳七执起他的手,在他的掌心徐徐写下“睚眦”两个字,然后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看。

    魏然被她的目光看的一头雾水,莳七蹙了蹙眉,然后拿起他另一只手,又写下那两个字。

    同样没有反应。

    莳七有些失望,但同时又在想,会不会需要时间。

    但是她错了,她一直观察了小半个月,魏然都没有任何恢复赵誉记忆的痕迹。

    她想了很久,玄净当初是求了佛祖,然后追着她的踪迹附在了尤利塞斯的身上,那么尤利塞斯呢?

    他又去了哪里?

    姑且现将这个放在一边,再说卫朝拥有玄净的记忆,庄周梦蝶,梦蝶庄周。

    说不好到底是不是玄净追了过来,还是卫朝的记忆中出现了玄净的记忆。

    但由此可见,每个位面的他,都是独立的个体。

    也就是说,赵誉的转世,只会存在在之前的那个星际位面,除非他的执念过重,也追了过来,否则莳七根本不可能通过在魏然的掌心写下“睚眦”两个字,就指望能唤醒他的记忆。

    目前莳七能想到的解释,就是这些,这是唯一说得通的解释。

    不知为何,她忽然想起之前妩姬说的话,人三魂七魄尚为完人,倘若她的神魂俱残,她现在的智力不该这样正常。

    那么她历经这么多位面,收集的神魂,究竟是谁的呢?

    莳七静静的看着桌上的镜子,在这个位面,妩姬醒来的次数寥寥无几。

    妩姬说她算是她。

    她用的词是,算是。

    莳七若有所思的摩挲着镜子上雕刻的花纹,良久,她转眸去看正用电脑工作的魏然。

    “如果你某天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个时候,一个陌生人告诉你,你快死了,是他救了你,但是他却要求你帮他做一些事,当你深信不疑,帮这个人做事的时候,突然另一个人来告诉你,那个人在骗你,这个时候,你会相信谁?”

    魏然一怔,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认真思考一阵,才道:“谁也不相信。”

    “为什么?”

    “第二个出现的人,是故事里面的我认识的吗?”

    “不,你不认识他。”

    “那我为什么要信他?这个时候,我唯一能相信的,只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