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三十五)
    莳七昏昏沉沉的从床上爬起来,浑身无力,看着旁边魏然一脸餍足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抄起枕头就捂住他的脸,自己顺势骑在他身上。

    魏然被她弄醒了,眼前一片黑暗,他大掌钳制住她的腰,顺势将她压在身下。

    他眉宇间溢满了笑意:“这么有精神?那再来一次?”

    莳七老脸一红,来你妹!她立刻挣脱他的钳制,默默的翻身下床。

    邮箱内,范博在一个小时之前就已经把东西发过来了,微信上更是十几条消息,问她觉得怎么样。

    莳七听了一下,律师要的东西,里面都有。

    这场官司赢定了!

    莳七打了个电话给范博,只响了一声,电话就通了:“江总觉得怎么样?”

    “很好,我一会儿让人把尾款打给你。”

    范博支支吾吾道:“那之前您说的那十万……”

    莳七忍不住轻笑一声,这十万确实是个饵,她在提防范博来个反水,万一范博还没把东西给她,突然又跑去敲诈何宏迅,那就得不偿失了。

    但是她提前说了除了尾款还有十万,那么按照人一般的情绪,范博第一反应是高兴,高兴有这一笔额外之财,这样他就不会想到再拿着录音去敲诈何宏迅了。

    “一并都会给你的。”

    听了莳七的话,范博顿时喜不自禁,连忙奉承莳七,莳七笑了一声,旋即便和范博结束了通话。

    chlis公司状告何宏迅和雅致一案,最终以胜诉结案。

    法院综合考虑了涉案商业秘密的的价值、侵权行为的性质、后果以及被告的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最后判决雅致赔偿给chlis公司八百七十万元,同时判处何宏迅两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四十八万。

    本来想整莳七,反倒是把自家子公司玩了进去,许逸明气得不行,还被许父数落了一顿,就连董事会都开会批评了他。

    许逸明愈发的暴躁了,以至于江韵这些天过得战战兢兢。

    “要不是你!我怎么会被那帮老头子骂!”许逸明一手打翻了江韵捧过来的咖啡。

    咖啡溅了江韵一身,不过因为是冰咖啡,许逸明只是看了她一眼,就烦躁的走了出去。

    江韵捂着肚子,咬唇坐在床尾凳上,许逸明现在越来越暴躁了,她之前还能说服自己,他除了以前打过她,其他时候对她还是很好的,但是现在……

    他虽然现在没有打她,但是她这些天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生怕触怒了他。

    正当她想着,她的手机响了。

    是唐叶华。

    她有些烦躁的挂断了他的电话,可是唐叶华却孜孜不倦的打着。

    “你到底想干嘛?”她猛地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厉声质问道。

    那头传来唐叶华温柔的声音:“我想见你。”

    “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已经结婚了。”江韵哀求道。

    唐叶华的声音显得有些痛苦:“可是我还爱你啊!我知道我错了,我当初不该对不起你,这么多年了,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每次都在想,如果我当初没有对不起你,你现在嫁的人就会是我了。”

    江韵眼底溢出一丝苦涩,淡淡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呢?”她已经上了许逸明这条贼船,且很难脱身了。唐叶华近乎哀求的声音传来:“韵韵,我只想见见你。”

    江韵低着头不说话。

    唐叶华便执着的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吗?那时候你穿了一件白色的裙子,可是天已经很冷了,我就把你搂在怀里……”

    “别说了!”江韵忽然道。

    “还有我第一次亲你的时候,那天是圣诞节……”

    “我让你别说了!”

    顿了顿,唐叶华轻声道:“我一直忘不掉你。”

    江韵沉默了良久,久到唐叶华几乎以为她再也不愿开口了,心灰意冷的正要说话,却听到她的声音传来:“见面的时间我会联系你的。”

    唐叶华顿时欣喜若狂,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可那头已经把电话挂了。

    莳七这两天收获颇丰,私家侦探寄给她两份照片。

    第一份,是江韵的,江韵又去和那个叫唐叶华的男人见面了,两人虽然只是在一家私人会所吃个饭,但莳七依然可以送照片上看出来,江韵和唐叶华相谈甚欢。

    莳七边看照片,边忍不住挑眉,江韵这是准备给许逸明的帽子染点颜色了?

    第二份,是陈安寒的,除了照片,还有一份文字说明。

    大概就是,陈安寒这些年一直会给一个男人钱,每年二十万,照片是陈安寒今年去见那个男人时被偷拍下来的。

    魏然忍不住笑了笑:“这母女两个,是说好了麽?”

    莳七倒是不这样觉得,江韵可能要出轨,但是陈安寒未必,那个男人应该只是替她办事的。

    “对了,你舅舅刚刚打了电话过来,让你今晚回去吃饭。”魏然低眸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

    “那就一起去吧。”莳七将照片收回保险柜里。

    晚上回去周家的时候,莳七便被周逡拉到一旁,她忍不住笑道:“平时也不见你回来,怎么今天就这么巧?”

    周逡被晒成小麦色的脸竟然有些红了:“姐,问你个事儿。”

    莳七看了一眼魏然,然后道:“说。”

    “那个……那个……”周逡支支吾吾道。

    莳七会意的瞥了一眼魏然,魏然挑了挑眉。

    “不说我就走了。”

    “我说我说!”周逡连忙拉住莳七,脸涨得更红了,“我想问你,那天在你家那个女人……”

    “谁?”莳七明知故问。

    “就……就是金曼!”周逡又开始结巴了。

    莳七下意识就看了眼魏然,果然看见他眉宇间满是得意。

    魏然忍着笑意,答应了一声李璇的问话,过了好一阵子,才见莳七走了过来。

    她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一把将包甩在他身上,恨恨道:“你赢了。”

    “我早告诉过你了,是你不信。”魏然趁着李璇转身的功夫,忽然凑近莳七耳边,轻声道,“别忘了欠我的。”

    “知道了!”莳七一把推开他。

    早知道就不和他打赌了,顺着他拉倒了。

    她万万没想到周逡竟然真的看上了金曼,他上回见到金曼,已经是两个多月前了,她刚才甚至严肃的和周逡说金曼和他不一样,如果周逡只是玩票性质的,就不要去祸害人家了,毕竟金曼经历的事情,不允许她再一次受到伤害了。

    周逡是她弟弟,对她也特别好,但是毕竟是富家子弟,她就掰掰手指算,光认识的,周逡就谈了五六个个了,这还不包括她不认识的。

    周逡被她严肃的态度弄得怔住了,莳七只好叹了口气,让他好好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