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三十六)
    周安平叫莳七过来吃饭,其实是想告诉她关于江阴和江韵亲子鉴定的结果的。

    书房里,莳七看着上面的结果,“符合遗传规律,亲权概率大于0.9999。”

    她忍不住冷笑一声:“还真是。”

    周安平拿着雪茄的手隐隐颤抖:“我要找人去调查当年的事。”

    “说到这个,我倒是可以提供几个方向。”莳七放下手中亲子鉴定的报告。

    一是陈安寒当年生产的医院,肯定有江韵的出生记录,只要证明江韵确实是比莳七小两岁,而不是三岁,那就可以证明江阴是婚内出轨了。

    二是陈安寒为什么数十年如一日的给那个男人的钱。

    那个男人的身份只要查清楚了,说不定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正当周安平安排的人开始调查的时候,莳七也没有闲着。

    她按照江念之的印象,找人化妆成当年拐卖她的人,然后在江韵出去的时候,故意出现在她面前。

    江韵被吓得不轻,以为是那些人回来找她了。

    她连着做了几天的噩梦,最终决定联系那些人,那些人不在本省,听说她要找他们,商量了一下,便来了a市。

    因为此前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行动,他们已经很久不敢有什么动作了,正是缺钱用的时候。

    一听说江韵要找他们,便想着敲她一笔。

    江韵和那些人见面的时候,厚重的粉底都快遮不住她的黑眼圈了。

    “开个价吧。”江韵的声音中透露着疲惫。

    戴墨镜的光头男人笑了笑:“你能给多少钱?”

    江韵冷冷的看着他:“五十万,以后就算事发,也不准把我供出来。”

    “这个嘛……”男人摸了一把自己的光头,砸了咂嘴,“五十万买平安,好像有点少。”

    江韵冷声道:“八十万。”

    男人不说话,自顾自的点了一支烟,眯了眯双眼盯着江韵。

    “一百万,这总够了吧!”江韵强压着心底的怒火,咬了咬牙狠狠道。

    男人嗤笑一声,竖起两根手指:“两百万。”

    “你!”江韵气得怒目而视。

    男人笑了笑:“别装了,我知道你是有钱人,这点钱对我们来讲算多的,对你来说,不就是几个月零用吗?几个月零用买平安,这笔买卖很划算了。”

    “行!”江韵拿起桌上的墨镜带了起来,“钱我会打给你的,以后就算出事了,也不准把我供出来。”

    “那肯定的。”

    江韵找陈安寒要了一百万,又从许逸明给自己的零用钱里拿出了一百万,给那个男人打了过去。

    等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唐叶华打电话过来了。

    她和唐叶华已经保持这种见不得光的关系几个月了,她的肚子也快七个月了。

    这几个月里,她和唐叶华好像再次回到了那段恋爱的时候。

    唐叶华对她格外体贴,无论是生活中还是床上。

    她看了一下时间,今晚许逸明有个饭局,她可以迟一点回去,想了想,她便去了唐叶华的住所。

    云雨之后,唐叶华轻抚着她光滑的后背,温柔的说道:“要是能和你说早安就好了。”

    江韵苦笑道:“哪有这么容易?”

    “我想照顾你一辈子。”唐叶华低头亲吻着她的肩膀,大掌在她的身上游走。

    江韵伸手捉住了他的手,扶着肚子坐了起来:“我该回去了。”

    唐叶华看着她起身穿衣服,闷闷叹了口气,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还是起身帮她穿衣服。

    江韵穿好衣服,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等下次吧,许逸明好像说有个项目要出国谈。”

    “好。”

    江韵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晚上八点了,许逸明应该是快回来了。

    她开着车紧赶慢赶的回了家,屋内漆黑一片,她登时就松了口气,许逸明还没有回来。

    “你终于知道回来了!”黑暗中忽然传来一个近乎冷厉的声音。

    江韵吓得连声尖叫,只听啪的一声,灯被人打开了,许逸明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体遥控器。

    “你……怎么回来不开灯啊?”江韵强忍着心底的惊惧,佯装镇定的问道。

    许逸明点了一根烟,面无表情的站起身吸了口烟,然后缓缓走到她身边,没有拿烟的那只手轻轻抚摸着江韵的肚子。

    “今天去哪儿了?”许逸明又吸了口烟,淡淡问道,“你娘家?”

    江韵强壮镇定:“对啊,去我爸妈那里了。”

    她顿了顿,又故作撒娇道:“快把烟掐了吧,对宝宝不好的。”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那一瞬间,许逸明的手忽然伸到她身下,穿过裤子摸了一下。

    他的手顿时湿漉漉的,许逸明脸色不变,可眸底的冷光却更甚了几分。

    江韵在他摸她身下的一瞬间,霎时间脸色一片惨白,她回来的匆忙,下面还没有清理。

    “这是哪个野男人留下来的?”许逸明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手,“你就这么贱吗?还是我满足不了你?”

    “逸明,你……你听我解释。”江韵脸色煞白,一边后退一边语无伦次道。

    许逸明脸色阴沉,一把拽过她的胳膊。

    紧接着,江韵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臂,上头是许逸明刚刚烙下的烟痕。

    许逸明口中喃喃骂着,一面拿烟头在江韵身上连着烫了好几下。

    “许逸明你疯了!快放开我!”江韵声嘶力竭的哭喊着。

    许逸明神智已然丧失了,他一把将江韵扛起来,扔在沙发上,紧接着去扒她的裤子,眼睛通红:“我给过你机会的……我给过你机会的!”

    “你疯了!”江韵的腿不停的踢着,试图踢开许逸明。

    许逸明被她猛地踢到了脸,他气得狠狠一巴掌甩到了江韵的脸上:“你他妈给我闭嘴,臭表子!”

    他将她裤子扒掉之后,便狠狠的挺身而入。

    江韵疼得直掉眼泪,她一面捶打着他,一面骂他。

    “许逸明……我好疼……”

    “就是要你疼,不然你不长记性!”许逸明凶猛的冲撞着。

    江韵的双眼已经被泪水蒙住了,她下意识挣扎着,她摸到了茶几上的烟灰缸,顾不得许多,拿起烟灰缸便对着许逸明的头狠狠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