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三十七)
    莳七和金曼在魏然的陪同下,走进了警局。

    约莫着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警局内响起了警笛声,紧接着便是一辆辆警车开了出来。

    莳七平静的坐在沙发上,魏然低头握了握她的手,轻声安慰道:“没事,会抓到的。”

    莳七抬眸对着他点了点头,她其实一点也不怀疑一定会抓到的,但是她就是挺享受这样魏然将她捧在手心的。

    就在江韵和那个男人各自离开之后,私家侦探便将拍到的证据发给了莳七,莳七便带着这些东西去了派出所。

    警方很快就锁定了那帮人现在还在a市中没有离开,便立即出警实施抓捕。

    至于江韵,也因为涉嫌拐卖人口证据确凿,而很快被警方锁定。

    警笛声一路长鸣,行至一片高档住宅区。

    二十三楼,大门紧闭。

    楼道内灯火通明,角落里还摆放着几盆绿植,墙上挂着几幅现代主义的画作。

    一个便衣按下了墙上的视讯:“你好,送快递的。”

    良久,眼前的门从里面开了一条小缝,明显里头还挂着链条锁。

    忽然,在里面的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只巨大的钳子从外面探了进来,只听咔嚓一声,链条锁被剪断了,紧接着,门外的警察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开了门。

    “不许动!”

    队长看着眼前的男人头发湿漉漉的,脖子上还挂着一条毛巾,呼吸急促,仿佛刚结束了某个剧烈运动。

    许逸明眯了眯双眼,单手轻抚在玄关处的柜子上:“擅闯私人住宅,拿不出正当理由,我可是要告你们的。”

    “你好,这是我们的证件。”一个便衣走上前,向他出示了一下证件,“许先生,你的妻子江韵涉嫌拐卖人口,请让我们进去。”

    许逸明眉目一怔,倚靠着柜子,漫不经心道:“她不在。”

    几个便衣互相看了一眼,紧接着就听他继续道:“她在外面有男人了,没有回来。”

    许逸明的唇角骤然勾起一抹轻嘲:“他叫唐叶华,你们去问他,江韵人去了哪里吧。”

    队长忽然瞥见许逸明随意搭在柜子上的手,指甲缝里残留着血迹,他立刻给手下的人使了个眼色:“抱歉了。”

    话音刚落,其中一个警察立刻反手钳制住许逸明,将他的头按在柜子上。

    其他的警察立刻进入屋内搜查。

    不过多时,一个警察小跑到队长身边:“报告,发现嫌疑人。”

    队长跟着他走进了浴室,顿时就被眼前的状况惊住了。

    只见一个女人躺在浴缸里,遍地都是鲜血,花洒开着,喷洒出来的水也变成了血红色,满目猩红。

    许逸明骤然哈哈大笑,五官扭曲,面目狰狞:“她就是个贱人!我对她还不够好吗?她竟然背着我找别的男人!”

    队长皱了皱眉,大手一挥:“抓起来。”

    她竟然还反抗,拿着烟灰缸砸了他。

    他的脑子被砸得一片混沌,可是后脑勺传来的剧痛却在告诉自己,江韵这个贱人,真为了一个野男人想要砸死他!

    许逸明彻底丧失了理智。

    江韵趁着他浑浑噩噩的时候,拿着手机躲进了浴室。

    许逸明跌跌撞撞的追了过去,就在江韵双手颤抖,打给唐叶华的电话正要接通的时候,浴室的门被撞开了。

    江韵吓得连声尖叫,手一抖,手机掉进了马桶里,她面上满是惊恐,此刻的许逸明仿佛恶鬼一样可怕。

    她跪在他脚边哀求,求他原谅她,她再也不敢了。

    可是许逸明已经听不进去她任何一句话了,他高高举起烟灰缸,对着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江韵,狠狠的砸了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

    他也不记得自己砸了多少下,反正他最后砸得胳膊都酸了,他丢掉手里的烟灰缸,一把薅起江韵的头发,她的脸已经被他砸得血肉模糊了,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许逸明面无表情拿起挂着的毛巾擦了擦手,眸底通红。

    忽然,他的眼泪掉了下来。

    许逸明蹲下身,抱着江韵的尸体失声痛哭:“韵韵……你怎么就不乖啊……”

    他抱着江韵的尸体,哭了很久,当他哭累了,看着江韵直至最后一刻,手都是捂在肚子上的,许逸明眸底顿时溢满了怒火和恨意,他狠狠的一脚踹在她的肚子上。

    仿佛不解气一般,他对着她的肚子狠狠的踢了下去,嘴里还不住的骂着。

    “贱人,肚子里的也是那个男人的野种……”

    许逸明打累了,便将江韵拖入浴缸中,放了一浴缸的水,自己用花洒冲了个澡,准备一会儿给父亲打个电话,让他找人把江韵的尸体处理掉,最好能陷害给那个绿了他的野男人。

    就在此时,外头有个人敲门,说是送快递的。

    江韵死了。

    消息传开的时候,江家和许家彻底撕破脸了。

    江韵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保住,是个男孩儿,许母一听儿子被指控谋杀,孙子胎死腹中,当场就晕了过去。

    许父一夜白了头,上下打点关系,看看能不能判的轻一点,或者买通关系,让人进去顶罪。

    没想到他素日跋扈惯了,连势均力敌的周家都不放在眼里,又何况是其他人呢。

    所以,许家一出事,没人肯帮忙。

    许父拿着钱送不出去,许氏集团为了不影响生意,董事会结束后,便架空了许父的权利。

    至于江家,因为江韵出轨在先,死后传的沸沸扬扬的,江阴在学校里被人指指点点,学校便让江阴暂时回家休息一阵子。

    许父找不到肯帮忙的人,眼看着许逸明前路无望,许母便三天两头去江家闹。

    陈安寒只得和江阴搬到另外的房子里,许母找不到人,便去陈安寒的美容院闹。

    陈安寒美容院的生意被眼中影响。

    而就在此时,警方找到了陈安寒,经最高检核准,指控她买凶杀人,重审当年周珏车祸一案。

    陈安寒当年买通了帮周珏的车做调试的人,在周珏的刹车上做了手脚,而在此之后,那个男人年年都会来找陈安寒要钱。

    陈安寒被抓了,江阴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几岁。

    他从来没想过周珏的死,竟然是陈安寒干的,他当年确实是婚内出轨,但是那是一个意外,源于一场醉酒。

    莳七看着病床上的江阴,冷笑一声:“爸你放心,这么多年你一直对我不闻不问,但是我和你不一样,我还是会赡养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