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孔雀女的凤凰男(完)
    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足以改变很多事。

    莳七和魏然结婚之后,第二年就生了个女儿。

    这三年里,周逡一直在追求金曼,莳七本以为他当年不过是一时兴起,骨子里还带着富家子弟的轻浮,儿戏人间,让她没想到的是,他这回是认真的。

    不止莳七没想到,就连魏然也没想到。

    金曼从未想过自己还会再婚,就算再婚,估计也只会是个条件相当的人,毕竟很多追求她的男人,但是一听说她有个女儿,便望而却步了。

    周逡一直在追她,各种手段,她几乎次次都会被感动到。

    但是她很清醒,像她这样的人,是配不上他的。

    无论是家世,还是其他什么,他很好,她也对他生出了感情,但是她并不敢往前踏一步,哪怕他明明已经朝她迈进了九十九步。

    最后一步,是不可磨灭的鸿沟,其中隔着悬崖万丈。

    “你怎么想的呢?”莳七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金曼买来的宝宝衣服,一边问。

    金曼唇角溢出一丝苦涩,淡淡道:“他比我小了七岁,很多事情他还不明白,等他兴趣过了,自然就明白了。”

    莳七挑了挑眉,轻笑一声:“那他这个兴趣可持续了快三年了。”

    不过金曼不愿意,莳七也不会帮周逡,毕竟他要想追到金曼,还得看他自己。

    李璇和周安平那边就是一道坎。

    “对了,你还记得汤思凡吗?”金曼不想再聊周逡了,遂转移了话题。

    莳七眯了眯双眼,她怎么会不记得汤思凡,那个明明和她们一样,最后却出卖金曼,还得金曼差点被打死。

    金曼面上的神色有几分古怪:“她又回去了。”

    “嗯?”莳七漫不经心的答应一声,隔了几秒,她猛地抬眸,眸底带了些许震惊,“回哪儿去?回村子?”

    金曼点了点头:“是自愿回去的,她本来文化层次也不高,被拐卖去了山里,待了也有七八年了,儿子生了三个,那家人是死活都不肯放人,她想儿子想的快疯了,去了几次要见孩子,后来就和那男人领证了。”

    这事她本来也不知道,还是前两天果果的爸联系她,希望她能回去和他过日子。

    还用汤思凡这件事来说服她,估计是因为汤思凡自愿回去这件事,让果果的爸以为多说几句好话,就能骗她回去。

    毕竟在这帮人眼里,单亲比出轨还要罪大恶极。

    莳七有些唏嘘,她之前就听说过,关于解救被拐卖妇女,其实就算解救了,但是因为孩子,不少人都会回去。

    没想到汤思凡还真回去了。

    她也知道汤思凡那时候之所以会出卖金曼,就是因为以前,有个逃出去的女人,说好了逃出去就报警救汤思凡出去,但是那女人食言了。

    其实说起来也挺悲哀的,汤思凡曾经那么想逃出去,可当她真的逃出苦海了,却被绊住了。

    “人各有命啊。”莳七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金曼也唏嘘的点了点头,旋即忽然想到了什么,便问道:“对了,你那个婆婆最近怎么没来烦你们了?”

    莳七轻笑一声:“不敢来了,怕了。”

    她和魏然要结婚的时候,孙春玉就百般阻挠,不是坐地起价,非要莳七将自己名下的房子写上她和魏然的名字,莳七当然不肯,她可以写魏然的名字,但凭什么要带上孙春玉呢?

    后来魏然彻底冷了脸,孙春玉这才收敛了一些。

    婚后,孙春玉和魏俊就时不时的过来贪小便宜,魏然看着很烦,但是碍于孙春玉是他亲妈,只是委婉的说了几句。

    连魏然都没有太过于驱逐他们,莳七便没有过问。

    没想到有一回趁着魏然出差,魏俊独自登门,说送东西过来,他竟然将莳七按在沙发上意图不轨,莳七很冷静,拿起杯子砸他的头,挣脱之后,将自己反锁在卧室,先打电话给了周逡,又打电话报警。

    周逡是敢在警察之前到的,他将魏俊揍了个半死。

    魏俊意图强歼未遂,被判了两年,在狱中时,魏然买通了监狱里的某个犯人,废了魏俊的下面和双腿。

    因为魏俊是意图强歼莳七而被判刑的,所以孙春玉三天两头就来闹,魏然对她仅存的母子亲情,在她三天两头的闹腾中,也消耗殆尽了。

    前几天魏俊出狱了,魏然去接他,亲口告诉他,那套在市区两室一厅的房子送他了,如果他要卖掉,也随便,那套房子地理位置赶上规划了,拆迁能拆到不下两百万。

    但是房子既然给他了,那么魏然和他以后就再没有半点关系了,如果魏俊还不知好歹,就不要怪他翻脸无情了。

    至于孙春玉,魏然也不想管她了,但是毕竟还有生养恩,他单独给了孙春玉一张卡,每年定期往里面打五十万,如果孙春玉以后再来闹,跟莳七和他胡搅蛮缠的话,他以后一分钱都不给她。

    当然这卡也随便她瞒不瞒着魏俊,反正如果被魏俊拿去,魏然是不会管的。

    又过了两年,莳七和魏然的女儿已经四岁了,年底的时候,莳七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条红线,立刻气势汹汹的去找魏然算账了。

    她原本以为,这算是年底的最后一件大事了,没想到去舅舅家吃饭的时候,周逡更是让人惊讶。

    他带着金曼回去了。

    莳七愣愣的看着金曼,金曼则是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笑:“还是被他套牢了。”

    莳七以为李璇和周安平会反对的,可是那两人态度都异常诡异,李璇更是对金曼特别亲近。

    周逡笑嘻嘻的凑到莳七身边:“怎么样?我可不打无准备之仗!”

    莳七这才知道,原来周逡早就说服了李璇和周安平,他甚至不要家里的钱,然后白手起家开了间工作室,工作室还做的挺好,就是为了向周安平和李璇证明,他的所有决定都是深思熟虑过的,而且他有能力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李璇憋不住事,好几次想和莳七说,但是碍于周逡嘱咐过的,除非他能不靠家里混出个样子来,否则他不想让他姐知道,因为他姐这几年在他眼里就是他奋斗的目标。

    再后来,李璇私底下约见了金曼,相处之下,她还挺喜欢金曼的,更重要的是,金曼改变了自家儿子懒散的样子。

    莳七听了之后,跑去和魏然吐槽,魏然只是眉目含笑的看着她。

    她顿时就了然了:“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莳七忍不住撇了撇嘴,感情所有人都知道,就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魏然的微笑缱绻,宛如秋日里的暖阳,抬手将她拥入怀中:“都两个孩子的妈了,还这么孩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