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九十六章 九千岁(一)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

    延和八年,春。

    延和帝第一宠妃万贵妃于梦中惊醒,大病七日,延和帝衣不解带,于其侧精心照拂。

    万贵妃大病之时,曾向延和帝吐露,听闻南海有鲛人,泣泪成珠,想要取其泪珠缀以凤冠之上,延和帝闻言,下旨命司礼监秉笔太监姬平生,率领船队前往南海,活捉鲛人,进献万贵妃。

    广阔无垠的海面上,碎金般的阳光倾洒,波光粼粼,清澈的湖水恍如一块质地通透的碧玉,纯洁无暇。

    平静的海面上行驶着数十艘宝船,雕梁画栋,大长者高三十有二丈,阔十四丈,可在一望无边的海面上,宛如几片落叶。

    忽然,厚重的乌云遮天蔽日,狂风四起。

    宝船上的将士们倾巢而出,人声鼎沸,口中纷纷惊喜大叫:“鲛人!是鲛人!”

    就在此时,甲板上大步流星走来一长身玉立的男子,只见他面容阴柔,一双剑眉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肤色苍白如霜,薄唇微抿,一双狭长的眸子里盛满了冷漠与阴狠。

    “姬公公,前方有鲛人出没!”一个身披铠甲的将士单膝跪在姬平生面前,拱手禀报,脸上是压不住的狂喜。

    快一年了,他们奉旨出海找寻鲛人,已经快一年了,现在终于找到了,怎能不叫人欣喜若狂!

    姬平生阴柔的面容看不出任何神色,只是微微颔首。

    狂风怒号,四周的海面上翻腾起数十丈高的海浪,重重的拍向甲板。

    纵然是大周第一宝船,竟是也被海浪拍的四摇八晃,幸好姬平生早已让出海的数十艘宝船,用胳膊粗的铁链尽数绑在了一起,才不致使宝船翻沉。

    姬平生手扶栏杆,眸底尽是冷漠。

    贺将军站在指挥台上,大声指挥着将士们活捉鲛人,巨大的渔网从甲板上猛地倾洒而下,将士们费尽全力排成纵列,将已然捕获鲛人的渔网拉上来。

    就在渔网快被拉上来之时,渔网陡然破了个大洞,那抹淡蓝色的身影飞一般的挣脱开渔网,再次回到海中。

    “废物!”姬平生脸色阴沉,薄唇轻吐出两个字。

    言罢,他大步流星走上前,厉声命令周围的船只纷纷抛下渔网,他拿起船上的船锚,对着被渔网围住无措的鲛人重重砸了下去。

    船锚击中了鲛人的鱼尾,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小片还海面被染的通红。

    “撒网!”他厉声呵斥,话音刚落,巨大的渔网倾洒而出,终于将那昏死过去的鲛人捕获。

    天空上遮天蔽日的乌云渐渐散去,露出了高悬的艳阳,原本波涛汹涌的海面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姬平生方才被溅了一身的海水,此刻,他正坐在浴桶之中,双臂搭在桶边,眼眸微阖,似乎在养神。只听门扉上响起两声轻轻的叩门声,旋即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姬公公,贺将军来了。”

    “且叫他候着。”姬平生不冷不淡的答应了一句。

    婢女对这样的情况早已习以为常,她低低应下了,正要离开之时,忽然听见姬平生又开了口,“那鲛人可醒了?”

    “回公公的话,还不曾。”

    姬平生的眸底漾出几分怔忪,让他一张素来阴柔狠厉的脸,显得有些许柔和。

    “若是醒了,记得来报。”

    婢女连忙答道:“是,奴婢记下了。”

    “嗯,去吧。”姬平生神色淡漠的看着自己手腕上的十字疤痕,旋即闭上双眼,将自己完全沉入水中。

    贺廉在外头等了约莫着半个时辰,才见姬平生穿戴整齐后走了出来。

    莳七昏昏沉沉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方五丈宽的水池,而自己,双手俱被上了锁链,躺在水池中。

    她闭了闭眼睛,困倦袭上心头,她再次沉沉睡去。

    又睡了很久,她仿佛做了很长的一个梦,只是再次醒来时,她已经半点不记得梦中的内容,只是心口仿佛隐隐有被撕裂般的痛楚。

    方才混沌沉睡不觉得,这回醒来已是有些清醒了,莳七这才发现自己原该是双腿的下半身,赫然变成了一条鱼尾,上头的鱼鳞隐隐闪烁着淡蓝色的光芒。

    鲛人?

    莳七试图摆动鱼尾,可鱼尾上顿时传来剧烈的疼痛,她这才反应过来,鱼尾被利器弄伤了。

    就在此时,一直候在外头的婢女听到里头的动静,进来看了一眼后,便匆匆离开了。

    莳七甚至来不及喊住她,她不由得轻声叹了口气,闭上了双眼,原主那支零破碎般的记忆渐渐涌入脑海中。

    她叫苍央,是海中鲛人,或者说,她是海中鲛人族最后一只鲛人。

    而穿越女名唤万文漪,是当朝皇帝最宠爱的万贵妃,除此之外,她竟然半点也搜寻不到其他的记忆了。

    莳七的眉心浅蹙,怎么会这样?苍央的记忆去了哪里?

    她睁开双眼,眼底布满了凝重,直觉告诉她,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难道是因为陆辛元气大伤,导致她过来的时候,没有完整的接收苍央的记忆吗?

    莳七试图挣脱牢牢锁住双手的链条,当她转眸,目光落在手上时,脑中一片空白。

    她心中一颤,双唇嗫嚅,指尖的指甲轻轻掐着掌心,却半晌没有动弹。

    为……为何?

    为何她戒指上玉石的颜色,是趋近于红色的?

    她明明……甚至还不知道他是谁!

    就在她怔忪茫然的时候,门扉上的大铜锁再次被打开了,此时,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正站在门前。

    室内一片昏暗,外头的日光炫目,将那男人衬得仿佛天神降临。

    男人负手而立,于逆光之中,莳七勉强睁开双眼,却依然看不清他的面容。

    “是你们捉了我?”莳七试探着问了一句。

    男人没有开口,却背着手缓缓走到水池旁,莳七这才看清他的容貌,脸色苍白如霜,眸色深邃,仿佛万丈深渊,叫人看不清他的心思。

    姬平生目光落在莳七的脸上,仿佛在透过她看向另外一个世界。

    良久,莳七才听到他冷漠的嗓音传来。

    “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能泣珠。”他狭长的眼眸中似乎流动着一抹复杂的光,“终于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