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九十七章 九千岁(二)
    莳七眸含戒备,将自己往后方靠了靠:“你待如何?”

    姬平生缓缓蹲下身子,修长的手指轻轻撩拨着水池中的水,平静道:“不待如何。”言罢,他猛然站起身,没有一丝犹豫的离开了。

    莳七忍不住蹙了蹙眉,当真是莫名其妙。

    跑过来跟她说了两句似是而非的话,转身就走了,她却没有套出半点有用的信息。

    奉旨出海抓捕鲛人的宝船,终于掉头回程。

    铁索连船,行驶在茫茫的海面上,如一排有序的秋叶。

    姬平生站在甲板上,目光投向茫茫的海面,眼底竟是有几分迷茫。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姬平生那一双狭长的眼眸中再次恢复了清明和阴冷:“何事?”

    菡萏连忙行礼道:“启禀公公,那鲛人,不肯进食。”

    姬平生眯了眯眼眸:“那便饿着。”

    菡萏有些惊惧:“可是……已经三四日了。”

    姬平生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拨弄着拇指上的扳指,半晌才冷淡道:“带路。”

    昏暗的水牢中,永不见天日,没有窗,只有方低低矮矮的门,而那门上,终日挂着锁,像是怕她跑了似的。

    就连她自己的手上,都各被一条粗重的铁锁链牢牢的锁在了水池里。

    除此之外,更是没有人和她说话,也不知为何,她脑海中竟是不自觉的浮现出当日在天宁宗青云门前,她也是这般,四肢被锁在寒刺柱上,整整三天三夜。

    她以为那早是前尘旧梦了,可是那种恐慌,竟是在这一方水牢中,再次萌生,生根发芽。

    且日夜壮大。

    她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一日三餐俱有人送来,不过都是活鱼,她只是扫了一眼,便恹恹的别开了双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水牢的门扉再次响了。

    她甚至都懒得抬头看上一眼,左不过又是来送饭的,又是活鱼罢了。

    “以死相逼?”水牢里顿时响起那道阴柔中带了几分冷厉的声音,“你确实想对了法子。”

    莳七猛地抬眸,便看见那天那个俊美阴柔的男人又出现了。

    她淡淡移开双眼,唇角凝起一抹轻嘲:“是麽?那你是来成全我的了?”

    “放你归海是万不可能的,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的好。”姬平生眸光淡漠,双手端于腹前,下意识的摩挲着拇指上的扳指。

    门外匆匆走进了一个侍从,他搬了一把椅子放在姬平生的身后,姬平生淡淡扫了他一眼,侍从便会意退了出去。

    莳七抿了抿双唇,轻笑一声:“我不归海。”

    姬平生眸底闪过一丝异色,薄唇紧抿,良久才勾唇讥讽:“让你死也是不可能的。”

    “我既不归海,也不欲求死,公公当真是机敏,只是猜错了。”莳七眼底嘲弄更甚。

    她那三千青丝随水飘荡在水面上,宛如洗墨一般,看的姬平生眸光微怔。

    莳七轻笑一声道:“我只要三餐正常,有一方软榻可供安眠,这处水池可供我随意出入,只此三点,否则玉石俱焚。”

    她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要捉她,,但她还是从这几日里看出了端倪。

    首先,这些人应该是奉命捉拿她,其次这些人并不想让她死,或者说,她若是死了,这些人也交不了差。

    所以,她可以利用这点,来要挟他们。

    至少先从这水牢出去,才能再做打算。

    姬平生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一瞬不瞬的凝着她:“你就不怕惹怒了我?一刀要了你的命?”

    莳七嗤笑一声:“真是可笑,谈判之前,你已经暴露了你的最终目的,真要是想要我的命,你早就放任我不进食了,哪里还会特意过来?”

    姬平生眼底蕴出几分异色,他下意识的摩挲着玉扳指。

    良久,才冷声道:“前两点,我可以答应你,但随意出入水池这件恐是不行。”

    莳七也不强求,她只是给他提供了几个自己能接受的选项,无论他选择哪个,对她来说都是好事,她也并不担心他会不答应,因为既然他肯来,说明她的命确实还有用处。

    姬平生看着莳七,苍白的脸上骤然浮现出一丝兴味:“我倒是好奇,鲛人出水,会是如何的景象?”

    当晚,莳七手上的镣铐便被摘除了,水牢里除了姬平生,还有其他几个人。

    莳七也不在意,在池子里曳尾游了一圈,虽然她的鱼尾被伤了,但长时间不能动弹,还是让她深感难耐。

    姬平生薄唇微抿,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水池中游动的身影。

    莳七在池子里游了一圈之后,猛地从水中抬起头,她的长发在空中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姬平生站得不远,顿时被她拍起的水花溅湿了衣摆。

    一旁的婢女吓得面如菜色,姬平生面色不变,依然负手而立。

    莳七见他的衣摆被自己弄湿了,还死要面子,便觉得好笑,忍不住肆意笑了几声。

    “玩够了便出来。”姬平生声音淡漠。

    莳七轻笑一声,缓缓从水池中浮出,如凝脂一般光滑细腻的玉臂撑在池边,纵身一跃,鱼尾从水池中拍着浪花而起。

    这次的浪花颇大,溅的姬平生等人彻底湿了衣裳。

    莳七轻笑一声低了低眸,就在所有人下意识闭上双眼躲开水浪的时候,她已经亭亭而立站在地上了。

    姬平生率先回过神来,目光落在水池边站立的女子身上。

    只见她身披淡蓝色的鲛绡,质地轻薄,清晰的勾勒出她曼妙有致的身姿,如弱风拂柳,一双含俏带笑的双眸,宛若夜空中的繁星,顾盼流转之间,稍不经意便勾人心魄,叫人沉溺其中。

    姬平生身后的婢女双目中满是震惊,传闻中鲛人所织出的鲛绡,质地轻薄,入水不濡。

    姬平生双眸微眯,对身后的几个婢女道:“看好她。”

    婢女们连忙蹲身行礼:“奴婢谨记,公公放心。”

    莳七也不理会他们,只是自顾自的拭去面上的水珠,鲛人的鱼尾,遇水成鱼尾,出水则成双腿。

    此前姬平生用船锚伤了她的鱼尾,此刻莳七离水后,鱼尾变成双腿,那伤口在她小腿上,不一会儿便沁出了血,将那淡蓝色的鲛绡染成了红色。

    “用药将她腿上的伤敷一下。”姬平生声音冷淡的交代了一句后,便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