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九千岁(四)
    菡萏带上门,攥紧了手里的帕子,眸底溢出一丝复杂之色。

    鲛人苍央,已经在穿上住了近半个月了。

    此前,主子吩咐过的,她鱼尾上的伤,不必好全,只用普通的伤药吊着便是,可是现在,主子竟然嘱咐她,拿些上好的金疮药给鲛人。

    鲛人是极美,听闻她们的歌声能惑人心神,难道这短短半月,这鲛人竟连主子也迷惑了?

    不,主子是要成大事的人,现在这般,也不过是忍辱偷生,悬梁刺股罢了,只待有朝一日……

    鲛人怎么敢左右主子的心神?

    菡萏轻轻吐出一口气,眸光中隐隐藏匿着几分毅然。

    左不过主子是奉那狗皇帝的旨意,前往南海捕捉鲛人,万贵妃要的也不过是鲛人的眼泪罢了,泣泪成珠?当真这么神奇?

    菡萏脑海中早已闪过无数个念头,可面上依旧是波澜不惊。

    她抿了抿唇,心中有了思量,往膳房的方向去了,从膳房出来时,她的手里便拎着一个上了红漆的食盒,她走回关押着莳七的房间,门口把守的侍卫立刻将门上的锁落了下来,她便信步走了进去。

    莳七正半躺在水池中,微阖着双眸,方才脑仁的剧痛,着实让她够呛。

    躺在池水中半晌,才渐渐恢复清明。

    “苍央姑娘,奴婢方才去膳房走了一趟,给您带了点夜宵。”菡萏笑盈盈的将食盒放在桌上。

    莳七漫不经心的睁开双眸,淡淡扫了一眼便道:“先放着吧,才用过晚膳不久,倒不觉得饿。”

    菡萏笑着答应一声,将食盒中的糕点端了出来,面上洋溢着欢欣的笑意:“苍央姑娘,天这么冷了,你泡在水里不冷么?”

    “还成,受得住。”莳七依旧是漫不经心的回答了她。

    菡萏眸底闪过一丝冷光,旋即嘻嘻笑着:“苍央姑娘,你讲讲海里的事呗?”

    “海里?”莳七轻抬玉臂,撩起池中的水,“海里有什么可说的,不就是水吗?”

    “听说海里有龙王,还有龙宫,龙王掌管三十万水兵,主天下降雨,是真是假?”菡萏靠近池边,笑道。

    莳七眯了眯双眸,正觉无聊的她,忽然心起坏意。

    她轻笑一声看向菡萏:“自然是真的,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就在此时,屋内另一个伺候的婢女合欢惊叹了一声:“咦,原来是真的吗?我还以为是假的。”

    莳七缓缓游到池边,趁着合欢不注意,猛地用鱼尾扑腾起巨大的水花。

    合欢吓得尖叫连连,莳七则得意的朗声大笑,眉目间盛满了肆意与张扬。

    “姑娘真坏!”合欢撇了撇嘴,用帕子摸了摸脸,往远处站了站,不肯再朝莳七靠近半步。

    此时,菡萏则是微微一笑:“苍央姑娘,海里究竟是什么样啊,您和我们说说呗。”

    莳七一双凤眼微挑,上吊着惑人的神采:“真想知道?”

    “真想知道。”菡萏还没来得及说话,合欢倒是笑嘻嘻的开了口。

    莳七灵巧的坐上了池边,鱼尾离水便化作了双腿,饶是见过好多次了,合欢再见到这景象,还是惊讶的啧啧叹了几声。

    莳七往软榻上懒懒一趟,伸出玉臂撑着下巴,冲着合欢勾了勾手指。

    合欢立刻殷勤的走上前:“姑娘有什么吩咐?”

    “捶腿。”

    “好嘞!”合欢干脆利落的半跪在莳七脚边,将她的双腿置于自己的膝上,然后轻轻捶着。

    菡萏也笑着端了个小杌子在莳七身边坐下,顺带着将那盘糕点端到莳七面前:“苍央姑娘边吃边说。”

    莳七睨了她一眼,朱唇轻启:“海里有龙王这事,你们都知道,那你们可知龙王三太子麽?”

    “这倒不知,原来龙王还有太子啊!”合欢这个捧哏非常兢兢业业。

    莳七骄矜一笑:“那是自然,三太子跋扈,欺男霸女,让沿海的百姓都恨透了。”

    合捧哏恨恨啐了一口:“真够讨厌的。”

    “然后呢?”菡萏脸上带着笑,问道。

    “三太子这人吧,还极其好色,他看上了我们鲛人族的一个鲛人,就想霸占。”莳七信口胡编,反正她们也不知道。

    合捧哏立刻道:“龙王不管的吗?”

    “龙王哪里管这种小事,再说了,龙王可护犊子了。”莳七一张嘴,漫天吹,“我们鲛人族哪敢和龙宫硬碰硬!”

    “对呀,那怎么办?”合捧哏有些着急。

    莳七唇角漾出一丝得意:“他们不敢,可是我敢!”

    “啊?”合捧哏惊讶的看着莳七。

    “什么东海三太子,我可不怕!”莳七越说越兴起,“我铤身而出,抓住了那跋扈的三太子,打死了他后,又抽了他的筋。东海龙王得知此讯、勃然大怒,降罪于我的父亲,随即兴风作浪,口吐洪水。我不愿牵连父母,于是自己剖腹、剜肠、剔骨,还筋肉于双亲,借着荷叶莲花之气脱胎换骨,变作莲花化身的我。后来大闹东海,砸了龙宫,捉了龙王。。”

    合欢眸底溢满了震惊与仰慕:“哇!姑娘这么厉害呢!那姑娘现在是?”

    莳七得意一笑:“那是!我现在可是仙人。”

    合欢立刻变做星星眼,不停的哇哇的赞叹着莳七。

    她夸完了莳七,忽然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蹙了蹙眉疑惑道:“姑娘,奴婢有个问题。”

    “问。”莳七豪气的大手一挥,她吹的爽了。

    “自古太子只有一个,为何龙王的三太子就是三太子呢?难道还有大太子和二太子?那不应该是龙子吗?”

    合欢问住了莳七,莳七顿时语塞,支支吾吾了半晌,才猛地一拍手:“因为他目中无人,所以才自称三太子。”

    “哦。”合欢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顿了顿,又抬头看着莳七,“姑娘,奴婢还有个问题。”

    这次莳七没有像刚才那样豪气了,她有些怏怏的道:“你问。”

    “姑娘不是南海鲛人吗?刚才姑娘说龙王和三太子都是东海龙宫的,东海和南海中间可隔了老远了。”

    莳七又是一阵语塞,脑中想了半天才支支吾吾道:“那是因为,我一开始就是东海的,后来得罪了龙王,所以跑到南海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合欢懵懂的点了点头,旋即又道,“姑娘,奴婢还有个问题。”

    莳七真是怕了她了,佯装不耐烦道:“小孩子家家的,哪有那么多问题!你十万个为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