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零一章 九千岁(六)
    莳七发现,自那日之后,她便被软禁了。

    屋门总是上着锁,唯有三餐的时候才能见到合欢和菡萏,其他时候,想找个人说话都找不到。

    她冷笑一声,果然是死太监,鼠肚鸡肠。

    不过也是自那日之后,菡萏端来的饭食便没有额外的加料了。

    莳七一个人的时候,就在沉思,按照每个位面的规律,如果他没有主动来找自己的话,那他一定在穿越女附近,总归是有联系的。

    与其逃走,还不如跟着他们去找万文漪。

    也许他在京城里也不一定,莳七想到这里,脸色顿时难看不已,如果他是皇帝呢?他要是皇帝,又这么宠万文漪。

    莳七下意识的用鱼尾拍出一个巨大的水花,他要真是皇帝,还这么宠幸穿越女的话,她一定把他的鸡鸡切下来!让他和姬平生一样!

    等等,她怎么又想到那个死太监了!

    莳七幽幽叹了口气,她觉得他不能是皇帝,因为从历经过的位面来看,他不像是个会做昏君的人。

    能干出因为宠妃一句话而遣船出海的皇帝,能因为贪欢于后宫,而荒废朝政,有时甚至让司礼监代帝批红,这样的昏君,不应该是他。

    不过也不好说,万一他真是皇帝,有什么难言之隐,逼不得已的呢?

    比如,姬平生和宠妃万文漪勾搭成奸,一个把控朝政,一个掌握内闱。

    莳七越想越觉得自己可能真猜对了,像姬平生这样的权阉,之所以能权势滔天,大抵都是有个宫妃替他吹枕边风的。

    就像魏忠贤和客氏,只不过客氏是皇帝乳母罢了。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叹了口气,如果他真是皇帝,那局势还挺严峻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她的戒指为什么红了呀?

    延和帝下旨出海的宝船,经过一个月左右的航行,终于靠岸了。

    当地官员早得到了消息,在港口迎接,除了官员,还有不少当地百姓,为了一睹鲛人真面而围拥在港口。

    她跟着姬平生下了船,身后簇拥着众多侍卫。

    不少百姓都勾头望着,可是半天也没有看见鲛人的踪影,不禁纷纷议论。

    倒是有人眼尖,指着姬平生身后的莳七大喊:“那位一定是鲛人了,听说鲛人出水后,化鱼尾为双腿,现在看来,原来是真的。”

    莳七在一众侍卫中显得格外扎眼,更何况她的相貌远远凌驾于其他女人之上。

    她低着头,前头的姬平生忽然顿住了脚步,声音清冷:“暗箭难防,自个儿当心着些。”

    他撂下这句话,便大步流星走了。

    莳七一怔,身边的贺将军倒是替她解了惑:“朝中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姬公公,只等着他这此回去参他一本,姑娘若是出了事,便是最好不过的参奏由头了。”

    莳七眯了眯双眼,她原先还以为贺将军这样的武将,应当最不耻与宦官交好了。

    怎么现在看来不像这样?

    此前,出海的宝船正是有平阆城敕造,而姬平生一行人,则是由旱路抵达平阆城,然后登船出海。

    所以,现在到了平阆城,便要收拾东西改乘车马。

    在平阆城又待了约莫着十来日的功夫,姬平生这才下令启程。

    回京的路上,莳七最多堪堪忍受可以离水五日,否则便浑身难耐,所以每隔四五日,姬平生就要停下来,找个客栈,让她在水中泡上一泡。

    也正因如此,回程的时间一下子就耽搁了下来。

    这日,莳七因离水已经五日了,她脸色泛白,双唇干涩,脑子昏昏沉沉的。

    就在此时,她乘坐的这辆马车被人撩开了帘子,她抬眸看去,只见姬平生面色如常坐了上来。

    莳七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姬平生在她身侧坐下,眸底隐隐流出几分忧虑,他两指轻叠,静静的摩擦着,半晌,他忽然抬手轻覆在莳七的额上。

    掌心触及一片温热,姬平生薄唇微抿,像是在安慰她一般:“就快到了。”

    莳七轻哼了一声,就当是回答了他的话。

    姬平生见她不语,自己也便不说话,马车里陷入了沉默。

    莳七轻阖上双眸,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假寐,姬平生听见她平稳的呼吸,目光怔怔的落在她面上,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莳七骤然轻笑一声:“公公在看什么?”

    姬平生倒也没有被抓包的窘迫,只是不语。

    就在此时,队伍渐渐停了下来,贺将军骑着马来到马车旁:“姬公公,到了。”

    姬平生淡淡答应了一声:“让店家准备下去。”

    贺将军走后,姬平生看向莳七:“下去吧。”

    莳七也不理他,撩起帘子便走了下去,姬平生薄唇微抿,跟着她也下了马车。

    合欢连忙扶着莳七,准备走进店里。

    就在此时,风中响起细细的沙沙声,两支箭矢穿风而过,直直朝姬平生劈来。

    “保护公公!”贺将军大喝一声。

    他话音未落,随行的侍卫便将姬平生围在其中,合欢被这一变故吓坏了,死死的攥着莳七的衣摆瑟瑟发抖。

    贺将军一夹马肚子,带着一小队人马,朝箭矢射出的方向追去。

    埋伏起来的刺客眼见杀不成姬平生,相互对视一眼,想到了主子之前交代过的。

    姬平生被侍卫们保护了起来,刺客们根本无法得手,他们便将目标转到了那鲛人的身上。

    他们跟了一路,自然知道那个被姬平生护着的女人就是鲛人。

    莳七本想趁势躲进店里,可奈何合欢吓得死死的攥着她的衣摆。

    就在此时,姬平生忽然抽出夺过侍卫手中的宝剑,飞身而起,劈开不停飞过来的箭矢。

    一个箭矢破风直直朝莳七射来,姬平生眸光一凛,腾空跃起,剑身堪堪打掉射向她的箭矢。

    然而就在下一瞬间,数十支箭分别朝他和她射来,他扬起宝剑,连着打掉了几支箭,可是最后两支箭同时朝莳七和他射来,箭矢速急,要么他躲开射向自己的箭,要么他帮她拦截那支箭。

    “公公小心!”菡萏尖叫一声。

    姬平生薄唇紧抿,眸光微寒,扬剑打掉射向她的箭。

    莳七只听到他闷哼一声,一支箭直直射进了他的胸口,鲜血沁出,染红了他的衣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