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零三章 九千岁(八)
    替万贵妃捉的鲛人?

    是了,她怎么会忘了。

    日暮时分的余晖透过窗棂,洒在莳七的身侧,叫她一半隐匿在光影里,一半却笼着霞光。

    她久久不语,他也不看她。

    良久,莳七骤然松开攥紧的帕子,轻笑一声,懒洋洋的站起来:“公公好生歇着吧。”言罢,她再不肯看他一眼,转身离开了屋子。

    姬平生双眸低垂,双手紧握成拳,周身泛着寒意。

    此前的那几个刺客都捉到了,只是贺将军刚捉到他们,那几个刺客就服毒自尽了。

    毒药压在舌头下面,贺将军还来不及发现,人就死在他面前了。

    竟是什么也没问出来。

    贺易青跪在地上请罪:“是属下办事不利,还望主子责罚。”

    姬平生目光略显怔忪的看着手腕上那道十字疤痕,片刻,才淡淡道:“下去领十鞭子。”

    “多谢主子赐罚。”

    贺易青出去之后,便回了房,不多时,房里便响起了鞭声划过空气的声音,除此之外,隐隐可听见闷哼声。

    自那之后,莳七再未曾主动去见过姬平生,不少人都暗自感叹,这鲛人真是个白眼狼,姬公公为了救她险些丧命,她竟是只去瞧了一回。

    “说到底不过是个畜生,就算化成人形,骨子里也还是个畜生。”

    “嘁,海里的玩意儿,你还指望她懂什么叫知恩图报?”

    诸如此类的话,莳七就算深居简出,却也还是听到了些许,她听了只是冷笑一声。

    知恩图报?

    分明是姬平生自己也从中得了益处,她若是出事了,姬平生在延和帝那里势必要落得个办事不利的罪名。

    就更别提出海近一年花费的人力物力财力了。

    那御史台的折子,只等姬平生稍一出事,就要如雪花似的递上去了。

    他也是为了他自己罢了。

    因着姬平生的伤,在客栈耽搁了几天,随后赶路的时候,速度也慢了下来,在那之后,贺易青加强了周围的保卫。

    在路上走了小半年,每到一处,当地的官员几乎都是闻风前来迎接,好大的阵仗。

    不晓得的,还以为是延和帝出巡了呢。

    不过也有些不屑于阉人为伍的官员,动静最大的一次,那个浙江的封疆大吏孙广裕,说是宴请姬平生一行人,为其接风洗尘,可宴席上竟是粗茶淡饭。

    当朝宴请饮食习惯是分餐制。

    每人面前的案牍上都摆着三个窝窝头,一叠咸菜,一碗玉米糊糊。

    “日前,城中连天降雨,以致堤坝被冲毁,洪水肆虐,圣上下旨命我赈灾,城中粮食已然于日前分于百姓,故而怠慢了公公,还望公公见谅。”孙广裕笑眯眯的看着姬平生。

    姬平生唇角扬起一丝不深不浅的笑意:“无妨,孙大人爱民如子,乃大周之福,圣上之福。”

    孙广裕一愣,旋即呵呵笑了两声:“公公海涵。”

    暂作休整之后,姬平生便下令便再次出发了。

    孙广裕目送着姬平生的队伍缓缓驶离杭州城,底下的官员低声道:“这姬公公看上去倒是和传闻中的不一样。”

    孙广裕目光复杂,两指轻叠,静静的捻着衣袖。

    出海的队伍,终于在九月初,抵达京城城门前,在此之前,姬平生早已让人送了信进宫。

    故而他们一到城门前,早已有人在此恭候了。

    正是万贵妃的胞兄定国公,他奉旨在此迎接姬平生回京。

    “恭喜公公凯旋。”定国公现年也不过二十八九的模样,眉目间一派正气,可死在他床笫间的女人真是数不胜数。

    若说权阉在床笫间有些折磨人的手段,是因为少了些东西,那么定国公纯粹是出于兴趣了。

    姬平生面露微笑和定国公周旋了几句,两人便一同骑着马进京了。

    进了城之后,定国公便进宫交差了,而姬平生因为一路舟车劳顿,须得回府整顿衣冠才可进宫面圣。

    莳七自然也跟着他回了府。

    让她诧异的是,这一路上见过的阵仗,她多少看清了姬平生的权势滔天,本以为他的府邸会富丽堂皇,可是一进府,竟是不用一刻钟的功夫就逛遍了。

    姬平生让人将她安置在府中,旋即便自个儿进宫了。

    莳七也知道,得延和帝下旨,她才能进宫。

    傍晚的时候,在姬平生回来之前,宫里的赏赐便源源不断的抬进了府,莳七听着动静,竟是足足抬了半个时辰。

    约莫着亥时,姬平生从宫里回来了。

    他来到莳七房前,隔着窗子道:“三日后圣上设宴。”

    延和帝三日后设宴,那就是要她在宴上露面了,毕竟鲛人是个稀罕的。

    莳七淡淡答应了一声,没有说话。

    姬平生薄唇紧抿,在窗边伫立良久,才转身离去。

    三日之期很快就到了。

    皇宫内一片灯火通明,设宴的宫殿笑语盈盈,大臣们的吉祥话说了一堆,除了奉承姬平生的,便是什么天佑大周之类的话。

    延和帝听得喜笑颜开,万文漪端起酒杯,笑盈盈的送到延和帝面前。

    延和帝含笑看着万文漪,就在万文漪低低的惊呼声中,他一把将她搂入怀中。

    朝臣们对此早都见怪不怪了。

    酒过三巡之际,姬平生缓缓起身,走到殿中拱手:“姬不辱圣命,活捉南海鲛人,特献给圣上和娘娘。”

    延和帝正在和万文漪嬉闹,听见姬平生的话,也便停下了。

    他大马金刀的坐在案几前,身侧搂着万文漪,大笑两声:“带进来,也给爱妃瞧瞧。”正说着,他忽又垂首在万文漪小巧的耳垂上轻咬了一下。

    “朕这回帮你捉了南海鲛人,你预备如何谢朕?”

    万文漪笑得妩媚,欲拒还迎的推着延和帝的胸膛:“昨夜不都谢过了,圣上好生贪得无厌。”

    延和帝也不恼,反而将万文漪的身子朝自己紧了紧,嬉笑道:“朕就是贪得无厌,你不也喜欢的紧吗?”

    底下的大臣们像是没看到一般,端着酒杯左右说话。

    就在此时,殿外缓缓走进来一个绝色倾城的女子,只见她一袭月白色鲛绡,在亮如白昼的大殿之上,溢彩流光。

    三千青色被一支玉簪绾起,稍一低眸,鬓边便散落下两缕碎发,分明是清冷之姿,竟也叫人觉得满是风情。

    于莳七出现的那一刻伊始,大殿中便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

    延和帝目光怔忪的看着殿中佳人,搂着万贵妃的手,竟是不自觉的松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