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零五章 九千岁(十)
    延和帝眸光直勾勾的落在莳七身上,恨不得能穿过她身上的鲛绡,看透那玲珑有致的身子才好。

    莳七眉眼上吊,其间是道不清的风情。

    她看似在回望着延和帝,实则是越过延和帝看向他身后的姬平生。

    延和帝目光几乎黏在了莳七身上,顾不得脚下的积水,步步上前,口中还喃喃道:“苍央姑娘,你可愿……啊!”接下来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他吃痛的叫了一声。

    万文漪脸色阴沉,方才狠狠掐了延和帝腰侧的手还未缩回,心中气不过,又掐了一下。

    “圣上好生博爱,怕不是要给臣妾招个妹妹进宫了?”万文漪声音森寒,目光阴翳的落在莳七身上。

    延和帝自是听出她醋了,心中为难,犹豫片刻,终是咬咬牙,搂住万文漪柔声哄慰:“爱妃说笑了,哪有这回事?”

    “最好没有。”万文漪冷笑一声。

    周围的大臣们早已见怪不怪了,要不怎么说万贵妃是第一宠妃呢。

    莳七却是惊异的挑了挑眉,万文漪竟是将延和帝吃得这般死死的。

    延和帝咂了咂舌,目光中满是遗憾,犹豫良久,终于忍痛道:“带鲛人下去吧。”

    莳七被安置在一处有着一方水池的临渊阁,位置偏僻,伺候她的人是万贵妃派来的,一举一动皆在万文漪的控制范围内。

    延和帝对她自然是贼心不死的,只是碍于万文漪,现在还没有出手。

    自那日晚宴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姬平生了。

    延和帝赏下来不少东西,莳七对这些东西本是兴致怏怏的,但是在宫女们清点赏赐的时候,她忽然瞥见了一个托盘上,正安安静静的躺着一面雕花铜镜。

    莳七原先漫不经心的眸子骤然缩紧。

    “去,将那面镜子拿过来瞧瞧。”她轻抬指尖点了点那个托盘,淡淡道。

    华音宫内。

    万文漪阴着脸屏退了众人,此时,殿中门窗紧闭,只剩下她一人而已。

    她撩起裙摆,虔诚的跪下,恳切道:“恳求仙人降临,信女大难,特求仙人襄助信女……”

    万文漪双手合十,双眸紧闭,口中喃喃默念着。

    直到她念完,才堪堪睁开双眸,将手指衔入口中,咬破手指,鲜血顿时顺着指尖缓缓滴落,她连忙将指尖移到案几上那一块玉牌上。

    那玉牌上头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外层质地通透,而内里早已泛着血红色。

    只见她指尖的鲜血噼啪滴落在玉牌上,血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渗透到玉牌内里,使得内里的血红色更甚了几分。

    做完这一切,万文漪连忙再次双手合十,面露虔诚。

    她的手微微颤抖,静候着仙人的降临,仿佛过了一世之久,屋内那轻薄的帘幔被一阵冷风带起,肆意的飘扬着。

    万文漪顿时面露欣喜,她连忙以额触地,行大叩之礼:“恭迎仙人降临,信女已等候多时。”

    “何事?”屋中不见人迹,只闻其声。

    万文漪连忙道:“那鲛人已经找到了,就在临渊阁。”

    “还有呢?”那声音嗤笑道。

    万文漪面色赧然:“圣上有意将鲛人纳入后宫,信女不肯,圣上竟连着两日宿在了清心殿,信女想要请仙人帮帮信女。”

    “这要我如何帮你?”

    “之前仙人给信女那种入骨媚香的药……”万文漪有些不好意思。

    殿中响彻着那声音的轻笑:“你预备拿什么来换?”

    万文漪面色白了几分,思忖良久,终是咬咬牙道:“信女愿献出信女五年的寿命。”

    五年的寿命她自然是舍不得的,可是她现在身上已经没有什么能让仙人瞧得上眼的东西了,五年寿命,她可以在此之后,用别的东西换回来。

    比如她的第一个女儿。

    这有些投机,如果她第一胎就生了儿子,那她便不再生了,约定自然不作数。

    如果她第一胎生的是女儿,只好将女儿送给仙人,可是这也没什么,毕竟女儿又不能让她荣宠永固,可是儿子可以,仙人更可以。

    “呵。”那道声音似是嘲讽的笑了一声,“不够。你当我是傻的麽?”

    “那仙人想要什么?”

    “唔,我要你为人生母的权利。”

    仙人话音刚落,万文漪的脸色刷的一下惨白一片,只那一瞬,她的额间已是冷汗涔涔。

    “我拿走你为人生母的权利,给你的,自然不止那些药这么简单。”

    “仙人还愿给信女什么?”几乎在那声音说完的一瞬间,万文漪便急切的开了口。

    那声音缓缓道:“给你一具更勾人的身子。”

    万文漪抿了抿唇,似是在犹豫。

    “你现在的身子虽然勾人,但还是需要入骨媚香才能留住皇帝,此次之后,我将你那处变成名器,让那皇帝再也离不开。”

    离不开?

    可是就算延和帝离不开她的身子,她也没办法有孕了。

    仙人似是有些不耐烦:“想好了吗?”

    万文漪咬了咬牙,心中左右衡量,终是点了点头:“信女愿意。”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没关系,就算她不能有孕,抱一个来养着就是了,去母留子的事,于这宫廷之中,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了。

    仙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此甚好。”

    万文漪似是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连忙道:“仙人,那鲛人……”

    “我自有用处。”

    “是,信女省得。”

    万文漪话音刚落,一股气流便将她包裹在其中,周围满是温暖舒适的暖流,她渐渐沉沉睡去。

    待她醒来之时,连忙揽镜自照,应当不是错觉,她总觉得镜中人更勾人心魄了几分。

    就连她的贴身宫女沛鸢替她梳妆时,都忍不住连连惊异:“怎么娘娘睡了一下午,更叫人移不开眼了。”

    万文漪没理会她的话,自顾自轻抚云鬓间的步摇:“今晚请圣上过来,就说本宫心口又疼了。”

    “是。”

    傍晚的时候,延和帝正躺在榻上,拿着画师才呈上来的鲛人出水图看,就听到万贵妃宫里的宫女沛鸢来了。

    “让她进来。”延和帝漫不经心道,但还是将画卷收好放在一旁。

    沛鸢进来后,果然不动声色打量了一下屋内,然后略带担忧道:“圣上,娘娘心口又疼了。”

    延和帝果然神色一紧:“怎么回事?”他一面说着,一面翻身下榻,穿鞋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