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零七章 九千岁(十二)
    “公公?”莳七见姬平生低眸瞧着画,久久不语,遂忍不住出声。

    姬平生敛去眼底的恍惚与惊色,堪堪抬起双眸,淡然道:“人我自会让你寻的,但是作为条件,你必须留在这里。”

    莳七顿时眉眼含笑,娇俏的朝他款款一礼:“多谢公公。”

    姬平生低了低眸,轻轻嗯了一声。

    从姬平生的院子出来,莳七便轻笑一声,死太监,竟然和她玩花招。

    姬府有一方池子,引的是外头的活水,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盛放着千瓣莲,如云蒸霞蔚。

    一抹月白色的身影探出水面,清水出芙蓉一般,叫人移不开眼。

    莳七懒懒的在池中游了几圈,身侧的红尾锦鲤亦步亦趋的跟着自己,她轻笑一声,懒洋洋的从喉咙中哼出两声婉转惑人的歌唱。

    红尾锦鲤们兴奋的直转悠,不停的叽叽喳喳。

    “真好听,真好听,仙子的歌声真是有如天籁。”

    “想不到你我被囚于这一方小小的天地之中,竟然三生有幸也能见到鲛人。”

    莳七有些好笑的用鱼尾拍出一个大水花,红尾锦鲤们都被她拍得七荤八素了。

    姬平生府中的池水虽是引得活水,可在入府之处拉了一张网,所以水池中养的活物,只能被困在姬府。

    “想不到你们一群锦鲤,说话竟还文绉绉的。”莳七笑了笑道。

    红尾锦鲤中那只最大最肥的鲤鱼王得意洋洋道:“那是自然,熏陶的嘛!”

    “熏陶?”莳七眸光有些诧异。

    难不成姬平生时常会坐在池边吟诗诵对?

    “府中有一美人,时常会安坐于池畔,读词吟诗,耳濡目染之下,我们就这样了。”

    莳七眼眸微眯,眸底闪过一丝危险:“美人?”

    “是啊,是美人。”鲤鱼王看出了莳七面色不善,连忙补充道,“自然是没有仙子美的,不过和俗人比起来,已是叫人移不开眼了。”

    莳七的鱼尾猛地一拍水浪,一池的红尾锦鲤几乎被她拍飞了,甚至有好些跃然于空,在空中带起一丝丝好看的弧度。

    池子中央盛放的千瓣莲,在水浪的冲击下,簌簌颤抖着花瓣。

    “仙子发火了吗?”

    “为什么发火?”

    “仙子发火也是这么让鱼赏心悦目啊!”

    莳七原本阴翳的心情顿时被这叽叽喳喳的声音吵得哭笑不得。

    浓重的夜色如一头骇人的巨兽,一口将天际的霞光吞尽,月儿爬上柳梢头,皎洁的月色洒满了整个池水,波光粼粼的。

    已是子时了。

    姬平生从宫中下了值匆匆赶回府,正要进门,顿了顿低声问道:“她可歇下了?”

    桐书指挥着下人将高高的门槛撤下:“说是不太舒服,辰时就歇下了。”

    姬平生一双剑眉微蹙:“不舒服?请太医了没?”

    “苍央姑娘不肯,就连合欢都被撵出来了。”

    姬平生两指轻叠,捻着衣袖上的花纹,沉吟片刻:“可有人在她面前胡言乱语?”

    “不曾的,就连霁月轩那里,近来的门都是锁上的。”桐书连忙解释。

    姬平生喃喃道:“霁月轩……可好?”

    桐书低着头:“主子您也知道,日子快近了,总归是郁结的。”

    “去瞧瞧吧。”姬平生唇齿间溢出一声轻叹。

    桐书欸了一声,接过一旁下人手中的灯笼,走在姬平生前带路。

    霁月轩其实是另辟的院子,几乎和主院隔开了,有单独的厨房和景致,唯有一道小门互通有无,平日里也是甚少打开的。

    所以莳七在这里住了快半个月了,竟是对霁月轩一无所知。

    她为此感到很憋闷。

    桐书领着姬平生一路行至小门前,他率先走上前,敲了敲门,须臾,只听咔哒一声,随着锁落的声音,姬平生的声音便隐入小门之中。

    循声出来的莳七忍不住眯了眯双眸,眸光不善。

    死太监,竟然还学会金屋藏娇了!

    霁月轩的那位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是勾得他这般迷醉了!

    莳七抿了抿唇,眸光阴冷,瞧着那一池泛着粼粼波光的池水,心中有了计较。

    她潜入水池中,原先已经入睡的红尾锦鲤听到了动静,都围了过来,叽叽喳喳的。

    “仙子你怎么不睡?”

    “这么晚了,仙子怎么过来了?”

    莳七有些烦躁,没有说话,她的目光忽然凝着池中一隅:“这里还有河蚌?”

    红尾鲤鱼争先恐后的说:“是呀是呀,不知道怎么进来的。”

    莳七用鱼尾拍了拍水纹:“河蚌,产珠吗?”

    河蚌瑟瑟的打开了蚌壳,小声道:“产的。”

    “以后每月产的都交上来。”

    “为……为什么?”河蚌的声音都在颤抖。

    莳七有些不耐烦:“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交就煮了你!”

    “好……好的。”河蚌快被吓哭了。

    一旁的红尾锦鲤们也被这样的莳七弄得呆掉了,久久没有发出声音。

    经过一阵长时间的沉默之后,红尾鲤鱼顿时爆发出惊叹声:“仙子好有魄力啊!”

    “仙子好霸道,好喜欢!”

    “仙子再爱我一次!”

    莳七一头黑线,心中暗道,这群锦鲤怎么一点节操都没有!

    也不知等了多久,久到莳七都昏昏欲睡了。

    静谧的夜色中骤然传来“吱呀”一声,莳七一个激灵回了神,她眯着双眸远远瞧去,只见姬平生正一步步走了过来。

    莳七静无声息的隐在水中,桐书手提着灯笼走在前头,姬平生跟在后面。

    “公公。”莳七轻唤一声。

    姬平生这才注意到莳七在池中,他不由蹙了蹙眉:“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莳七笑道。

    “你白日里不舒服,现在可好些了?”姬平生抿了抿唇道。

    莳七低眉笑了笑:“公公靠近些,我有句话想单独和你说。”

    姬平生薄唇紧抿,盯着那池水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他才缓缓走上前,就在他靠近的一刹那,莳七鱼尾一甩,将他勾入池中。

    姬平生闷哼一声,紧接着便是冰凉的水灌入口鼻,他瞪大了双眼,眼底满是惊恐,不停的挣扎着。

    莳七本想吓吓他,却没想到他反应这般激烈。

    她连忙将他送上岸,姬平生躺在岸上喘着粗气,脸色煞白,气若游丝,犹如将死之人。

    莳七这才慌了,连忙上了岸,语声急切:“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