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零八章 九千岁(十三)
    姬平生眸底满是惊恐,猛地拉过莳七,将她紧紧圈在怀中。

    这边厢,姬平生惊魂未定,而莳七早已被他的举动弄得怔住了。

    她仿佛能听到那一池的红尾锦鲤发出的起哄声,此刻的姬平生好似受了惊的稚童,紧紧的禁锢着她,试图在她身上寻找一丝慰藉。

    姬平生的力气极大,素日看上去还较为孱弱,可是他现在将莳七圈在怀里,她竟是半点也挣扎不开。

    桐书此前看姬平生要和莳七说话,便站的远了,现在听到动静连忙赶了过来。

    “主子!”他一看见浑身湿漉漉的姬平生,登时就急了,“苍央姑娘怎么这样顽劣!”

    莳七抿着唇,没有说话,待姬平生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桐书便扶着他回了房,莳七自认罪魁祸首,也只得跟了过去。

    菡萏看见莳七的时候,立刻就飞了一记眼刀。

    莳七本身也有些烦躁,眸光阴冷的瞥了菡萏一眼。

    整个院子的人上上下下都忙碌了起来,烧热水的烧热水,煮姜汤的煮姜汤,唯有莳七一人安坐于椅上纹丝不动。

    姬平生躺在榻上,陷入昏睡之中。

    莳七不由蹙了蹙眉,此前在回京的路上遇刺,姬平生的功夫当真是了得,怎么现在因为落了场水,就吓成这样了。

    桐书没好气的瞪了莳七一眼:“公公畏水,苍央姑娘下回可不能这样了。”

    菡萏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莳七却是更惊异了,姬平生奉旨出海抓捕鲛人,在海上近一年的光景,他竟然畏水?

    当晚,虽然做了很多措施,可姬平生还是发热了。

    莳七便在他房中守着他,姬平生苍白的脸上泛着因发热而蕴起的绯红,让他原先冷厉清冷的气质平添几分温和。

    她曾从桐书的口中探听得知,出海这趟差事,是姬平生主动请缨的。

    可是他不是畏水吗?

    为何要主动请缨?难道仅仅是为了讨得延和帝的欢心,日后好顺利当上司礼监掌印太监?

    可是这趟出海是生是死都不清楚,留在京城不是更能容易当上司礼监掌印太监?

    姬平生,究竟是为了什么?

    床幔低垂,他躺在榻上昏睡着,口中喃喃呓语。

    莳七微微靠近了些,却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半晌,她才依稀分辨出他似是在说对不起……

    约莫着是在翌日巳时的时候,姬平生才悠悠转醒。

    早在卯时,桐书就已经向宫里递了牌子,替姬平生告了假。

    “你醒了?”莳七在他身边守了一夜,终于瞧见他睁开了迷蒙的双眼。

    姬平生眸底满是迷茫,片刻才恢复了些许清明,他声音有些嘶哑:“你怎么来了?”

    莳七轻咳了一声:“昨夜是我不好。”

    “无妨。”姬平生淡淡道。

    莳七抿了抿唇,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她真是受够他这样了。

    她噌的一声站起身,在姬平生诧异的目光中走到他身边,轻笑一声:“此前麻烦公公帮我找的人,不知公公找的怎么样了?”

    姬平生目光有些闪烁,低了低眸缓缓道:“已经吩咐下去了,恐不是一朝一夕……”

    他话还没有说完,瞳孔骤然缩紧,伸出手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襟。

    只因莳七伸手就要去扯他的领口。

    “苍央姑娘!”他眸含警告凝着她,实际上心底早已紧张慌了。

    莳七轻笑一声:“公公费心劳神的帮我寻人,我自然要报答公公了。”

    姬平生薄唇紧抿:“不必……”

    还不待他说完,莳七便笑盈盈的打断了他:“可怜我身无一物,只能以身相许了。”言罢,她已经坐在他床榻上,抬手拔掉自己头上的玉簪,三千青丝就这样披散了下来。

    姬平生眸光定定的看着她。

    莳七轻笑一声,旋即便去解自己腰上的宫绦。

    “够了!”姬平生声音中似是蕴着些许薄怒,他欺身上前,却只是抬手帮莳七理好衣裳。

    就在此时,莳七趁他没有防备,猛地拉开他的领口。

    只见右侧的锁骨处,赫然是一抹环状胎记。

    姬平生浑身一僵,就听见她似笑非笑的开口:“原来公公早就寻到了,只是不肯告诉我。”

    “莫不是看我不起,亦或是心里早已装了旁人?”她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格外瘆人。

    姬平生下意识的蹙了蹙眉,可话到嘴边,到底还是没有开口。

    这些日子她陆陆续续的做了很多个梦,每回梦醒之后,她都记不太清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是她心底却有一股直觉,那就是这些梦,和他有关。

    更何况现在已经确认了姬平生就是他。

    戒指在她刚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快红了,其中和他一定脱不了关系。

    莳七气极反笑,她的记忆不全,可他分明是知道很多内情的,却不敢和她道明,他究竟是在怕什么?

    “你之前就见过我是不是?”莳七目光直视着他,步步紧逼,“不对,我和你绝非相识这么简单,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明明畏水,为何要像皇帝主动请缨出海抓我?其实你早知道鲛人早已倾族覆灭了是不是,唯剩我一人而已,你怕若是旁人来抓我,会委屈了我,而你舍不得!”

    她这一连串的逼问,如一块巨石压得姬平生几乎难以维持面上的冷意。

    “你不敢说,你究竟在怕什么呢?”这句话,几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她双唇嗫嚅,语音颤抖。

    姬平生压在被子下的双手死死的攥紧,青筋暴起。

    在莳七略带了几分恳切的目光中,良久,他松开了手,双眸低垂,唇齿间溢出一声轻笑:“苍央,你癔症了。”

    莳七只觉得脊背爬上一缕寒意,她目光定定的看着他,近乎平静道:“你骗我。”

    “骗你?我又有何益处?”

    姬平生骤然抬起双眸,眸底微寒,如一场霜降之后,四野寂寥,那冷意,是由内扩散开来。

    “捉你,只是为了交差,这趟差事不好办,但要是办好了,司礼监掌印太监一职已是我的囊中之物。”他的声音中没有一丝情绪,顿了顿,片刻,忽又抬眸轻嘲睨着莳七,“你难道忘了?我捉你时,可是下了狠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