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零九章 九千岁(十四)
    莳七的身子缓缓向后靠在床柱上,面色平静,实则紧握成拳的手,指甲早已直直扎进了掌心。

    当初的场景在脑海中回闪。

    是了,姬平生当初捉她的时候,确实下了狠手,抛出的船锚直直穿透她的鱼尾,汩汩流出的血色染红了那一小片海面,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浅淡的血腥味。

    “苍央,你我并不相识,你要寻的是也并非是我。”姬平生薄唇轻启,目光定定的落在床帏上,淡漠道,“如此,你可听明白了?”

    莳七缓缓站起身,神色平静,仿佛在说一件极其寻常的事:“明白了。”

    桐书进来的时候,莳七正要出去。

    他察觉到屋内低沉的气氛,不禁瞥了莳七一眼后,便匆匆道:“公公,圣旨到了。”

    姬平生蹙了蹙眉,旋即让桐书伺候他穿衣。

    延和帝听闻姬平生大病告了假,遂特意恩准他在家养病,放了他三日假,连同圣旨到的,还有不少补品。

    传旨的太监宣完旨后,便一脸赔笑道:“公公,圣上要奴才把鲛人这月的泪珠也带回去。”

    姬平生微微颔首,转身命桐书去取。

    莳七不由蹙了蹙眉,她这月根本没有管过这件事,不对,也不能说没有管过,她至少预定了那只河蚌产的珠子,但是那河蚌还没有给她。

    桐书去了片刻,回来后便捧着一只木匣递给宣旨太监。

    宣旨太监又向姬平生点头哈腰,这才捧着木匣离开了。

    莳七淡淡扫了姬平生一声,勾唇溢出一丝讥讽,转身离开了他的院子。

    倘若是从前,她必会一走了之。

    可现在,她明知道姬平生就是她要找的人,走是走不掉了。

    姬平生抱恙这两日,登门拜访呈孝敬的人络绎不绝。

    合欢瞧着莳七兴致不高的样子,便提议出去转转,大大周对女子的约束并没有那么严,所以莳七在街上,看到不少出门的女子。

    桐书靠近姬平生,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

    姬平生淡淡道:“随着她去吧,让人暗中护着些,仔细别出事了。”

    桐书低低答应一声,便转身出去了。

    合欢年岁还小,一上街就兴致高涨,倒是莳七,看什么都不觉新鲜。

    “姑娘,前头有卖艺的呢!”合欢蹦蹦跳跳的跑到莳七,面前脸上满是欣喜的笑意。

    卖艺?也不过是些胸口碎大石这些,莳七兴致怏怏的答应一声,合欢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姑娘,我想去看。”

    合欢的眼睛里盛满了渴望,莳七轻叹了口气:“去瞧瞧。”

    不远处的酒馆二楼,临窗而立两个风度翩翩的男子,一个一袭青衫,一个身着白色衣裳。

    青衫男子笑盈盈的看着远去的身影,不由一把将扇骨拍在手心:“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白衣男子手执酒樽,低眸轻笑一声。

    “鲛人气傲,怕是看不上你。”

    青衫男子含笑摇摇头:“非也非也,她现在早已不比当年。”

    “不上去搭讪,仔细她跑了。”白衣男子轻笑道。

    青衫男子立刻拽起白衣男子的衣袖:“走吧,一同去。”

    莳七兴致怏怏的看着眼前胸口碎大石的人,思绪早已飘到了别的地方了。

    “这位姑娘。”

    身后传来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莳七回眸,便看见两个男子站在她的身后。

    “有事?”莳七冷淡道。

    “我是无常公子,他是海公子。”青衫男子摇着扇子,笑意盈盈的看着莳七,似乎在等她的反应。

    莳七淡淡扫了他一眼,继而又收回了视线。

    青衫男子面上有些尴尬,用扇骨拍了拍莳七的肩:“姑娘,你可认得这个?”

    莳七再次回眸,只见他手中举着一颗光泽流动的珍珠。

    一旁的海公子笑了笑道:“姑娘莫怪,是无常唐突了,无常只是想知道姑娘的芳名。”

    莳七轻笑一声:“恕我直言,你这搭讪的法子已经不是唐突二字可以形容的了。”

    她这句话说得无常公子脸色刷的一下白了。

    “抱……歉。”无常公子嗫嚅着双唇,小声道。

    倒是一旁的海公子登时就冷了脸,似笑非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算姑娘不想告知芳名,也没必要这般伤了贤弟的心。”

    “伤心?伤心倒是对了,难不成我不喜欢他,还要吊着他、给他希望麽?”莳七眸底溢满了嘲讽。

    也怨这个无常公子来的不是时候,正逢上莳七烦躁。

    四周连番的叫好声,几乎淹没了莳七和海公子的争执。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方才表演胸口碎大石的那个壮汉,端着一个盆,挨个的转着。

    海公子冷笑一声:“好一张巧嘴。”

    莳七故意对他行了个礼,笑盈盈道:“承让。”

    “无常,我们走。”海公子冷冷瞥了莳七一眼,然后带着失魂落魄的无常公子离开了。

    当海公子和无常公子离开后,莳七这才发现方才的江湖戏耍已经散掉了,就连合欢也不知去向了。

    她不由蹙了蹙眉,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合欢人就没了?

    一会儿寻到了,定要好好斥责一顿。

    “姑娘!姑娘!”

    身后传来合欢的声音,莳七回过头,就看见她正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她的旁边是一个蓬头垢面的乞丐。

    莳七本就心情烦躁,不耐烦与她多做其他,只是冷冷道:“还不过来!”

    合欢愣了愣,低着头有些委屈。

    只见她从自己从腰间掏出自己的荷包,塞给那个正抱着热包子狼吞虎咽的乞丐,然后失落的朝莳七走过来。

    “姑娘……”

    莳七冷声道:“那是什么人,你就往身边凑,万一是歹人呢?”

    “双儿姐姐不是歹人。”合欢小声嘀咕道。

    莳七蹙了蹙眉,问道:“你认识她?”

    那乞丐,她根本看不出来是男是女,蓬头垢面的。

    “我被爹娘卖给牙婆之前,双儿姐姐和我是一个村的。”合欢连忙回答。

    莳七抿了抿唇,抬手替她将发间的珠花扶正:“这都多少年了,你怎知她就是双儿?”

    “我自然认得,双儿姐姐长得虽然不太好看,但是很有特点。”

    莳七险些被她逗乐了,相信无论哪个姑娘,被人夸长得很有特点,都不会开心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