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一十章 九千岁(十五)
    “姑娘……”合欢可怜兮兮的凑到莳七身边,“双儿姐姐很可怜的,她从小就没了爹娘,她婶子对她一点也不好,还打算把她卖去勾栏,要不是老鸨嫌她不好看,不肯要她,那她可就惨了!”

    “后来呢?”

    合欢咬了咬唇道:“后来她就被她婶子卖到乡绅家里当丫鬟了。”

    她顿了顿又道:“双儿姐姐不好看,只能做粗使丫鬟,每天卯时就要帮夫人小姐们倒恭桶,还要刷恭桶,数九寒天,手都被冻烂了,我去看过双儿姐姐,她还拿她的月俸请我吃饭呢。”

    莳七目光定定的落在不远处那个乞丐身上,她已经将方才合欢买给她的包子吃完了,正在舔手上残留的油。

    “府里的人都是姬平生的。”良久,莳七忽然道。

    合欢愣了愣,小声哀求道:“可以让双儿伺候姑娘……”

    莳七听明白了合欢的意思,她是说,府里进人是需要姬平生准许的,但是莳七可以让双儿留在身边,就不需要过姬平生那道了。

    “姑娘要是不方便,就算了吧……”合欢见莳七久久不开口,遂道。

    莳七没有说话,却是缓缓走上前。

    双儿正坐在地上舔着手上的油,忽然,一双月白色的绣花鞋走入了她的视线,那鞋面可真漂亮,是苏绣的呢,那蝶戏海棠绣的可真是栩栩如生。

    她顺着那双绣鞋往上看,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个明眸皓齿的女子。

    女子极美,她从未见过这样绝色的女子。

    “你叫双儿?”声音也是这样好听,有如天籁。

    双儿抬头瞥了莳七一眼,旋即便又低下了头,自顾自的捉着身上的虱子。

    “你可认得她?”莳七也不恼,缓缓蹲下身,鼻息间满是她身上的酸馊味,伸手指着不远处的合欢。

    双儿又是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将捉到手的虱子掐死,面无表情道:“阿蝶。”

    莳七不由眯了眯双眸,缓缓站了起来,合欢不叫合欢,合欢这个名字是入府的时候,姬平生随意取的,姬府中的丫鬟,名字都是花。

    菡萏,合欢,等等。

    她听合欢说过的,原名叫谢晓蝶。

    “你可愿跟我回去,与阿蝶相伴?”莳七双手端于腹前,淡淡问道。

    双儿正在捉虱子的手顿了顿,她抬起一张早已看不清模样的脸望着莳七:“我愿意。”

    莳七微微一笑,对着合欢招招手,合欢一脸欣喜,小跑了过来:“姑娘?”

    “带着她走吧。”

    只这一句话,合欢顿时欣喜若狂,也顾不得双儿身上的酸馊味,上前将双儿从地上扶了起来:“双儿姐姐,咱们回家。”

    双儿微微一怔,眼泪登时就掉了出来。

    莳七带着双儿和合欢回了姬府,便让合欢带着双儿下去沐浴了。

    姬平生坐在书房的案牍前,静静的听着暗卫禀报今日莳七出游发生的事。

    暗卫刚说完,桐书便不由蹙了蹙眉,低声道:“主子,这乞丐女来历不明,要不要……”

    姬平生微微抬了抬手,半晌才淡淡道:“即是她喜欢的,那就留着吧。”

    “可是……”桐书还是不放心。

    朝中对主子心怀不轨之人实在是太多了,防不胜防,主子怕树大招风,就连府邸都选的二进的,纵然如此,他都不敢保证,姬府就是个铁桶。

    万一这女乞丐是仇敌派来刺杀主子的……

    “当心着些就是了。”姬平生不以为然道。

    “……是。”桐书知道主子敲定的事,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就像当初主子说要主动请缨出海抓捕鲛人,任谁劝都没用,最后还是贺易青坚持要跟着主子,才让大家稍微放心些。

    那边厢,合欢已经领着双儿洗去了身上的污垢,露出了原本的样貌。

    她替双儿找了一身新衣裳,然后才带着双儿去见莳七。

    莳七放下手中的杂书,笑了笑:“坐吧。”

    双儿低着头,只坐了三分之一的凳子,莳七打量了一下她,确实不好看,皮肤粗糙且黑,身材干瘪,嘴唇肥厚,如腊肠一般,一张圆盘脸上,镶着两颗绿豆大的小眼和一个蒜头鼻,手脚上俱是成年累月的裂口。

    “听说你从前在乡绅下当过丫鬟?”莳七轻声道。

    双儿听了她的话,神色恍惚,眉目间溢出一丝痛苦,半晌才点了点头,小声道:“不过都是粗使丫鬟,登不得大雅之堂的。”

    “这个无妨。”莳七笑了笑,“那你是怎么跑到京城来了?”

    双儿眉目间的痛苦更甚了几分:“乡绅发达了,遣散了家里的下人,到别的地方做官去了,后来地动了,死了好多人,我是逃难出来的。”

    合欢难过的直掉眼泪:“双儿姐姐一定受了很多苦。”

    “既然如此,你把这个签了,以后有我在,自然能保你衣食无忧,但前提是要忠心。”

    莳七将一张卖身契推给合欢,合欢连忙接过卖身契,又拿过红印泥,尽数捧到双儿面前。

    “双儿姐姐,姑娘人很好的。”

    双儿眸光怔忪的看着那张卖身契,出神良久,她才将拇指染了红泥之后,按在了卖身契上。

    合欢欢天喜地的将卖身契递给莳七,然后笑眯眯对双儿道:“双儿姐姐,告诉你一个秘密,姑娘其实是鲛人呢!”

    双儿愣愣的看着莳七,张了张嘴,半晌也没有讲话。

    合欢得意笑道:“姑娘人美心善,双儿姐姐以后不用担心了。”

    莳七听了她的话,不由低眸笑了笑,心善?她从来都不善良,有的只是立场不一样罢了。

    合欢和双儿退下之后,莳七便拿起镜子,喃喃道:“为什么姬平生要瞒了这么多事呢?”

    妩姬轻笑一声:“许是不敢告诉你真相吧。”

    “那真相又是什么呢?”

    “真相?”妩姬沉吟片刻,嗤笑道,“那就只有他知道了。”

    莳七叹了口气,又道:“这个双儿,没问题吧?”

    “有的话我会告诉你的。”妩姬苍老的声音回荡在莳七的脑海中。

    “今天遇见的那两个男子,倒是有些奇怪。”

    妩姬嗤笑一声,那声音宛如撕扯开破布一般刺耳:“那两个都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