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一十三章 九千岁(十八)
    “比亲妹子还亲!”万季礼调笑了一句,继而低下头亲着万文漪那光滑细腻的肩膀。

    万文漪舒服的轻哼一声,嗤笑道:“你这牲口,当初不是连亲妹子也不肯放过,这礼义廉耻都读到狗肚子里了?”

    她的话着实难听刺耳了些,可万季礼也不恼。

    反倒是笑眯眯的抬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礼义廉耻有甚用?礼义廉耻能让我当国公爷?礼义廉耻能叫我把玩这么销魂的身子?礼义廉耻能让我荣华富贵一辈子?”

    万文漪嗤笑着摇了摇头,旋即便催促他:“快些吧。”

    “等不及不是?方才被圣上摸了下面吧,我在下边儿可都瞧见了!”万季礼话音刚落,便挺身而入。

    屋内顿时响起了低低浅浅的喘息声和吟哦声,沛鸢立在外间,垂下的帘幔上倒映着两人颠鸾倒凤的影子,配合着那惑人的声音,直叫她羞红了脸。

    万季礼也不过是图个爽快,并不敢耽搁太久,故而也不压着,到了就泄了出来。

    沛鸢连忙进来伺候万文漪更衣,万季礼没有餍足的砸了咂嘴:“今儿个不赶巧,下回定要讨回来。”

    万文漪抬脚踢了踢他的屁股,懒洋洋道:“那你就等着吧。”

    方才荒唐的时候,万季礼只是脱了裤子,故而穿的很快。

    他穿好衣裳坐在椅上,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万文漪,笑嘻嘻道:“你说你什么时候让圣上封你为后,那我就是国舅了。”

    一说起这个,万文漪脸上的笑意登时便一扫而空。

    皇后?她难道不想做皇后吗?可是她不能,皇后的气数太旺,她压不住的。

    万季礼见她不悦,立刻浅浅的抽了自己两嘴巴子:“哎呦,哥哥这不是盼着你好么?以后哥哥不说了,不说了。”

    他还当万文漪是怕树大招风,遂又道:“要我说,你也太小心了些,这阖宫上下,可还有第二个女人能拦在你前头?”

    “够了。”万文漪冷斥一声,万季礼当即闭了嘴。

    万文漪张开双臂,沛鸢倾身替她系上宫绦,她眸光狠厉的凝着万季礼:“之前你答应我的事,这都拖了多久了?真当我忘了?”

    万季礼不由皱了皱眉:“我已经将她送庵里去了,左右都有人看着,能掀起什么浪来?”

    “留着她,我睡不踏实。”万文漪一双丹凤眼中满是冷光。

    “我再派些人去看着就是了,你还真要我弑母啊?”万季礼面上也没了方才的嬉皮笑脸,冷着脸道。

    万文漪冷笑一声道:“弑母怕什么?你连亲妹子都敢歼淫,方才还跟我说什么礼义廉耻顶个屁用,现在就后悔了?你也不怕烂了舌头!”

    沛鸢将万文漪云鬓间的金步摇扶正,万文漪一步步走近万季礼。

    “礼义廉耻给不了你荣华富贵,那个老泼妇更不能让你当上异姓王!”万文漪那染着大红色蔻丹的指甲轻轻抚着他的脸,“但是我能。”

    万季礼没有说话,只是方才还坚毅的面容,在她话音落下之后,便有些松动。

    万文漪轻笑一声:“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言罢,她便带着沛鸢离开了。

    设宴的大殿早已笑语鼎沸,莳七冷冷的看着和那红衣舞娘调笑饮酒的姬平生,她忽然猛地站起身。

    红衣舞娘那曲舞闭之后,便坐在姬平生身边,殷勤的为他斟酒。

    姬平生虽然在和那红衣舞娘调笑,但是他无时无刻不在暗地里关注着莳七这边的动静。

    正当她猛地站起身时,他端着酒杯的手一抖,酒水立刻洒出来一半。

    那红衣舞娘当即就不依了,娇笑着要姬平生再罚三杯,姬平生笑着应下了,可他的目光却有意无意的朝莳七望去。

    莳七冷冷瞪了他一眼,旋即走出殿外,合欢也连忙跟了出去。

    “死太监!”莳七沿着弯曲的长廊往前走,嘴里不停的骂着姬平生,“身无长物,当真是色胆包天!”

    合欢也不敢多嘴,只好陪着她往前走。

    就在此时,合欢瞥见远远走过来的万贵妃,连忙拉了拉莳七的衣摆:“姑娘,万贵妃来了。”

    莳七冷笑一声,她当然看见万文漪来了。

    “鲛人为何在此?”万文漪看见侧身站着的莳七,遂停了脚步。

    莳七淡淡答道:“出来透透气。”

    万文漪轻笑一声:“前些日子鲛人呈上的泪珠,果然颗颗都是上品。”

    呈上去的珍珠都是姬平生准备的,她可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娘娘喜欢就好。”莳七道。

    万文漪低了低眸,笑道:“本宫很喜欢,果然带你回来,也不算枉费。”

    莳七轻笑了一声:“是呢。”

    万文漪捉她回来,绝非那么简单,可是她都已经来了京城这么些日子了,也不见万文漪有什么动作,难道在憋大招?

    万文漪也不想和鲛人周旋,她出来的够久了,现在得赶紧回去,叫圣上起了疑心就不好了。

    莳七和合欢二人往旁边退了退,让给万文漪先行。

    万文漪正要离开,目光却落在了合欢的身上,凝了半晌,眸底似是闪过一丝恍惚。

    沛鸢在一旁提醒她,她这才笑了笑,带着人离开了。

    莳七看着万文漪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合欢。

    方才万文漪瞧合欢的眼神,她自然是看见了,因为那时合欢就站在她身后,万文漪等于是越过她去看合欢,故而她将万文漪的目光尽收眼底。

    莳七微微蹙眉,有些狐疑道:“合欢,万贵妃认得你?”

    合欢一怔,连忙道:“是见过几次,可我没想到万贵妃居然记得我。”

    “说来听听。”莳七顺势在长廊的一侧坐下,然后拍了拍身边,“坐。”

    合欢只好在她身边坐下,对往事娓娓道来:“此前双儿姐姐做活的那家乡绅,就是万贵妃的母家。”

    莳七猛地抬眸,这么巧?

    因为和姬平生赌气,莳七便听了合欢的话,出去散心,遇到那两个睡眠海公子和无常公子,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合欢就不见了。

    找到合欢的时候,她就蹲在双儿身边。

    难道双儿是万贵妃派来的?利用的便是合欢和双儿儿时的感情?

    想到这里,莳七不由眯了眯双眸,眼底掠过几分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