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一十五章 九千岁(二十)
    马车缓缓的行驶着,车轱辘碾压在青石板上的声音在这夜色中显得格外分明。

    马蹄踏着一路的桂花香,缓缓停在了一所不大的宅邸前。

    桐书听着里头的动静,咬了咬牙,终是低声道:“公公,已经到了。”

    他搓了搓手,有些惶惑,等了片刻,才听到姬平生略显冷淡的声音传来:“知道了。”

    桐书听了他的话,这才敢撩起帘子,准备伺候姬平生下车。

    姬平生扶着桐书的手下了车,一言不发的便往里走了,半句话也没有和莳七说,桐书也不敢抬头。

    倒是赶着来伺候莳七的合欢不由侧了侧目,朝马车里看去,就瞧见苍央姑娘正笑盈盈的凝着姬公公远去的背影。

    姬平生大步流星的往里走,桐书只得亦步亦趋的跟着。

    “备水,我要沐浴。”姬平生刚到了屋内,便吩咐了桐书。

    桐书连忙答应了一声,旋即便退了出去。

    沐浴完之后,姬平生只着了一袭白色亵衣半歪在软榻上,手中拿着下头传上来的密折,现在底下送上来的密折都是要经过他的手,然后才交由延和帝,可是延和帝大多数时候也是不会看的。

    虽然手里拿着密折,可是姬平生却半个字也没有看进去。

    桐书在一旁低着头不敢看他,心里却在犯嘀咕,主子这折子都拿倒了,怕不是在想着苍央姑娘吧。

    要说这苍央姑娘也是好手段,想想主子这些年,为了大计,何曾对哪个女子上心过?

    可是这鲛人就是能叫主子对她心心念念的,鲛人似乎对主子也听上心的,但是他还是有一点看不明白,目前可知鲛人绝非其他人派来的。

    那么主子既然和鲛人两情相悦,为什么不顺水推舟呢?

    共患难总比共富贵要强的多吧?

    为什么主子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鲛人呢?难道真是为了大计?

    “你先下去吧。”姬平生忽然开了口,桐书也不敢多言,答应了一声便退去了外间。

    姬平生见桐书离开后,这才放下了手中的折子,他眉心紧锁,心底止不住的烦躁,一阖眼,眼前便浮现着晚上回来时,在马车上发生的事。

    方才在马车上,他装睡,她却促狭道:“公公,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要亲你了。”

    姬平生一听她这话,身子又僵硬了半边,犹豫了半晌,他还是觉得她应该只是吓吓他罢了。

    他没有动。

    莳七又是轻笑一声,忽然起身跨坐在他的腿上,倾身吻了上去。

    他的脑海瞬间空白一片,眸子蓦地睁开了,她笑着用柔软的舌尖轻轻舔着他的唇瓣,然后从唇齿间溢出一声轻叹:“公公,你果然是在装睡!”

    姬平生大掌抵在她的腰腹上,正要将她推开,却被她的小手捉住,直接圈住了她纤细的腰身。

    “公公方才和那舞娘眉来眼去,你侬我侬的,我可吃醋了。”莳七眯了眯双眼。

    “我没有……”姬平生低着头,不敢去瞧她的眼睛。

    “骗人!我可都看见了,她还给你喂酒呢!软玉温香,那杯酒一定带了蜜吧!”

    莳七眸底泛着一丝冷光,双臂环着他的脖子,二人离得极近,她每讲一句话,他甚至都可以感觉到她温热的呼吸。

    姬平生浑身僵硬不敢动,他本想维持着面上的冷峻,可终究还是做不到。

    因为是她啊。

    叫他这样疏离于她,简直生不如死。

    “你先放开我。”姬平生薄唇微抿,试图离她远一些。

    莳七冷笑一声:“不行!”

    姬平生双手紧握成拳,克制着内心的冲动,他的目光落在她那张叽叽喳喳的红唇上,真想亲上去。

    可是他不能。

    “那你要怎么样?”姬平生低了低眸,无奈道。

    莳七唇角扬起一丝促狭的笑意:“我要你亲我。”

    “除了这个。”

    “那就没了。”莳七耍起了无赖,两条胳膊牢牢的环住他的脖子。

    姬平生忍不住叹了口气:“不要闹了,桐书在外面呢。”

    莳七挑了挑眉,呦呵,这是开始和她比脸皮了?有意思,比脸皮,她还没怕过谁!到底这么多世界练出来!

    “那就让他听着呗,也好叫他知道我和公公感情甚笃。”

    姬平生抿着薄唇,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可莳七却注意到他在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便悄悄红了耳尖。

    “那好吧,要想让我放过你,不亲也行。”莳七大发慈悲的松了口。

    姬平生顿时长舒一口气,可内心却忍不住泛起一阵失落。

    莳七转身从马车的小暗格里拿出一小壶茶,这是桐书特意放在车上,防止姬平生渴了时喝的。

    “你把这壶水喝了,我就从你身上下来。”

    姬平生看了眼她手中的茶壶,那壶茶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喝了一半了,现在也没多少了,想到这里,他微微颔首:“好。”

    莳七得意一笑,眸中满是狡黠之色。

    姬平生顿时觉得心底有几分不详的预感。

    他正要去拿她手里的茶壶,没想到却被她笑盈盈的躲开了。

    “别着急呀公公,这马车里可没有杯子了,都碎了。”莳七笑着凝着他,然后当着他的面,又从那暗格里拿出桐书先前放进去的几只杯子,尽数从窗子扔了出去。

    姬平生张了张嘴,可到底没有说话。

    莳七蹙起柳眉,佯装苦恼道:“哎呀,这没了杯子,可怎么喝呀!”

    姬平生忍不住叹了口气,她忽然轻笑一声,提起茶壶便饮了一口,就在他低眸之际,她倾身对着他的唇印了上去。

    姬平生瞳孔骤然锁紧,扶着她腰身的大掌有些不知所措。

    莳七的舌轻轻探进他口中,将水渡了进去,然后便携了他的舌尖纠缠。

    也不知过了多久,莳七气喘吁吁的离开他的唇,姬平生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早已牢牢的将她圈在自己怀中了。

    莳七笑盈盈的舔了舔下唇:“公公,其实你就是想要我亲你是不是?”

    还未待他回答,她已经又衔了一口茶吻了上来。

    桐书在外头听着里面的动静,几乎面红耳赤。

    直到最后一口茶渡送到他口中,莳七又抱着他吻了良久,这回不是光她一人的独角戏,姬平生自己也有些迷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