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一十七章 九千岁(二十二)
    莳七心中一惊,眸光盯着他掌心的聚灵珠。

    “鲛人倾族覆灭时所汇集的灵力,怎么会在你手上?”莳七眸光中略带了几分狐疑,手里的金簪微微往前抵了抵。

    无常公子的脖子立刻冒了血珠,他急切的喊道:“这是我干娘给我的,当初鲛人倾族覆灭,所有灵力汇聚化作聚灵珠,本是被鳌吞进肚子了,可是鳌体内龙气和鲛人的灵气冲撞,几乎弄得破肚断肠,它连忙将这聚灵珠吐了出来,是我干娘路过,将这聚灵珠捡回。”

    鳌,相传在远古时代,金、银色的鲤鱼想跳过龙门,飞入云端升天化为龙,但是它们偷吞了海里的龙珠,只能变成龙头鱼身,称之谓鳌鱼。雄性鳌鱼金鳞葫芦尾,雌性鳌鱼银鳞芙蓉尾,终日遨游大海嬉戏。

    无常公子的说法却也有几分可信,因鳌跃龙门,只变成了龙头鱼身,说是龙,龙族不肯承认,说是鱼,他们自己又不肯和鱼为伍。

    鲛人倾族覆灭时,所有的灵力汇聚在一起,庞大的灵力,足可供他们再跃龙门,飞入云端升天化为龙。

    “你干娘又是何人?”莳七眯了眯双眸,冷声问道。

    无常公子连忙道:“我干娘是蛟。”

    蛟,一说蛟是龙的前身,蛟异于龙,蛟在水里,而龙则可以变形飞行。

    莳七轻笑一声:“那你也是蛟了?”

    无常公子微微摇头:“非也,我乃无肠公子是也。”

    莳七略有些不耐烦道:“我知道你是无常公子。”

    “这……”无常公子不由抬手挠了挠头,小声道,“此无肠非彼无常,无肠公子,蟹也。”

    莳七眸光顿时有些复杂的看着他,她不由想起方才在池水中看见的那只大螃蟹,红尾锦鲤叽叽喳喳的讨论的那只大螃蟹,竟然是无常!

    “螃蟹就螃蟹,叫什么无肠公子?”

    无常公子连忙道:“因为我们蟹没有肠子呀!”

    莳七哑然,不想再和他啰嗦,遂道:“你干娘拿到聚灵珠,就没说些旁的?”

    无常公子微微沉思一番,才道:“倒也说了,她叫我拿着聚灵珠来求娶你,还说除了你之外,不能对任何人透露聚灵珠的下落,为此我还盟了血誓。”

    “那你干娘可说过,倘若我不肯,你该如何?”莳七眯了眯双眸。

    无常公子立刻就笑了:“不可能的,干娘说你只要见了聚灵珠,就一定会嫁给我的。”

    莳七低了低眸,轻笑一声:“哦?这么看来,你很相信你干娘的话,那么现在你就回去问问她,我收了东西,却不肯嫁给你,你该怎么办?”言罢,莳七一把抢过他掌心的聚灵珠。

    无常公子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干娘果然料事如神,她早猜到你会如此。”

    “何意?”莳七不由蹙了蹙眉。

    “聚灵珠就算任你拿了又能如何,你又不知道怎么用。”无常公子笑着搓了搓手,然后指了指抵在自己脖子上的金簪,“夫人,要不还是把这簪子拿远些吧。”

    莳七眸光一冷,将簪子又往前按了几分:“胆敢胡说!”

    无常公子一改之前的拘谨,嬉皮笑脸道:“不敢胡说,不敢胡说。”

    莳七骤然轻笑一声:“你这死螃蟹,变脸变得倒快,想来方才被我钳制的慌张模样,还有那日在街上的赧然样子,都是装出来的吧!”

    无常公子笑嘻嘻的跟莳七作了个揖:“夫人慧眼如珠。”

    莳七挑眉笑了笑,将金簪插回鬓间,然后又将聚灵珠收回衣襟里:“倘若我嫁给你,你是否就能告诉我这聚灵珠到底该怎么用?”

    “那是自然。”无常公子撩起衣袍,在凳子上坐下,“整个鲛人族的灵力,夫人你若能全部吸取,可是要飞升成仙了。”

    莳七低眉微微一笑:“你倒是不怕我到时候杀了你?”

    “生而同衾,死亦同穴。”无常公子笑眯眯的将手搭上莳七放在桌上的手,“夫人放心,在这之前,我会和你立下同生共死契的。”

    莳七抿了抿唇,良久,才笑道:“行,不就是嫁给你吗?可以。”

    无常公子立刻欢天喜地的站了起来,他竟是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这可真是太好了,我得回去和干娘说一声。”

    他在屋中转了两圈,又回眸看着莳七:“不行,你得和我一起回去才是。”

    莳七蹙了蹙眉:“我答应嫁给你了,可我并没有答应要和你回去。”

    无常公子被她摆了一道,眸光有些不愉,过了一会还是叹了口气:“既然夫人不想回去,那就再等等。”

    莳七盈盈一笑:“公子真是体贴。”

    无常公子也笑了:“对夫人当然要好了。”

    莳七轻笑一声,开始套话:“公子以前认识苍央?”

    “认识,鲛人苍央,谁人不认得?”无常公子笑道。

    莳七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为何?”

    无常公子笑着握着莳七的手,道:“绝美世无双,听说求娶你的,早已从南海排到了东海。”

    莳七心中有些惊异,苍央这般盛名在外?

    她抿了抿唇,又问道:“鲛人族覆灭之事,你可知内情?”

    “这个……不知的。”无常公子顿了顿又道,“总归是一夕之间,鲛人世代生活的海域,被血染成了红色,血腥味顺着海水飘了数千里远。”

    他刚说完这个,不由疑惑的问莳七:“鲛人覆灭之时,你不在那里?”

    莳七语塞,半晌才道:“我已经不记得了。”

    无常公子只当此事让她想起了倾族灭亡的痛楚,遂不再多问。

    “对了,那日与你在一起的海公子,又是个什么东西?”莳七忽然想起了海公子,遂问道。

    无常公子有些无奈:“他不是个什么东西,他是一条白色的海蛇。”

    海蛇而已,莳七心底不由溢出一丝嘲讽。

    无常公子看了看外头的天色:“既然姑娘不愿和我一同回去,那我总归是要和干娘报个信,姑娘就在此地等我几日。”

    莳七微微颔首,无常公子目光缱绻的落在她的脸上,有些不舍。

    “快走吧,我丫鬟快回来了。”莳七催促着他。

    无常公子答应一声,尾声刚落,便见他化作原身,成了一只青色螃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