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九千岁(二十三)
    莳七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没喊住他。

    瞧着他的道行,明明可以直接移形幻影离开,偏偏还要化作真身青蟹,从池子里离开,这究竟是为什么?

    无常公子走后,莳七便端详着掌心的聚灵珠,她甚至肉眼可见其中流动的巨大灵力。

    鲛人一族所有灵力,皆被封在了这颗珠子里。

    “姑娘在瞧什么?”合欢挎着绣筐从外头进来,一眼就看见了莳七手中的聚灵珠,杏眸微怔,“好漂亮的玉石。”

    莳七淡淡一笑,将聚灵珠收进了怀里。

    合欢也没太在意,只是自顾自和她商量着花样子。

    “你瞧着弄吧,左右都是好看的。”莳七心思不在上面,遂有些心不在焉的。

    合欢自然也瞧出了她的心不在焉,她不由想起方才在厨房中听到的事,遂紧张兮兮的靠着莳七坐下,还殷勤的替她倒了杯茶。

    “姑娘,我刚刚在厨房听到了一件事。”

    莳七漫不经心端起茶盏抿了小口:“什么事?可是哪个小厮长得俊?”

    合欢立刻红了脸颊,啐了一口:“呸,姑娘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可是一心想着姑娘,没想到姑娘竟这样打趣我。”

    莳七连忙道:“好好好,我错了,你说吧。”她说完这话,便将两手放在膝盖上,作乖巧状。

    合欢被她的样子逗乐了,咯咯笑着,半晌又恢复紧张之态道:“我听说,今晚公公要从宫里回来,霁月轩那里,命人备了一桌酒菜呢。”

    莳七蹙了蹙眉,霁月轩?不就是隔壁那个院子,里头住着红尾锦鲤口中的诗香美人?

    “你可见过她?”

    合欢愣了愣,旋即点点头:“见过几面,不过她对谁都很冷淡的。”

    “她究竟是什么身份?”莳七又问道。

    总不可能是姬平生的白月光吧?

    合欢摇了摇头:“这就不知道了,只知道大家都喊她柳姑娘。”

    “这府里,可有人知道她究竟是什么身份?”

    “府里应当也没人知道,公公从不准我们议论霁月轩的事。”合欢像是猛然间想到了什么,忽然一拍手,“对了,桐书一定是知道的。”

    桐书自小便跟着公公,是公公的心腹了,公公最信任的人便是桐书。

    莳七眯了眯双眼,去问桐书,他不一定会告诉她,可是姬平生一定会知道她在打探霁月轩的事。

    就是不知道霁月轩的那位到底和姬平生是什么关系,她也不好贸然去问。

    “菡萏呢?她不是一向在书房里伺候姬平生?”莳七忽然想到了菡萏。

    她本以为菡萏是服侍姬平生的贴身丫鬟,可是自打她来了姬府,便从未在姬平生的院子里看见过菡萏,一开始是菡萏来伺候她的,但是菡萏对她有怨,她也不想整天对着一张对她怨气冲天的脸,就让菡萏在廊下守了两天。

    后来,菡萏就被人领走了,换来了合欢。

    合欢有些犹豫:“菡萏姐姐,我也不知道她晓不晓得。”

    莳七叹了口气,摸了摸合欢的头,苦口婆心道:“那你就去套套话,说不准她就知道呢。”

    合欢一咬牙:“好,我马上去问。”

    合欢离开后,莳七便百无聊赖的等着她回来,约莫着过了一个时辰,合欢从外头回来了。

    “怎么样?”莳七连忙拉着她坐下,还帮她倒了杯茶。

    合欢有些委屈:“菡萏不肯说。”何止是不肯说,她猜出了自己是姑娘派去的,还说了好多嘲讽姑娘的话。

    莳七叹了口气:“算了。”

    傍晚的时候,姬平生便回来了。

    他没有去自己的院子,亦没有来找莳七,而是直接去了霁月轩。

    合欢恨恨的咬着牙:“狐媚子!”

    莳七半躺在软榻上,手中把玩着鼻烟壶,眉目间满是嘲弄。

    “姑娘……”合欢瞧出了莳七的不愉,遂小声的喊了她。

    莳七淡淡道:“去,去外头守着,姬平生什么时候回他的院子,立刻来告诉我。”

    “是。”

    约莫着到了子时的时候,合欢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姑娘,公公从霁月轩回去了。”

    莳七闻言,披上斗篷,去找姬平生。

    桐书瞧见莳七,顿时一阵头大,他连忙将她拦了下来:“苍央姑娘,公公已经歇下了。”

    “是么?我怎么瞧着他房里的灯还亮着?”莳七冷笑一声,抬手拨开桐书。

    桐书一阵犯难,他自然知道苍央姑娘在主子心里的分量,倒也不敢真的拦她。

    莳七大步走进屋内,一阵冲天的酒气扑面而来,她一怔,便瞧见瘫坐在地上,提着一壶酒不停的灌着自己的姬平生。

    她眉心紧蹙,这样的姬平生,她还是第一次见。

    此时桐书也跟了进来,看见姬平生坐在地上,就要上去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滚出去!”

    莳七抬手解下斗篷挂在一旁,淡淡道:“你先出去吧,一会儿有吩咐会叫你的。”

    桐书看了看地上喝的烂醉的姬平生,犹豫了一会儿才退了出去。

    “把门带上。”

    莳七缓缓蹲在姬平生面前,平静的看着他:“为什么?”

    姬平生醉的双眼迷蒙,他怔怔的看着莳七,良久,忽然两行泪顺着他眼眶涌出,他颤抖着手抚上她的脸。

    “苍……央,你回来了,你回来了……”

    莳七低了低眸:“是,我回来了。”

    姬平生泪水止不住的流,他仰起脸,提着酒壶猛灌,朗声大笑,笑中有泪,泪中是无尽的悲凉。

    “假的,都是假的。我祭出了七情六欲,祭出了余世紫微星格,可是再来一次,你还是对我动情,我亦忘不掉你,这是天意,天意!”

    莳七眸光一震,下意识的攥紧他的手:“什么七情六欲,什么紫微星格,什么再来一次?”

    姬平生的眸光怔怔的落在她的身上,喃喃道:“我是个废物,江山守不住,我在意的人也尽数而死,恩师,母后,皇妹……还有你。”

    莳七瞳孔骤然缩紧,她的脑仁猛地一阵剧痛,像是有人拿着千万根针,狠狠的刺着她。

    她忍不住扶着头,脸色煞白,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山雨欲来。

    “姬平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忍着痛问道。

    姬平生喃喃道:“我不叫姬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