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二十三章 九千岁(二十八)
    万季礼一愣,旋即松开了口中的丰盈:“鲛人?”

    “停下来做什么?”道融不满的抓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身上。

    万季礼漫不经心的揉着她的丰盈:“你见过鲛人?还是她现了身?”

    道融双手环着他的脖子:“此前不是你拿了她的画与我献宝来着?我一眼便认出她了。”

    万季礼想起确实有那么一回事,鲛人极美,他眼馋,可是鲛人又一直被姬平生护着,他便让见过鲛人的画师画了下来。

    他确实拿来给道融看过。

    道融便将莳七等人的事情说了一遍,还有姬府侍卫前来搜人的事也都说了。

    万季礼眯了眯双眼,陷入了沉思。

    道融被他勾得浑身难耐,结果他却自顾自想事去了,不免不愉,她坐直身子,伸手去理衣裳。

    万季礼见状,便知道她是不高兴了,连忙哄道:“这不来了么?急什么?”

    他伸手在道融的身上点火,想了想,最后嘱咐道:“鲛人那边,你先别打草惊蛇。”

    “知道了。”

    道融双腿环着他的腰,随着他挺身而入闷哼一声,屋内顿时便响起了羞人的低吟声。

    快到戌时的时候,万季礼带着人便离开了静慈寺。

    道融被万季礼折腾的够呛,万季礼在床上格外喜欢使些手段,疼得要死,可她还偏偏很喜欢,每回万季礼走后,她都像没了半条命躺在床上,双腿间满是污浊。

    但是她喜欢这样。

    道融扯过被子盖在身上,沉沉睡去。

    万季礼出了山门,直接打道回府,刚进了大门,管家便迎了上来,在他耳边低低说了几句话。

    他愣了愣,旋即大步流星的走回房中,便瞧见万文漪正端坐在屋中饮茶。

    “你还未回宫?”

    万文漪轻笑一声:“不等到好消息,放心不下。”她轻轻嗅了一番,又讥讽道:“原来是和人厮混去了,难怪叫本宫等了这么久。”

    她缓缓放下手中的茶盏,挑眉道:“死了么?”

    万季礼神色一愣,片刻才点了点头:“死了。”

    他已经把毒药给了亲娘,亲娘早就寻死了,估计会吃的,就算她当晚不吃,第二日,也会有道融帮他解决这件事。

    他觉得,对自个儿亲娘的孝心已经够多了,是她自己非要死揪着从前的事不放。

    万文漪眸光流转,似笑非笑睨了他一眼:“最好是死了,你若胆敢骗我……”

    万季礼有些心烦意乱的拂了拂衣袍上的尘埃:“你再不回去,当心圣上起疑!”

    “他能起什么疑?草包一个。”万文漪嗤笑一声,旋即冷冷道,“太乐署近来排了新舞,请圣上去瞧呢。”

    若真要在延和帝身上找出什么特长的话,那就是他乐理极通,太乐署的歌舞,大多都是出自他之手,女人和歌舞,是延和帝平生最爱的两样东西了,故而宫里时常箜篌悠悠,丝竹袅袅。

    万季礼捻了捻袖口的花纹,缓缓道:“方才在静慈寺撞见一件事。”

    “什么事?”万文漪懒懒道。

    万季礼便将道融和他说的事,尽数说给了万文漪听。

    万文漪听完,不由朗声而笑:“好个姬平生,仗着圣上的恩宠,竟敢把本宫的鲛人弄死,这次算是逮到他把柄了。”

    万季礼也高兴的点了点头,旋即又想到了什么,跟她商量道:“我说好妹妹,这鲛人,能不能让圣上赏给我?”

    万文漪睨了他一眼,讥笑道:“怎么,又精虫上脑了?”

    万季礼陪着笑,万文漪便懒懒的开口:“再看吧。”

    “我的好妹妹,天色不早了,赶紧回宫吧。”万季礼抬头看了看外头的天色,连忙道。

    “急什么?”万文漪蹙了蹙眉,“你以为我想呆在这里?”

    “那……”

    万文漪也看了看天色:“我给你引见个人,再等等,应该快来了。”

    两人坐着等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屋内顿时冷风阵阵,烛火尽数被吹熄,外头的月光顿时透过窗棂洒了进来。

    万季礼浑身一颤:“这……这是怎么回事?”

    万文漪却是欣喜的笑了:“来了。”

    不一会儿,屋内风停,烛火再度燃起,两人面前赫然站着一个白衣男子,只见他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衬着悬在半空中的身影,直似神明降世。

    万文漪连忙迎上前,笑盈盈道:“公子总算来了。”

    “久等了。”白衣男子唇角漾着不深不浅的笑意,淡淡道。

    万季礼眯了眯双眼,正要开口,却听见万文漪道:“公子,此前你说的事,我已经想好了。”

    白衣公子手执一柄折扇,缓缓地摇着:“不急,你可要想清楚了。”

    “是,已经想清楚了。”万文漪脸上满是笑意。

    万季礼在一旁看着她这样殷勤的模样,心里顿时冒出一阵酸意,但是他深知眼前的白衣男子不简单,也不敢怠慢了。

    白衣公子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微微颔首:“如此,我也便放心了。”

    丑时,整个静慈寺乃至山上,都陷入了沉睡之中,偶尔能听见风拂过树梢的沙沙声。

    月色从窗棂间投了进来,洋洋洒洒铺了满地。

    双儿缓缓睁开双眸,眼底一片清明,她怔怔地看了会儿地上的月光,片刻,才强忍着背上的痛楚,悄悄坐起身,她朝莳七和合欢那里看了看,确定两人睡得极沉,才掀开被子下了床。

    夜色中低低浅浅的吱呀一声,双儿将门带上,紧了紧衣裳,急匆匆走了出去。

    通往西南僻院的那条小径上,还守着两个尼姑,在打着瞌睡,她有些犹豫,又朝冰凉的池水看了看。

    双儿犹豫片刻,终于缓缓朝池水走去。

    就在此时,她后背的衣裳被人揪住了,她浑身一僵,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低低的女声:“疯了?这水多凉知道吗?你后背的伤还没好,不要命了?”

    双儿猛地回眸,就看见莳七正拽着自己的衣裳,眸间满是冷意。

    “姑……娘?”她脑子一片空白,喃喃道。

    莳七冷冷瞥了她一眼,拽着她走到一棵树下,似笑非笑的凝着她:“双儿?或许,我该叫你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