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二十四章 九千岁(二十九)
    双儿的脸色刷的一下子惨白一片,她浑身僵硬,半天也没有动弹。

    莳七瞧着她的反应,便心里有数了,她刚刚也只是猜测,可现在看来,她猜对了。

    “万小姐自云端坠落,这些年想必痛不欲生吧。”莳七眸光凝着她,徐徐开口。

    双儿轻吐出一口气,缓缓阖上双眸,两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良久,才听她颤抖着声音道:“是生不如死,却不甘心去死。”

    莳七低了低眸,没有说话,只是唇齿间溢出一丝叹息。

    合欢口中的双儿,年幼成孤,一直是她的叔婶在养着她。

    叔婶也并非善人,婶婶本想将双儿卖去窑子,可是双儿长得不好看,最后进了万府当个粗使丫鬟。

    双儿作为粗使丫鬟的活计,一直都是替各屋的主子们倒恭桶。

    所以双儿怎么会识字呢?更别提她还有一手好绣活,单从针脚上看,便可知她绣龄起码超过了五年,就更别提她画的花样子了。

    再有就是合欢曾说过双儿会水,且是十里八乡水性极好的,可那日从逃命,双儿表现出的样子,分明就是个不会水的人。

    单论这个只能说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双儿,莳七也曾怀疑过。

    可是后来她便推翻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万夫人和万季礼的对话中表明,真正的万小姐被万季礼歼杀了,那么现在的万贵妃必然不是万小姐。

    真正的万小姐真的死了吗?

    她回了房,将此事同合欢双儿讲了,两人分明都是第一次听闻这样惊天秘闻,可是唯有合欢的反应才是正常的,震惊、难以相信。

    那么双儿呢?

    她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也许你见到的万小姐,已经不是真正的万小姐了。”

    合欢拉着她的手问她是否知道内情,双儿面露讥讽,说自己不过是个粗使丫鬟,什么都不知道。

    全程淡漠与厌恶,只有在听说万夫人就在这里的时候,双儿瞳孔骤然缩紧,双手紧握成拳,呼吸急促。

    各样的情绪,唯独少了震惊。

    莳七不由想起中秋晚宴那日,她于长廊下偶遇万文漪,万文漪看向合欢,分明是望向故人的目光,恍惚怔忪。

    合欢口中的万小姐宅心仁厚,就连去庙里求平安符,都会给下人几个,她也是在那时认识的万小姐。

    万贵妃和万小姐性格完全不一样。

    所以,认识合欢的,应当是真正的万小姐,还有……双儿!

    双儿已经不是双儿了,万贵妃也必然不是万小姐了。

    双儿听完莳七的分析,不由叹了口气:“姑娘果然蕙质兰心。”

    “只是我还有两点疑问。”

    “姑娘请问。”

    莳七沉吟片刻道:“一是以万小姐和合欢的交情,应当还不至于能说出合欢的乳名。”

    她初见双儿的时候,指着合欢问双儿,双儿答阿蝶。

    “其实我并不知合欢的乳名,只是那天合欢见了我,便激动的拉着我的手,喊我双儿姐姐,还说自己是阿蝶,问我记不记得了。”

    “原来如此。”莳七不由笑了笑,“还有第二个疑问,我听合欢说,双儿身子一向很好,没有宫寒的毛病。”

    如果是灵魂互换的话,双儿的身子也不该宫寒才对。

    双儿叹了口气,缓缓道:“这身子还是我的。”

    莳七不由蹙了蹙眉:“那为何?”

    “我被万季礼那畜生玷污之后,他怕事发,便将我关了起来,对外便说我病了,连母亲也不让探视。”

    “可是他当初在假山玷污我的时候,被粗使丫鬟双儿撞见了,我也不知道双儿用了什么妖术,我的相貌,我的身子,越来越像她了,而她则是越来越像我了,直到最后,我彻底变成了她,而她则变成了我。”

    双儿讲到这里,眸底恨意灼灼:“她变成了万家大小姐,成了万文漪,而我,则成了粗使丫鬟双儿,万季礼便让人将我拖去乱葬岗打死,可是我命大,那些人以为我死了,我在乱葬岗躺了三天,被一个老汉救起,他一辈子没有娶亲,打算让我做他媳妇儿,可是就在他赤脚大夫帮我看病的时候,才发现我有了身孕。”

    她忍不住嗤笑一声,笑声中是无尽的讽刺与苍凉:“是万季礼的孩子,真是可笑,乱仑的产物啊哈哈哈!”

    莳七蹙着眉,心中满是震惊:“后来呢?”

    “后来,孩子流掉了,老汉对我也挺好的,但是逢上大荒了,他就带着我去逃难,逃难的路上,他把最后一口吃的给了我,自己饿死了。”双儿面色平静,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可是她攥紧的双拳暴露了她的内心。

    双儿低了低眸,淡淡道:“再后来,就落下宫寒这个毛病了。”

    莳七心底一阵唏嘘,顿了顿道:“你现在要去找万夫人?”

    双儿双眸蕴着泪水,满目悲痛:“母亲定是被关在这里的,母亲从不礼佛,宫里那贱人又占着我的身份,母亲没道理信了佛啊!”

    莳七叹了口气:“你还真猜对了。”

    双儿双眸怔忪,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姑娘,求你让我去找母亲吧。”

    莳七连忙将她扶起,抬眸看了看那边正在打瞌睡的尼姑:“我有办法让你过去,你也不必冒死下水了。”

    双儿大喜,连忙试了试眼泪:“多谢姑娘。”

    二人悄声来到两个正在打瞌睡的尼姑面前。

    莳七轻启朱唇,唇齿间流出低低的歌声,鲛人的歌声可迷惑人,可是苍央不知经历了什么,活了三百年,没有道行,歌声更是不能惑人。

    但是她后来发现,自己的歌声能迷惑本就意识不清醒的人,或是极其低等的生灵。

    比如这两个正在打瞌睡的尼姑,再比如,姬平生府中的那一池子红尾锦鲤。

    双儿一听见莳七的歌声,本是惊了一下,旋即却见那两个尼姑没什么反应,反倒是睡得更沉了,她这才放下了心。

    鲛人歌声能惑人,她曾经也在《异闻录》中看到过,本以为是传说。

    莳七蹑手蹑脚的从尼姑身上摸下院门的钥匙,开了僻院的院门,成功进了僻院。

    白日的时候,莳七便发现僻院中,除了万夫人,再没有旁人了。

    故而她和双儿进了僻院,便直奔主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