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二十五章 九千岁(三十)
    主屋的窗子还映着昏黄的烛光,双儿忽然停了脚步,神色犹豫,似是近乡情更怯。

    “姑娘……”双儿嗫嚅着双唇,这些年,她做梦都想能和母亲重逢,可是真的临了,她却不敢了。

    她怕……怕母亲认不出她了。

    她现在这个样貌,早已不是母亲熟悉的女儿了。

    莳七察觉出了她内心的挣扎,遂上前牵起她的手,轻声道:“别怕。”

    双儿低眸咬着双唇,双肩颤抖,良久,她忽然抬起头,朝主屋走去。

    她抬起颤抖的手,轻轻叩响了主屋的门,可是刚叩了一声,她便控制不住的后退了几步。

    莳七见状,只得上前敲门。

    不多时,屋里传来万夫人略微沙哑的嗓音:“谁?”

    莳七推门而入,正对上万夫人诧异的双眼:“万夫人,有个人想见你。”

    万夫人双眼中布满了红血丝,她手中拿着笔,书案上散乱着几十张字条,桌边的地上是一个火盆。

    “你是谁?”

    莳七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微微侧身,露出了身后的双儿。

    万夫人眸光诧异看着双儿,双儿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娘……”

    万夫人手中的笔忽然掉在了书案上,在纸上划出浓重的墨痕,她声音颤抖,喃喃道:“文漪?”

    她下意识的往双儿那边走了两步,可是瞧清楚她的相貌,忽又驻足,眸中满是恍惚。

    “娘,是女儿啊……是女儿回来了……”双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万夫人这才像是确信了一般,疾步上前一把抱住双儿,大哭道:“文漪,我的文漪啊……”

    母女重逢,抱头痛哭了良久,才渐渐缓了过来。

    万夫人紧紧攥着双儿手,两人一同坐下,万夫人抬手去摸双儿的脸,眼泪又流了下来:“这是那贱人的皮囊?”

    双儿先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莳七立在书案旁,这才注意到方才万夫人一直在写什么。

    满书案的纸条上,写的皆是求阎王爷庇佑亲女万文漪。

    万夫人擦了擦眼泪,有些不好意思道:“我之前以为文漪死了,可是没法烧纸给她,又怕她在下面没钱财,会遭其他的小鬼欺负,故而写了这些纸条。”

    双儿听着这话,眼泪又掉了下来。

    “那畜生白天的时候送来了一瓶毒药,我也想下去陪文漪,所以临死前,打算多写些纸条。”

    莳七抿了抿唇,心中一阵唏嘘。

    “万季礼既然将夫人你关在这里,想必道融也搭手了吧!”

    万夫人微微颔首:“道融虽是出家人,却不守佛门戒规,与那畜生早已互通款曲,有时候那畜生还会带来其他富家子弟,道融就从尼姑们里面挑出姿色出挑的去作陪,这静慈寺看上去还是个佛门之地,可是内里早已肮脏不堪,连外头的窑子都不如。”

    莳七又是一阵讶异:“竟然是这样。”

    道融既然不像看上去这样面慈心善,那么她收留莳七三人,就很值得深究了。

    万夫人看着莳七,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道:“姑娘可是被道融收留在寺内?”

    “正是。”

    “姑娘还是赶紧走吧,道融赶了不少逼良为娼的事,如今这静慈寺里,但凡有姿色的,都被道融逼着献了身子,像姑娘这样的好相貌,她收留姑娘一定是另有企图。”万夫人神色紧张。

    莳七蹙了蹙眉,这个她自然猜出来了。

    万夫人又将双儿往莳七那边推,哀求道:“求姑娘带着文漪走吧。”

    双儿抬眸看着莳七,莳七读懂了她的眼神,她不肯。

    “姑娘,这么多年,我早有轻生的念头,却久久都没有实现,皆是两点,一是我想要再见我娘一面,二是我想要亲手杀死那贱人和万季礼。”双儿神色沉着,眼底满是恨意,“多谢姑娘帮了我这么久,如今我已经实现第一个心愿,第二个心愿未了,只怕要和姑娘分道扬镳了,还望姑娘见谅。”

    莳七蹙了蹙眉:“就凭你?扳倒正当盛宠的万贵妃?”

    双儿脸色一白,低着头道:“就算扳不倒她,我也要找机会杀了她,虽然明知道是以卵击石,可是我不后悔。”

    “何必?”莳七忍不住叹了口气,“杀死万文漪何其艰难?”

    “我知道。”

    莳七抬眸看了看外头的天色,缓缓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是盟友了。”

    双儿猛地抬眸,眸中盛满了震惊:“姑娘不必……”

    “万贵妃的命,我也要。”她淡淡道。

    双儿抿了抿唇,以为莳七是怨恨因为万贵妃,所以她才会被姬平生从南海活捉到了京城,像献礼一样。

    万夫人愣愣的看着她们,不解其意。

    莳七转身走到窗口,望着外头的天色,无论如何,也要带着双儿和万夫人离开这里。

    道融并非善人,她和万季礼互通款曲,很有可能现在万季礼已经知道自己在寺内,万季礼知道的话,就等于万贵妃知道了。

    莳七抿了抿唇,姬平生有危险了。

    延和帝宠爱万贵妃,说不准这枕边风就能让姬平生麻烦缠身。

    想到这里,她有些烦躁,又要避开桐书派来的追兵,又要离开静慈寺,更要在这之后,避开桐书,直接找到姬平生。

    莳七抿了抿唇,转身对双儿和万夫人低声说了自己的法子,两人认真的听着,连连点头。

    “记住了吗?”

    “姑娘放心,我记下了。”双儿点了点头道。

    莳七见她记下了,这才放心,转身离开了西南僻院,她出去的时候,那两个尼姑已经睡得像死猪一样,口水横流。

    莳七瞥了眼两个尼姑,五大三粗的样子,必然不会是道融挑中作陪的人。

    也不知道幸还是不幸,虽然抱住了身子,可还是助纣为虐了。

    快到卯时的时候,一簇火光点亮了蒙蒙亮的天色,一个比丘尼提着扫帚,打着哈欠走出了屋子,她愣愣的瞥了火光冲天的那边。

    比丘尼呆愣了半晌,这才慌慌张张的反应了过来,尖声大叫:“走水了!走水了!”

    她一面叫,一面跑,不一会儿,整个寺院的尼姑都起来了。

    所有人皆是慌乱的端着水盆去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