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二十六章 九千岁(三十一)
    整个静慈寺乱作一团,尼姑们有的尚未穿好衣裳,就急急忙忙的跑来救火了。

    道融被长久不息的喧闹声吵醒了,她睁开眼睛,身上还残留着昨夜荒唐的痕迹与污浊,她也顾不得许多,披着僧衣便走了出来。

    深秋的早晨,门檐下的青石板上铺拢一层薄薄的寒霜,却无人清扫,一地的晨雾隔绝在沉重的朱门之后,偶有攀附于门上,也凝结成细密的冰珠。

    “怎么会是?哪里走水了?”清晨的雾霭朦胧,道融不由紧了紧身上的僧衣,眉心紧蹙冷冷声问道。

    一旁的比丘尼脸上满是焦急:“是藏经阁。”

    道融脸色一变,藏经阁存放着静慈寺的经书典籍,除此之外,她这些年来从万季礼和那些富家子弟那里抠出来的金银宝贝,也被她放在了藏经阁的地下室内。

    “快去救火!”道融着急的将比丘尼往前一推。

    藏经阁地处静慈寺东北,此时已是火光冲天,原本还蒙蒙亮的天际被火光彻底点亮了。

    大火越来越盛,似有破竹之势。

    道融急得不行,身旁跑过一个个救火的尼姑,手里端着水盆。

    幸好静慈寺内就有水池,正是西南僻院的水池,如今近水可救火了。

    整个寺院忙了近一个时辰,才将藏经阁的火彻底熄灭,大火刚刚熄灭,道融也不顾不得许多,连忙从一片废墟之中找出地下密道的入口走了进去。

    一旁的尼姑们面面相觑,唯有熟稔内情的几个亲信尼姑连忙让众人散了。

    道融双手颤抖的打开一口大箱子,只见里头金银珠宝、古玩玉器还是原来的样子,她这才放心下来,整个人趴在那口箱子上,心底油然而生失而复得的欢喜。

    约莫着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道融才从密道出来,她指挥着几个身强力壮的尼姑,将这口箱子搬回自己的屋子里。

    临走前,道融抬头环顾了一下密室中那些早已被大火熏黑、燃尽的绫罗绸缎以及各种文人字画,心中又是一阵肉疼。

    可惜了。

    当真是可惜了。

    道融将自己缩在房内,一样样的清点着那口箱子里的东西。

    就在此时,外头响起了急匆匆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一个比丘尼焦急的声音:“住持,不好了。”

    道融皱了皱眉,用被子将床上铺开的金银珠宝盖住,然后才道:“何事?”

    “万夫人……万夫人不见了。”

    道融脸色大变,她连忙掀开被子,将那些金银珠宝尽数扫尽了箱子里,然后上了两道锁,这才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

    比丘尼焦急道:“方才去送饭,才发现万夫人不见了。”

    道融皱了皱眉,冷声道:“门是锁着的?”

    “是,但是后窗破了个大洞,洞口足有两尺宽。”

    道融听了没有说话,只是脚步更疾了。

    两人来到西南僻院,原本守门的两个尼姑一看见道融,脸色便白了。

    “没用的东西。”道融压低了声音训斥道。

    那两个尼姑一句话不敢分辨,只是低着头,身子缩了缩。

    这寺内并非所有人都知道道融的事,她们也算是道融的心腹了,能和道融沆瀣一气的,除了那些姿色上佳被她逼迫的,还有就是六根未尽的尼姑了。

    道融进屋察看了一遍,冷声道:“去搜搜水里。”

    “是。”

    几个身强力壮的尼姑解了外袍便跳下水,深秋的水极寒,所有人都哆哆嗦嗦的,找了约莫有一炷香的时间。

    道融忽然看见桌上的那个白瓷瓶,她脸色又是一变,让那几个下水的人都上来了。

    既然有毒药,又何必跳水而死呢?

    她被骗了。

    拖延时间!

    道融连忙让人去看莳七她们三个人的厢房,果然不出她的意料,那三人也不见了。

    道融心中一沉,她不止弄丢了万夫人,还将鲛人也弄丢了。

    只怕是活不成了……

    她双腿无力的瘫坐在椅上,心中飞快的盘算着,良久,她一咬牙,心中有了思量。

    莳七等人趁着静慈寺大火大乱的之后,偷偷溜了出来,未敢耽搁,一路不停的下山。

    静慈寺本就已是京城之外了,莳七心中有些烦躁,现在有应该两股人在追她,一是桐书,二是静慈寺。

    几人连着奔波了一个上午,最终在一个破庙里歇下了。

    莳七看见破庙外有一条河,便跃进了河里,这里人迹罕至,她也不担心会被人看见。

    倒是万夫人见到莳七化而为鲛人的时候,着实惊叹了一番。

    河水极其清澈,一群草鱼见到莳七,连忙围了过来,叽叽喳喳的,和姬府那些红尾锦鲤有得一拼。

    等等!红尾锦鲤!

    莳七灵光一现,顺手捉住了一条草鱼,仔仔细细交代它去姬府找那些红尾锦鲤,因为无常公子曾说过回去找她的。

    如今她也不在姬府了,她也需要无常公子告诉她,究竟怎么样才能得到聚灵珠里的灵力。

    小草鱼连声答应,呲溜一声便从莳七的手中蹿了出去,顺着河水直奔姬府而去了。

    莳七不由叹了口气,这一来一回,不知道要等多长时间。

    她眼睁睁的看着小草鱼又出去十米远,然后又游了回来。

    “仙子,你让我去姬府找谁?”

    莳七一愣:“红尾锦鲤。”

    “哦对!”小草鱼答应了一声,转身游走了,这回游了几米远,又转头道,“红尾什么?”

    “红尾锦鲤。”

    “哦对。”

    “……”

    “什么锦鲤?”

    “红尾锦鲤。”

    “哦对。”

    “……”

    “红什么鲤?”

    “……算了。”莳七长长叹了口气,心好累,“你回来吧。”

    一旁的一群草鱼早就笑得东倒西歪了。

    莳七忍不住扶额,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她心中一凛,双臂一撑上了岸。

    马蹄声越来越近了,她急忙走进破庙中,万夫人正在给双儿的后背换药。

    她们自然也听到了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合欢急得直搓手。

    莳七连忙带着她们躲在了那座破败的大佛后面,然后又扯过巨大的帷帐,将她们彻头彻尾的包了起来。

    可是天不遂人愿,马蹄声听了,旋即便是一阵脚步声。

    莳七屏住了呼吸,所有人皆不敢动,她听到了侍卫长的冷笑声:“还不快出来。”

    合欢攥紧了莳七的手,不让她动,可是莳七知道,她要是不出去,四个人都得死,而她出去,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她狠狠的甩开了合欢的手,掀开帷帐,走了出去。

    就在她走出去的一刹那,一支箭穿心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