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九千岁(三十二)
    “姑娘!”合欢的尖叫声是她意识丧失之前,最后的印象了。

    莳七怔怔的捂着心口,目光落在不远处手中架着弓弦的菡萏身上,她唇角含着一抹讥诮,似是在嘲弄着她,莳七一口血喷了出来,旋即一头栽倒在地。

    猩红的鲜血顺着她的心口流出,染红了她身上的衣裳,她趴在满是灰尘的地上。

    手指下意识的抓着地上的泥土,十指尽污。

    于所有人的目光中,她的双腿缓缓变成了鱼尾,原先还泛着粼光的鱼尾渐渐变得暗沉了下来。

    合欢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她浑身颤抖,满目皆是恨意望向菡萏。

    菡萏将手中的弓弦递给一旁的侍卫,旋即轻笑一声:“看我作甚,这是主子的吩咐,鲛人知道的太多了。”

    合欢尖叫一声,一把拔起莳七身上那支穿心而过的长箭,朝菡萏奔去。

    菡萏挑了挑眉,顺手抽出侍卫身上的利剑,一剑贯穿合欢的肚子,她低眸在合欢耳边嗤笑道:“摆好你的身份,你是主子的狗,一辈子都是,怎么能被一条鱼蛊惑了心智!”

    她说完这话,猛地抽离长剑,合欢没了支撑,瘫倒在地。

    菡萏冷笑一声:“还有两个!”

    侍卫长薄唇微抿,大步流星的走到大佛后面,将双儿和万夫人拖了出来。

    万夫人早就被眼前的场景吓得怔住了,上下两排牙直打颤,久久说不出话,倒是双儿还显得有些镇定。

    她双眸蕴着泪,低眸看了眼地上,旋即抬眸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菡萏冷笑道:“知不知道可不是凭你一张嘴的!”

    双儿嗫嚅着双唇,脸色煞白,她后背的伤口还未好全,方才被那个男人拖出来,又扯到了伤口。

    “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她不能死,她还没有报仇,没有亲手杀了万文漪,就算是为了刚刚死去的苍央姑娘和合欢,她也不能死。

    菡萏眉目间满是讥诮,她提着那柄刺穿合欢的长剑,缓缓走上前。

    长剑的剑身上还残留着合欢的血迹,滴滴拉拉的,血滴了一路。

    双儿紧攥着万夫人的手,下意识的连着后退几步,忽然后背一凉,她猛地回眸,这才发现背后亦抵着一柄利剑,那侍卫长正面无表情的拿着长剑指着她。

    菡萏冷笑道:“你也别怪我,要怪,就怪那鲛人吧!谁叫她连累了你!”

    她缓缓抬起手,长剑架在双儿的脖颈间,就在此时,万夫人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哭着哀求道:“求求你们,放过我儿吧,你们要杀就杀我好了!求求你们放了我女儿吧……”

    “放了你们?”菡萏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般,忍不住大笑两声。

    就在此时,侍卫长忍不住开口道:“菡萏姑娘,为何还不动手,早点了事,也好早些回去复命!”

    菡萏眸光凌厉的瞥了一眼侍卫长,冷嗤道:“就算是回去复命,也是我去,还轮不到你!同样的,现在是我手里有主子的令牌,不是你!杜睿,记住你的身份!”

    一旁的侍卫们面容皆是蕴着溢出一层薄怒,侍卫长当着自己属下的面北一个女人下了面子,脸色自然也不太好看。

    他薄唇紧抿,继而猛地归剑入鞘,如雕塑一般站在一旁不再吭声。

    要不是这女人手里确实是有主子的令牌,他早就怀疑整件事了。

    令牌是真,他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就是这女人说话不客气,生生叫他们一众侍卫寒了心。

    万夫人余光瞥见菡萏的扬了扬手里的长剑,就要砍向双儿的脖子,她心一横,猛地将菡萏扑倒在地。

    菡萏被扑到在地,吃了一嘴的灰,手里的剑也咣当一声掉在了不远处的地上,她登时恼羞成怒,可是一旁的侍卫们一个个皆如老僧入定一般,也不上前帮忙。

    她气得浑身发抖,抬手指着侍卫长杜睿斥骂道:“杜睿,你还不上前帮忙!”

    杜睿冷冷瞥了她一眼,面无表情道:“我们只是协助菡萏姑娘而已。”

    “放肆!”菡萏气得脸色涨得通红,“你就不怕我回去在主子面前告你一个办事不力?”

    杜睿冷笑一声:“菡萏姑娘尽管去,相信主子自有公断!”

    他自然不信主子不是非不辨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追随他了,只是菡萏这女人实在是恶心人的很,对他们指手画脚的。

    他甚至有些恍惚觉得,菡萏莫不是拿自己当主子夫人了?

    就在所有人都未曾注意的大佛旁,也就是那鲛人的尸体上,正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那金光越来越盛,越来越亮,几乎以破竹之势,整个破庙内顿时金光万丈。

    所有人被那金光刺得睁不开眼,纷纷以衣袖遮蔽眼眸,仿佛过了良久,那金光才渐渐散去。

    破庙中的人皆纷纷朝方才金光溢出之处看去,只见那里正站着一个眉目如画,神色清冷不怒自威的女子。

    赫然是方才已然被一箭穿心的鲛人!

    只见那鲛人的鱼尾再次化为了双腿,如九天玄女一般,眉心间一抹红痕,如花钿一般,使得她整个清冷的面容上,平白增添了一抹妩媚之色。

    菡萏怔怔的看着莳七,眸底满是难以置信。

    “你……你……”

    莳七淡淡道:“你想说,我不是死了吗?”

    菡萏眸底满是震惊,她眼睁睁的看着莳七一步步走向自己。

    “我是死了,一箭穿心,任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我。”她声音中半含着一丝轻嘲,似是在嘲弄着菡萏这个跳梁小丑,“可是我又活了。”

    “不……不可能!”

    莳七微微低眸,语含轻嘲:“让你失望,还真是不好意思了。”

    菡萏近乎癫狂,她一把推开禁锢着她的万夫人,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妖女!你是妖女!”

    她转眸怒瞪着杜睿和一众侍卫:“她是妖精,你们还愣着做什么!”

    杜睿皱了皱眉,拔出了长剑,其他的侍卫见状,也纷纷拔剑。

    莳七根本不在意那些人,因为他们在她心里,就如同蝼蚁一般。

    她眉目低垂,目光落在合欢身上,眼底的冷意更甚了,不止眼底,就连破庙中的温度也骤然下降了许多。

    菡萏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衣裳,她瞪大了双眼,因为她看见那鲛人指尖燃起一簇灵光,直直的朝自己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