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二十九章 九千岁(三十四)
    她的话犹如一道惊雷,漠然炸在了姬平生的耳际,他恍惚疑心自己听错了。

    “你让你的人来杀我,是么?”

    就在他将要开口之际,她面上满是冷淡,又出声问了这话。

    莳七说完那句话,眸光便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瞧,她自然知道不是姬平生派人来杀她的,罪魁祸首是那个桐书。

    可是她一想到她在外奔波逃命,而他还被蒙在鼓里,对桐书和菡萏编制的谎言深信不疑,她就生气。

    气他就是个笨蛋!

    姬平生眸光一震:“我没有!”

    莳七轻笑一声:“哦?你没有?那你手下的人为何信誓旦旦说是你下的命令?还有你的金牌为证!”

    她话音刚落,掌心对着外头一吸,一个人便被她吸了过来,堂屋的门立刻被撞坏了。

    姬平生定睛一看,只见地上躺着不知生死的菡萏,莳七轻笑一声,指尖对着菡萏一划,她身上的昏睡咒便被解开了。

    菡萏蜷缩着身子,脸色惨白。

    “菡萏?”姬平生眸光微冷,淡淡道。

    菡萏一抬眸,便对上姬平生阴沉的目光,她心中立刻咯噔一声,知道自己完了。

    她眼珠子在眼眶中转了一圈,连忙跪在了地上:“主子,奴婢有罪。”

    “何罪之有?”姬平生眸光淡淡的落在她身上,手指轻抚着大拇指上的扳指。

    菡萏低眸恳切道:“此前主子从霁月轩喝醉回来,鲛人便和桐书说要去看看主子,桐书便让她进去了,结果发现她在套主子的话,主子那时醉了,被鲛人套了很多事情,包括……主子的身世!”

    讲到这里,她眸光微抬,瞥了姬平生一眼,见他面色平静,心下着急。

    菡萏咬了咬牙又道:“鲛人套了主子的话之后,还想趁机杀了主子,桐书和奴婢为了主子,这才决定杀了鲛人,替主子除去心腹之患。然桐书和奴婢皆没有问过主子意见便替主子做了决定,此为罪一;桐书和奴婢在此之后,亦没有及时告知主子,此为罪二、还望主子处罚!”

    不得不说,菡萏这番辩解逻辑清晰,还负荆请罪了。

    莳七眉梢微挑,看向姬平生。

    姬平生面色平静:“这么说,桐书也知道了?”

    “是,正是奴婢和他商量后才下的决定。”

    姬平生轻抚着大拇指上的扳指,冷淡道:“桐书何在?”

    他话音刚落,桐书便低着头从外头走了进来,撩起衣袍跪在地上:“望主子处罚。”

    自打姬平生和鲛人独处的一刹那,桐书便知道事情瞒不住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让主子从轻发落

    姬平生眸光淡淡的看着他,良久,直到桐书后背皆被冷汗浸湿,直到菡萏止不住的颤抖,直到莳七等得不耐烦。

    他才端起桌上的茶盏,薄唇微启,缓缓道:“我记得,我八岁的时候,恩师拼死将我从敌军手里救出,是桐书你,生生替我挡了数箭。”

    “我九岁的时候,流浪街头,是桐书你,饿着肚子,将好不容易乞讨到的冷馒头塞给了我。自那之后,你便得了胃病,吃不得冷的,吃不得硬饭,不然胃便难受的厉害。”

    “我十岁的时候,混入了皇宫,是桐书你,替我挨了那一刀,可是身份却给了我,你自己撑着病体,流落街头。”

    “我十一岁的时候,被打了板子,是桐书你,想尽办法,送了钱进宫,只为了能让其他太监帮我去买点药。我后来才知道,那是你在江边,替人扛沙袋,辛辛苦苦赚的钱,双腿长时间浸泡在水里,直到现在阴天了,你的关节还是忍不住的刺痛。”

    “我十二岁的时候……”

    姬平生像是在怀念一般,眉目间漾起一丝柔和,眸光落在桐书身后的阳光上,一件件的缓缓道来。

    直至他说完,桐书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

    “主子还记得呢。”

    姬平生低了低眸道:“我当然记得,要是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

    他说完这句话,便转眸去看菡萏:“知道我为什么一开始会收留你吗?”

    喊打咬着唇,摇了摇头。

    “相信你还记得,你刚入府的那一天,我喝醉了,拉着你说了一夜的话,是么?”姬平生相似想到了什么趣事儿,竟是不由低声笑了笑。

    菡萏微微颔首,就是那一夜,给了她希望。

    主子拉着她的手,怔怔的看着她,然后说了很多话,关于他的身世,关于其他的零零总总。

    翌日,桐书知道了此事之后,便起了杀心,和现在打算杀了鲛人一样,他同样打算杀了她。

    因为她知道了太多不该知道的事。

    但是她等了一整日,夜幕时分,桐书冷着脸找到了她:“以后去书房伺候吧。”

    她怔忪,心底顿时涌起一丝欣喜。

    所以她一直以为,自己在主子心里是不同的。

    姬平生凝着她,像是在透过她的面容看向另外一个人:“像极了。”

    菡萏婚摄一僵,心中升腾起一丝不详的预感,果然,他在下一刻道:“你这张脸,长得特别像我的皇姐。”

    姬平生低了低眸道:“我当然记得,要是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

    他说完这句话,便转眸去看菡萏:“知道我为什么一开始会收留你吗?”

    喊打咬着唇,摇了摇头。

    “相信你还记得,你刚入府的那一天,我喝醉了,拉着你说了一夜的话,是么?”姬平生相似想到了什么趣事儿,竟是不由低声笑了笑。

    菡萏微微颔首,就是那一夜,给了她希望。

    主子拉着她的手,怔怔的看着她,然后说了很多话,关于他的身世,关于其他的零零总总。

    翌日,桐书知道了此事之后,便起了杀心,和现在打算杀了鲛人一样,他同样打算杀了她。

    因为她知道了太多不该知道的事。

    但是她等了一整日,夜幕时分,桐书冷着脸找到了她:“以后去书房伺候吧。”

    她怔忪,心底顿时涌起一丝欣喜。

    所以她一直以为,自己在主子心里是不同的。

    姬平生凝着她,像是在透过她的面容看向另外一个人:“像极了。”

    菡萏婚摄一僵,心中升腾起一丝不详的预感,果然,他在下一刻道:“你这张脸,长得特别像我的皇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