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三十一章 九千岁(三十六)
    她早先便猜测,在她生活的主位面,一定有他,可是她不知那人是谁。

    妩姬冷哼一声:“我可没有这么说,陆辛让你四处搜集神魂,究竟是为了你还是为了他自己,你心里可要掂量掂量。”

    莳七抿了抿唇,忽而抬眸。

    “那你呢?为了谁?是你还是我?”

    妩姬愣了一瞬,紧接着便嗤笑道:“我早知你不会全意信我,但是我亦不惧,你总会明白的。”

    莳七低眸笑了笑:“是了,时间自会证明一切的。”

    她款款站起身,指尖掐了个诀,下一瞬便出现在了姬平生的书房内。

    姬平生正在看折子,莳七忽然凭空出现,还是让他着实吃了一惊。

    他以为那日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彻彻底底让她死心了,她的那番话更是让他觉得她不会再来找他了。

    莳七挑眉看着他脸上的惊色,不由轻笑道:“怎么,以为我不会来了?”

    姬平生平静的道:“是,我以为那日已是诀别。”

    “诀别个屁!”莳七骤然冷笑一声,她不甚在意形象的往软榻上一躺,懒洋洋道,“你以为你说些狠话,就能甩掉我了?想得美!”

    姬平生低了低眸,敛去眸底的甜意与无奈,再抬眸之际,已是冷淡一片:“那你要如何?”

    “你此前说过除了命不能给我,其他的条件随我提,这话还算不算数?”莳七挑眉睨着他。

    姬平生微微颔首:“自是算数的。”

    “那好,我要你。”莳七大言不惭的开了口,却让姬平生彻底怔住了,他神色微滞道,“什……什么?”

    “我要你。”莳七又重复了一遍。

    姬平生好半晌才调整好自己的神色,他似是在犹豫。

    莳七笑了笑:“看,你的命不肯给我,你的人也不肯给我,这就是你说的?”

    “好!我给你。”姬平生艰难的从唇齿间道出这几个字。

    莳七总觉得这话略羞耻,她抚掌而笑道:“真是爽快,那正好,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姬平生听了她的话,目光有些诧异的盯着她。

    莳七莫名其妙的扫了他一眼,忽然骤然明白了他的眼神究竟是什么意思,她耳尖发烫:“想什么呢!”

    姬平生也知道自己会意错了,他连忙以拳抵唇轻咳了两声以掩饰尴尬。

    “我要你将万贵妃捧上后位。”

    姬平生眉心微蹙,万贵妃封后,于他而言并不是件好事,“为何?”

    “登高跌重。”莳七笑道。

    登高跌重?未必。

    照着延和帝宠爱万贵妃的架势,倘若她要是开口要那传世国玺,他说不定都颠颠的捧着国玺送到万贵妃面前。

    莳七知道他不信,她不由轻笑道:“我记得你有日喝醉了,曾说过,你祭出了你的七情六欲,祭出了你余世的紫微星格?”

    姬平生浑身一震,他醉酒之时,竟说出了这话?

    “姬平生,你瞒了我很多事情,我愿意等你告诉我,这也是你一次次将我推远,我还肯回来找你的原因。”

    莳七眉目间满是柔和,说出口的话却宛如一根根银针,狠狠的刺进了姬平生的心口。

    他薄唇紧抿,久久不语,只是攥紧了袖口。

    “好,你要我做的事,桩桩件件我都不会拒绝,我只求你不要对我上了心。”姬平生无力的靠在椅背上,缓缓道。

    莳七平静的看着他:“为何?”

    “因为我不值得。”姬平生低眸道。

    莳七没有说话,却蓦然站起身,走到他面前,在他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倾身吻住了他的唇。

    姬平生没有拒绝,却也没有迎合她。

    莳七在他的唇瓣上轻咬啃噬,半晌两人都气喘吁吁之际,她才离开了他的唇。

    “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如果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那才是真的不值得,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莳七低头靠在他耳边轻声道,“而我猜,你舍不得,不是么?”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耳际,痒痒的,让他忍不住瑟了瑟脖子。

    莳七说完那句话,便离开了,唯剩姬平生一人在房中回味着方才那个吻,怅然若失之际又平添一股懊丧。

    万夫人下葬那一天,京城迎来了初雪。

    薄薄的一层雪覆盖在青石板上,整个天空都是冬日里独有的青灰色,冷淡又疏离。

    万贵妃在延和帝怀里哭得梨花带雨,延和帝心疼的不行,不停的低声哄着她。

    “圣上,臣妾再也没有娘了呀!”万贵妃悲伤过度,几欲晕厥。

    延和帝连忙安慰道:“没事,你还有朕。”

    万夫人下葬之后,万贵妃便食欲不振,精神不济,延和帝心疼的不得了,亲自端着一碗鱼汤喂她。

    “乖,张嘴。”

    万贵妃泫然欲泣的看着他,就在他盛着鱼汤的汤池放在自己唇边的一刹那,她竟是一阵阵犯恶心,抑制不住的干呕起来。

    延和帝吓了一跳,手中的汤碗一颤,鱼汤尽数洒在了地上。

    “太医!宣太医!”他连忙喊道,宫人便立刻答应一声,去寻太医了。

    万贵妃抿着唇,无力的摆了摆手:“圣上,臣妾没事了。”

    延和帝眼中满是担忧之色,一把攥着她的手:“还是请太医看看,别是这两天伤心过度,伤了身子。”

    万贵妃心中不以为然,万夫人又不是自己的亲娘,她怎么可能伤心过度呢?

    不过是装装样子,掩人耳目,顺便刷一波延和帝的心疼度罢了。

    太乐署那里出了个狐媚子,延和帝又是个贪恋美色的人,她不得不防,这么一来,延和帝的心思就都在她身上了。

    至于那个妄想飞上枝头的狐媚子,她已经让人去处理了。

    听说延和帝夸赞过那狐媚子起舞时,双足极美,那就砍去双足,还要她每日必须在烧红的铁板上起舞。

    敢在她眼皮子底下勾搭延和帝,当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太医来的很快,身后跟着小药童,两人进来后连忙行礼。

    延和帝摆了摆手:“赶快看看朕的贵妃可是哪里不好了?”

    太医连连答应,旋即便上前诊脉,他一边诊脉,一边捻了把山羊胡,神色有些意味深长。

    延和帝在一旁很着急:“到底怎么了?”

    太医连忙站起来拱手行礼道:“恭喜圣上,恭喜贵妃,娘娘已经有了近两个月的身孕。”

    万贵妃神色一震,怀孕了?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