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三十二章 九千岁(三十七)
    延和帝欣喜若狂的在万贵妃身侧的软榻上坐下,紧紧攥着她的手,脸上满是欢喜的笑意:“爱妃,你听见了么?你有朕的孩子了。”

    万贵妃神思恍惚,延和帝也只当她是太高兴了,让太医开些安胎的方子便退下。

    万贵妃身怀有孕一事瞬间传遍了朝野,这毕竟是延和帝的第一个孩子,无论是公主还是皇子,意义都是不一样的。

    万季礼刚刚忙完了万夫人的丧事,便听说了这消息,他高兴地几乎做梦都快笑出了声。

    一时间,定国公府的门槛都快被人踩烂了,反观姬平生这边,倒是相比与往日,要清冷的多了。

    当朝为官者,皆是人精。

    照着万贵妃得宠的风头,原先只是因为没有子嗣,位份止步贵妃之位。

    现在有了子嗣,相信定国公一定会好好利用这个机会的。

    和延和帝、万季礼的欢喜不同,万贵妃这两日却是魂不守舍。

    她在怕。

    她自是清楚自己是不会怀孕的,因为她早就将自己为人生母的权利拿去和仙人交换了。

    第一回,她为了夺走真正万小姐的容貌,便拿了自己的良知去交换。

    她从不觉得良知这种东西能让她平步青云。

    良知?不过是她改命路上的绊脚石罢了。

    她在受人欺侮、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时,怎么不见那些人有良知?

    第二回,她为了能顺利从万千秀女中脱颖而出,且从仙人那里要了些噬魂入骨的药,她拿了此生的真心去交换。

    宫闱之中,真心就如同鸡肋,弃之如可惜,食之无所得。

    她这辈子,许是能荣华富贵,许是能万人之上,可是再也不会有人真心对她了。

    第三回,就是为了改造这具身子,她交换出了为人生母的权利。

    仙人一向一言九鼎,她和仙人之间的交易,毫厘不差。

    更何况,自打第三回交易之后,她不管是和延和帝,还是和万季礼做那档子事,都不曾避孕,都一年了多了,怎么会突然就怀孕了!

    有诈!一定是有诈!

    万贵妃想通之后,便让人去宫外偷偷寻了个大夫,结果答案依旧是和上回别无二致。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又找了七八个大夫,结果都是恭喜她有喜了。

    万季礼对她这样的做法很是不理解:“我就不明白了,你现在有了皇嗣,我大可趁机让圣上封你为后。”

    万贵妃神色阴冷:“闭嘴!”

    万季礼脸色有些不好看,但到底还是没再说话。

    万贵妃试图以血滴在玉牌上,想要再请仙人降临,可是她试了很多次,仙人都没有来。

    她和万季礼虽然是同盟关系,可是她从未将仙人的事告诉过万季礼,这也让万季礼多多少少对她存了敬畏之心。

    可现在,万季礼看上了国舅之位。

    “你到底在担心什么?登高跌重?难道你现在的位置就不高了?”万季礼不屑的道。

    万贵妃冷冷瞥了他一眼:“你退下吧,我乏了。”

    万季礼气得猛地站起身,拂袖而去。

    待四下无人之际,万贵妃再次用玉牌请仙人降临,可还是无果。

    她只觉得后背有些发冷,难道仙人是骗她的?

    可是骗她,对仙人又有什么好处呢?

    就在此时,殿内阴风拂过,桌上的烛火跳跃,万贵妃猛地抬起头,脸上满是惊喜:“仙人!”

    四下无人,只有一个声音响起:“你背叛了我。”

    万贵妃浑身一震,立刻矢口否认:“信女没有。”

    她说完这话,生怕仙人不信,立刻又道:“信女从未将关于仙人的事同任何人说过。”

    “你是没有和旁人说过。”仙人的语气略带了几分阴冷,“可是你却找了旁人。”

    万贵妃一怔,她脸色顿时一片煞白,声音有些颤抖:“信女……信女……”

    仙人冷哼了一声,旋即消失在殿中。

    万贵妃慌慌张张的站起身,口中不停地喊着仙人,可是再无回应了。

    她终是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地,心中的恐慌如一滴墨滴入水中,仅仅一瞬,整个水面便已皆是黑色了。

    万季礼相当国舅爷的心,自然不会随着万贵妃的几声呵斥便偃旗息鼓。

    他以为万贵妃不过是胆小怕事,怕登高跌重,怕被朝野众臣反对,可是她现在肚子里有了圣上唯一的子嗣,母凭子贵,现在让圣上封她为后绝对是天赐良机。

    可是唯一让万季礼头疼的,便是姬平生恐是会反对。

    姬平生反对了,就等于半数以上的朝臣都会反对,那万贵妃想要封后,便是无望。

    延和帝常年不理政事,整个朝局尽在姬平生的掌控中,万季礼看得眼热,姬平生手中的权势,他也想要去分一杯羹。

    凭什么姬平生一个阉人都能把控朝政,而他却不行?

    万季礼越想越觉得可行,他当即召见了门客,众人商量着应对姬平生的对策。

    一个蓄着山羊胡、身着长衫的男人,慢悠悠的捻了一把胡须,慢条斯理道:“国公前些日子不是说那姬平生在追杀圣上为万贵妃寻得的鲛人吗?”

    万季礼眼底精光一闪:“对啊!是静慈寺的道融师太说的,那鲛人应当还在寺内。”

    山羊胡男人微微一笑:“就算不在也无妨,只要姬平生的府里,已经没有鲛人。”

    翌日,万季礼特意去了一趟宫里。

    延和帝本是懒懒的瘫在椅上,手里还拿着一本琴谱在瞧,一听万季礼说姬平生在追杀鲛人,他立刻从椅上站了起来。

    “当真?”

    万季礼瞧着延和帝神色紧张,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毕竟他还是希望延和帝的一颗心能放在万贵妃身上,这样他和万贵妃才能荣华永固!

    但是转念一想,他又理解了延和帝。

    饶是他一想起那鲛人的脸,便心痒痒,延和帝是皇帝,可同样也是男人。

    他很清楚,但凡是个男人,没人看见鲛人能不动心的。

    “圣上,臣所言句句属实。”万季礼低头恳切道。

    延和帝气得牙根痒痒,他气自己还没有享用过鲛人,没想到姬平生平日里这么有眼色的一个人,现在竟然胆敢追杀他心心念念的鲛人!

    “宣姬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