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打脸计划 > 第四百三十五章 九千岁(四十)
    莳七眸底满是冷意,如蒙秋霜:“你干娘和应公子原本都是海蛇?但是为了化而为龙,所以将主意打到了鲛人身上?”

    这也太可笑了些,整个鲛人族就这样懦弱?

    光是两条海蛇便能将鲛人倾族屠尽?

    无常公子摇了摇大钳子,继续写道:“干娘本就是蛟,应公子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从海蛇化而为蛟,他变成蛟的时候,戾气颇重,似乎不见血就要狂躁,他路过你们鲛人族的领域时,和一个鲛人发生了矛盾,他杀了那个鲛人,吞了他的鲛珠。他就是在他最为狂躁的时候,屠尽了鲛人族。”

    莳七还是不能理解,就算是应公子当时有劲无处使,他也不过是只蛟。

    两只蛟,竟能将全鲛人族屠尽,总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对劲。

    “那聚灵珠又是谁弄的?”莳七问道。

    “聚灵珠是鲛人族族长,在临死前,将所有死去鲛人的鲛珠凝聚在一起,这样应公子就不能一下子将聚灵珠吞进了。”

    莳七沉默片刻,低眸沉思。

    应公子屠尽鲛人族,恐是在屠杀的过程中,发现了鲛珠能让他道行倍增,一次性吞一颗鲛珠,鲛珠不会排外。

    可是当鲛珠汇成聚灵珠,如此庞大的灵力,就要开始排外了。

    “最后是干娘将聚灵珠藏了起来,结果发现根本没用,她刚一吞进聚灵珠,便七窍流血。”无常公子不停歇的在纸上写着,“应公子为了争夺聚灵珠,和干娘反目,他对干娘下了狠手,翻遍了干娘的府穴,也没能找到聚灵珠。”

    莳七蹙了蹙眉:“那聚灵珠是怎么到你手里的?”

    “我去找干娘,干娘便告诉我聚灵珠被她藏起来了,她让我拿着聚灵珠来求娶你,还说你一定会答应,我一直恋慕着你,自然是欣喜若狂的就来了。”

    莳七顿时觉得有些不对,遂问道:“可是你将聚灵珠交给我之后,分明说过你要回去找你干娘报喜,你在来找我之前不是已经见了你干娘临死前的最后一面了?”

    无常公子一愣,旋即飞快的写道:“确实如此,但是干娘临死前见我的那一面,我并不知道她已经快死了。”

    他顿了顿,用爪子去沾墨汁,而后又继续写着。

    “我是此次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干娘已经死了,而应公子当时就守在那里,他早先便猜测干娘是将聚灵珠给了我,但是因为我有蟹族灵物护体,他不敢轻举妄动。”

    莳七微微颔首:“所以他一路跟着你,从京城到南海,然后在你干娘那的府穴那里,对你出了手。”

    无常公子写道:“是。但是他不知道我已经将聚灵珠给了你。”

    莳七笑了笑,分明是自己抢的。

    “那你蟹族的灵物呢?有灵物护体,他一直不敢轻举妄动,怎么后来就大打出手了?”

    “他现在已经不怕灵物了,似乎就是在沿途中,他的道行又增添了一倍。”

    莳七眉心浅蹙,若有所思道:“万贵妃现在搭上了应公子,不知道应公子图的是什么?”

    从刚才和无常公子的交谈中可知,应公子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为了化而为应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她记得以前在玄净的那个位面,不知山看上的是穿越女万安灵世外之人的魂魄,足可见,在这样怪力乱神的位面里,世外之人的魂魄有多珍贵稀罕。

    所以,难道应公子的目的也是为了得到万贵妃的灵魂?

    无常公子顿了好一会儿,又在纸上写道:“总之,你一切小心。”

    莳七微微颔首:“我明白。”

    就在此时,莳七小指微动,她低眸看了一眼,不由轻笑一声。

    菡萏死了。

    她的小指上有一根无形的线,另一端嵌在菡萏的心上,直到她的心停止跳动的那一刻,线便断了。

    作为一个睚眦必报的小心眼,莳七自然要将自己被菡萏针对,被她一箭穿心之仇尽数奉还!

    虽然那穿心一箭让她阴差阳错的和聚灵珠融合。

    但是菡萏的罪还是要还。

    莳七知道,菡萏死的一定很凄惨,因为她在菡萏身上下了咒。

    一种无欲无求的咒,只要菡萏此生清心寡欲,对姬平生断了念想,对莳七再无仇恨,她自然会平安终老。

    但是倘若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仇恨莳七,仇恨有多深,便离死亡越来越快。

    她的五脏会尽数破裂,然后腐烂,在破裂到腐烂的过程中,她不会死,她要忍受着五脏破裂之苦,真正的撕心裂肺,五脏破裂之后,便是腐烂。

    这个时候,她的身体会由内而外散发出一股死人般的恶臭,三丈之内无人敢近身。

    她的一张脸,也会渐渐的变得如死尸般丑陋,五脏渐渐腐成烂肉,最后化为黑水,这个时候,她依然不会死。

    死是死不了的,除非亲手了结了自己。

    所以菡萏死了,死于自杀。

    就单论着她不到半个月便死去,这么短的时间里,足可见她对莳七的仇恨有多深。

    菡萏死了的消息自然也递到了姬平生的手里。

    他神色平静的道:“备个好点的棺材葬了吧。”

    原来桐书的位置,现在站着一个俊秀的少年,他连忙点点头:“是,奴才这就去办。”

    “云鹤。”姬平生忽而抬眸喊住了少年。

    云鹤连忙驻足道:“主子还有什么吩咐?”

    “宫里那边,你吩咐下去,吃的用的,莫不要短了她的。”不要委屈了她。

    最后一句他自是没讲的。

    云鹤连忙答应了下来:“是,主子放心。”

    待云鹤走后,屋内只剩下姬平生一人,黄昏的夕阳透过窗棂洒了进来,整个屋子映衬着昏黄的光影。

    “公公。”

    身后忽然出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姬平生猛地回眸,却空无一人,他不由苦笑的摇了摇头,心道自己当真是思念成幻了。

    “姬平生!”莳七笑盈盈的出现在他身后,还伸手去拍了拍他的肩。

    姬平生浑身一僵,缓缓回眸道:“你怎么来了?”

    莳七懒散的往他身侧的椅子上一坐:“公公还真是无情啊,前些日子我还帮了公公,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